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01章 海上鬼岛 - 开棺有喜:冥夫求放过

第101章 海上鬼岛

方老说,那年他从大陆来到港岛,投奔他的一个远房叔父,他叔父是开武馆的,手底下有很多弟子。请大家搜索看最全!的小说当时港岛的武馆很多,是现在社团的雏形。 他当年不是正常过关,而是游过去的,那些年游到港岛的人很多,游到一半死在海上的人更多。 那天晚上,他刚下水,就下起了瓢泼大雨,雷电轰鸣,风雨大作,他拼了命游了很久,最后终于游不动了,视线模糊,整个海面都黑漆漆的,看不到尽头。 他以为自己快要死了,没想到海上飘来一根浮木,他就趴在那根浮木上,晕了过去。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,他悠悠醒来,发现自己躺在一片沙滩上,他很高兴,以为自己到了港岛,起来一看,眼前是一大片树林,他在树林里走了很久,终于看到了一座村子。 那是一座很典型的渔村,都是些瓦房,看起来很落后,跟当时的大陆内地差不多。 他有些惊讶,不是都说港岛遍地都是金子,人们都富得流油吗?怎么看起来还是这么穷? 他有些怀疑了,这真的是到了港岛吗?会不会是随海水又飘回大陆了? 他此时又累又饿,就想进村子里要点吃的。一走进村子,他才发现这村子很怪。 村子里家家户户都紧闭着门窗,从窗户可以看到里面有人,但没人出来走动,也不生火做饭。他一连敲了好几家的门,也没人开。 他没办法,只好继续往里走,走着走着,他看到了一座三进的房子,像是旧社会地主住的。房檐下挂着两盏白色的灯笼,灯笼上写着一个“奠”字,门楣上挂着白色的绸子,显然是刚刚死了人,在办丧事。 大门没有关,他敲了门,也没人来应,便走了进去。 进门就是个天井,天井对面就是正堂,正堂上摆着一副棺材,几个人坐在棺材前,正在守灵。 一般办丧事,都要请宾客吃饭,他想蹭一顿饭吃,便径直走进去,拿起香,给棺材主人敬了三炷香。 他侧过头一看,发现棺材旁边坐了三个女人,那三个女人全都戴着白色的面纱,那面纱有些诡异,是将整个脑袋都罩起来,然后三人面前居然放着三只织布机,三人正在不疾不徐地织布。 他心头咯噔了一下,忽然想起很久以前听人说过,沿海地区,有的地方有种奇怪的风俗,人死了之后,除了要穿寿衣之外,还要戴上白色的面纱,称为面衣,据说是从唐朝传下来的传统。 他上去向那三个女人打招呼,三个女人根本不搭理他,自顾自地纺布。 当时他年轻气盛,又仗着一身的武功,根本不怕这些神神鬼鬼的,便从灵堂出来,到后屋找东西吃。 后屋里一个人都没有,也没有点灯,他摸到厨房,翻了半天,才翻出两个已经馊掉的馒头。 他狼吞虎咽地将馒头吃掉,还是觉得饿,却也只能忍着,又困得不行,随便找了个房间进去,往床上一倒,便睡着了。 也不知道睡了多久,他听到屋子里有窸窸窣窣的声音,一下子就醒了过来。 外面还没有天亮,屋子里很黑,他下了床,却发现脚下有些怪,在地上摸了摸,拿起来一看,居然是头发。 整个房子,地面全都布满了头发。 这些头发充满了一股浓烈的腥臭味,像是刚从海底捞起来的,摸上去也湿漉漉的。 他大惊,连忙回到床上,发现自己的脚上沾了几根头发,他将头发扯下来,却发现那些头发居然长在了自己脚底。 他咬紧牙关,忍着剧痛,将那几根头发从肉里生生扯出来,扯得脚上全是血。 那些头发并没有爬到床上来,只在地面上涌动了一阵,便忽然退去了。 他吓得匆匆跑出了那座宅子,都没敢从前堂走,而是从后院翻出去的。 他一路小跑,跑出了村子,又回到了那片沙滩,肚子却疼痛难忍,肚皮上开始涌动,就像有什么东西要从肚子里爬出来一样。 他突然想起,七娘曾给过他一颗药丸,说如果遇到了鬼上身之类的事情,可以将药丸吃下去。 他一直贴身带着七娘给他的东西,摸出来,咬开蜡丸,里面是一颗红色的药丸,他一口吞下去,没多久,肚子就有了响动。 那动静还特别大,就像是打雷或者击鼓一样,足足响了半个小时,他又去森林里拉了几次肚子,拉出来的不是粪便,而是一团团黑色的头发。 拉完之后,他觉得一身轻松。 他终于明白,这里绝对不是港岛,自己可能是到了一个很恐怖的地方,于是找到之前的那根浮木,又跳进了大海之中,随水漂流。 在海上漂了足足有四天,他都快饿死了,终于遇到了一艘港岛的渔船,将他救起,送到了港岛,才活了下来。 后来,他找到了叔父,跟着叔父打天下,创下了一片基业。 四十年过去,这件事始终藏在他的记忆深处,他年轻时常常做梦,梦见自己还在那个恐怖的岛屿上,到处都是可怕的头发。 我听完故事,细细地想了想书里的记载,说:“方老,你可能遇到了鬼岛了。” “鬼岛?”方老脸色有些苍白。 我点头道:“传说,古时候人们出海打渔,在经历风暴之后,偶尔会流落到一些诡异的岛屿上,地图上找不到这些岛屿。岛屿上有时是古怪的无人村落,有时又是人头攒涌的集市,有时又是高门大宅院,还有人在上面遇到过漂亮的美女留宿的。但是,这些岛屿,并不是真正的海岛,而是淹死在海中的人,怨气所化的鬼岛!上了鬼岛,九死一生,就算回来了,也会重病而死。方老您算是运气好,有我祖母送的药丸,又当机立断,乘浮木离开,否则您四十年前恐怕就不在人世了。” 方老道:“我今日这病,也跟当年得鬼岛有关吗?” 我说:“当年您吃了我祖母的药丸,那药丸名叫‘八毒赤丸子’,是用八种珍贵的毒物所制作而成,对消除侵入体内的怨气有奇效。您吃了这药,体内怨气肯定是清除干净了的,今天您这病,也是鬼物的怨气导致,但是最近才染上的。” 方老人老成精,立刻听出我话里有话:“我最近没有出门,到哪里染上的怨气?” 我并没有立刻回答他的问题,而是问:“您那位妻子,是什么时候娶进门的?” 方老眼中闪过一抹精光:“你的意思是……阿静有问题?” 我笑了笑,说:“能说说您这位妻子吗?” 方老说,他这位小妻子,名叫曾静,是从大陆来的,到他家来做佣人。因为长得很像我的祖母七娘,方老一下子就看中了她,她对方老也很好,非常体贴,照顾得无微不至,一生都没有结婚的方老,便娶了她做妻子。 刚开始的时候,很多人反对,因为这个女人比方老小了四十岁,又带着一个拖油瓶儿子。但方老力排众议,与曾静举行了婚礼。 方老说他想了七娘一辈子,现在都快入土了,想来是不可能娶到七娘了,能娶一个和七娘长得像的,也算是了却了一桩心事。 我听得有些无语,奶奶啊奶奶,你看你把这个男人伤得多深。 曾静和方老结婚后,一切都很正常,没有任何出格的地方。 我说:“方老您再想想,您这病,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?在症状出现之前,有没有发生什么奇怪的事情?” 方老想了好一阵,说:“奇怪的事情倒没有,只是在曾静的卧房里看到了一块牌位。” :..///34/34873/

上一篇   第100章 社团老大

下一篇   第102章 斩杀女鬼