全部章节_第10章 谁是鬼 - 开棺有喜:冥夫求放过

全部章节_第10章 谁是鬼

许娜站在我的身边,眼睛有些红,声音有些抖:“夏蓉在山城市没什么亲人,只有个很老的外婆在老家,我不知道该找谁,只有找你了。” 许娜和夏蓉都是念的师范大学,毕业后都在十九中工作。 “蓉蓉是怎么死的?”我忍住眼眶里的泪水,问。 “警察说是心肌梗塞。”许娜说,“那天下了晚自习之后,夏蓉拿着脸盆和毛巾,说要去洗澡。我们教师宿舍里没有热水器,必须去七楼的澡堂洗。她走之后我迷迷糊糊睡着了,等我醒来的时候,已经是凌晨三点,我往她床上一看,是空的。我有些担心,叫了隔壁宿舍的两个女生陪我去七楼找,发现她就躺在澡堂里,已经没气了。” 许娜说着就哭了起来,我听出她语气里的恐惧,将她拉到一旁,低声说:“你跟我说实话,到底怎么回事?” 许娜抖了一下,眼神躲闪:“我说的本来就是实话啊。” “你肯定隐瞒了什么。”我说,“不然你怎么会怕成这样?” 她连忙将抖个不停的手藏起来。 “我说了你一定不会相信。”她脸色发白,低声道。 “你不说,怎么知道我不信?” 她深吸了一口气:“姜琳,你相信有鬼吗?” 信,当然信,我家现在就躺着一个。 “你见鬼了?”我问。 “不是我,是夏蓉。”她朝夏蓉的尸体看了一眼,“我们出去说吧。” 走出停尸房,我们在殡仪馆周围找了个茶餐厅,许娜双手捧着玻璃茶杯,喝了一口,定了定神,说:“这两天夏蓉有些奇怪。” “怎么奇怪了?” “你知道,夏蓉这个人很爱干净,每天晚上都要洗澡,她工作又拼命,因此每次去洗的时候,都是半夜。”许娜吞了口唾沫,说,“两天前她回来跟我说,洗澡的时候听见我叫她了。我那天根本就没去澡堂,当时我还以为她跟我开玩笑呢。” “然后呢?”我追问。 “我们谁都没在意,都以为是听错了,结果前天她回来,又说听到我叫她了,而且赌咒发誓,说她绝对没有听错。我也被吓着了,就让她最近几天不要去澡堂洗澡了,就算要去也不要去那么晚。” 她的手抖得更加厉害了,几乎握不住茶杯:“我没想到,昨晚我们俩睡觉的时候还好好的,半夜醒过来一看,她就不见了,我当时特别害怕,根本不敢一个人去澡堂,我犹豫了好久,才叫了隔壁的同事陪我去找。” 她捂住脸,哭道:“要是我早点发现就好了,说不定夏蓉就不会死了。” 我眉头紧皱,安慰了她几句,说:“你带我去澡堂看看吧?” 她抖了一下,摇头道:“不,不,我再也不去那个澡堂了,我要搬出去住,那宿舍不干净。” 我连忙问:“你是不是听说了什么传闻?” 她点头道:“我也是听同事说的,说我们住的那栋教师宿舍以前其实是学生宿舍,曾经有两个澡堂,一个在六楼,一个在七楼。可是后来出了事,六楼的那个澡堂就改成了储物间,但是他们说,曾有人半夜去洗澡,结果发现自己是在六楼的澡堂里。” 许娜知道的并不多,她将宿舍的地址写在纸条上给我,我和她告别出来,心中有些乱。 夏蓉的死很有可能是鬼魂作祟,要查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,就得弄清楚当年六楼的澡堂里到底出了什么事。 我回到家,将来龙去脉跟周禹浩说了,周禹浩脸色顿时凝重起来:“有些麻烦。” “怎么了?”我忙问。 “你那个同学许娜,应该已经死了。” 我吓得差点坐地上:“你,你说什么?死的明明是夏蓉。” “你不是说,夏蓉的尸体惨不忍睹吗?”周禹浩冷静地说,“是不是膨胀得像个胖子?那叫腐败巨人观,死了好几天才会出现这种症状。” 我深吸了一口气,浑身发冷:“你的意思是,夏蓉其实在两天前就已经死了?” 周禹浩斩钉截铁地说:“没错,她应该在第一次听到许娜叫她的时候就已经死了。” 我不服:“既然如此,为什么这两天,没人发现她的尸体?” “因为她的尸体在六楼的澡堂里。” 我摇头:“六楼的澡堂早就改造了,不存在了。” “六楼的澡堂,已经变成了鬼空间了。”他抓住我的手,将我拉进怀中,让我靠着他的胸口,我听不到他的心跳,但似乎他的身体并没有第一次那么冰了。 “鬼空间,是怨鬼制造出来的幻境。”他的手在我背上缓缓游走抚摸,说,“你没看过古代的那些小说吗?某某书生上京赶考,在荒郊野外遇到一栋豪宅,豪宅里有美女美酒,一夜潇洒之后,第二天才发现,根本没有什么豪宅,只有一座孤坟。那就是鬼空间。” 我听得害怕,问:“你怎么就确定许娜已经死了?” 他凑到我头发间闻了闻,说:“你的身上有一股死气。” 我突然想到了什么,从包里取出许娜给我的纸条,发现纸条居然是湿的! 像在水里泡过一样! “现,现在该怎么办?”我焦急地问。 “许娜找上你,不过是想找你当替身罢了。”周禹浩勾了勾嘴角,“有我在你身边,她不敢来。” 我松了口气,又皱眉道:“那她会不会再去找别的替身?” “当然,不然她永远都无法投胎。” 想起高中时候的事情,我有些于心不忍:“就没别的办法吗?” 周禹浩笑容里多了几分邪气,翻身将我压在身下,手伸进我的裙子:“那就看你的表现了。” 我气急:“都这个时候了,你还总惦记着做那事儿!” 他掀开我的裙子,笑道:“只要你把我伺候好,今晚我就陪你去抓鬼,怎么样?”说着,便将脸埋在了我的胸口。 “无耻!”我低声咒骂,却情不自禁地沉浸在他的温柔之中。 “喂,醒醒。”不知睡了多久,我被周禹浩拍醒,看了看钟,凌晨一点半。 子时已过,我的血已经失去了效用。 “走吧。”他这次没有进入桃木名牌中,我便开着我那辆破面包车出发了。 “想换辆车吗?”他敲了敲那扇关不上的窗玻璃,说。 我翻了个白眼:“难道你送我一辆啊?” “可以。”他无所谓地说,“你想要什么车?兰博基尼毒药怎么样?那是我最喜欢的收藏之一。” 我震惊地看着他,五千万的车,说送就送,终于有点土豪的样子了啊。 “还是算了。”虽然我很动心,但是拿人手软,吃人嘴软啊。 他低声笑了一下:“没想到你挺有骨气。” “打住。”我摆手道,“我不吃这套。” 谁知道这小子居然整个人都贴了上来,手又不老实地伸进我的衣服里乱摸,我一时没注意,有些失神,突然看见迎面开来一辆车,匆忙错开,幸好我反应快,才没出事。 我吓得魂都掉了,愤怒地瞪着他:“你想害死我啊?” 他轻轻拍了拍我的脸,说:“以后对我温柔点。” 我又在心里问候了他祖宗十八代。 面包车开进了十九中,周禹浩之前让郑叔打过招呼了,门卫根本没说什么。 我站在女教师宿舍楼下,周禹浩站在我身边,低声说:“进去之后守住心神,记住,你有阴阳眼,要用心去看。” 我点了点头,走进了宿舍楼,这种老楼没有电梯,我只能一步步往上走,一直走到七楼,却听见周禹浩在后面叫我:“姜琳。” 我步子一顿,转过头问:“什么事?” 没有人回答我,四周一片死寂。 我皱了皱眉,说:“周禹浩,你在吗?” 仍然没有人回答。 我抽了口冷气,周禹浩到哪里去了?刚才叫我的人,真的是他吗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