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03章 社团恩怨 - 开棺有喜:冥夫求放过

第103章 社团恩怨

白鹭倒是孝顺,为方老伺候屎尿,没有半点的怨言。.. 直到身上的黑色纹路全部都拉了出来,方老的脸色才稍微好些了,我让白鹭去做一些羊肉汤,为他补充阳气。 至于曾静那对母子,白鹭在厨房找到了他们,这一两年的事情,他们一点印象都没有,他们最后的记忆,是所乘坐的渔船在大海上出事,他们坐着救生艇飘到了一座奇怪的岛屿上。 曾静好像一下子老了十岁,之前是个中年美妇,现在却变成了个彻底的黄脸婆,举止很粗俗,没什么文化,骂起人来却很厉害。 她的名字也不叫曾静,而是叫谭梅花。 白鹭问过方老之后,将谭梅花母子送回了内地,还给了她一大笔钱。 他们被鬼魂附身这么久,阳气严重受损,很长一段时间会很倒霉,寿数也折损了至少十年。 但毕竟保住了一条性命,也算是祖上积德。 “这次多亏了你,丫头。”方老感激地说,“真想再见见你祖母啊,她现在还住在山城市吗?我想跟她通个电话。” 虽然已经是耄耋老人,但说起我祖母,他的眼中在放光,就像个沉浸在恋情中的少年。 我叹了口气,说:“方老,我祖母已经过世很久了。” 方老吃了一惊,眼中的光彩一下子就暗淡了下去,变成了悲痛:“我早该想到,都已经四五十年了,我早该想到啊。” 我有些无奈,安慰了他几句,又与他聊了一些当年的事情。原来他也是山城市人,当年他父母遇到了一个阴煞,家里接连出事,求到我祖母那里,我祖母那时虽然年轻,却神通广大,救了他们全家。 方老因此对我祖母心生爱慕之情,还鼓起勇气表白了,但我祖母婉言拒绝了他,说早已心有所属。 方老每每说起,都是唏嘘不已。 我们又聊了一阵,白鹭忽然来敲门,带了一个男人进来,那男人双臂上纹了文身,一看就是个练家子。 他恭敬地对方老道:“方老,您没事儿了,实在是太好了,您不知道,您不在的这段时间,社团里那些人,真是闹得天都快翻过来了。” 我连忙起身说:“方老,你们聊,我先出去了。” “不必。”方老说,“你也不是外人,就在这儿听着。” 我虽然觉得有些不妥,却也没有多说什么。那个文身男人朝我看了一眼,似乎若有所思。 方老说:“阿田,你继续说。” 阿田说:“强哥、刁叔,是闹得最凶的,特别是刁叔,仗着自己年纪大、辈分高,要推罗浩宇做老大。” “罗浩宇。”方老微微眯起眼睛。 阿田继续说:“那个罗浩宇,仗着是上一代老大的曾外孙,一直觉得他才该当老大,您在的时候,能压得住他,您病了,他就要翻天了,我看呐,再过几天,他恐怕就要篡位夺权了。” 方老沉默了片刻说:“我病好的事情,他们知道了吗?” “您的事情,我们一直都保密。”白鹭说,“阿田是唯一一个知道的。” 阿田又说:“他们明天要开个什么会,选举出下一代的老大。” 方老身上顿时迸出一股凛冽的气势:“他们好大的胆子,我还没死呢。” 白鹭说:“义父,这件事,您看怎么处理?” “明天我亲自去处理。”方老沉着脸说。 白鹭连忙道:“可是,义父,您的身体……” “我这把老骨头,还死不了。”方老说,“丫头,明天你陪我一起去。” 我愣了一下,见众人都直勾勾地望着我,便说:“方老,这是你们的家事,我去不太合适?” 方老说:“你是七娘的孙女,就是我的孙女,我说你能参加你就能参加。” 我有些无语,算了,去就去,又不少块肉。 第二天一大早,我就坐上了方老的加长林肯,开到了一处公司的大楼,先一步来到顶楼,我推着坐着轮椅的方老靠在落地窗前,看着一辆辆黑色的车子停在楼下,一个个穿着黑西装的男人从车上下来,互相打着招呼。 这估计就是港岛第一大社团兴平的众多堂主了。 其中有一个,二十七八岁,长得很硬朗,一身的肌肉,一看就很能打的,就是罗浩宇了。 他虽然四肢发达,但头脑并不简单,在众多堂主之中左右逢源,很得人心。 这栋大楼是新平社团的总部,会议的地点设在七楼,一群人围坐在圆桌旁,如果不是这些人满脸横肉,一脸凶相,都要以为这是公司开会了。 会议一开始,这些堂主就开始争吵,其中分为两派,一派是支持罗浩宇的,另一派说要等方老身体好些了,再做决断。 一直吵了将近一个小时,支持罗浩宇那一派的某个堂主抓住阿田的衣领,阿田一怒之下掏出了枪,指着他的额头。 会议室的门被轰然破开,一大群社团成员冲了进来,手中都带着枪,将方老这一派围了起来。 罗浩宇脸上带着几分得意,认为胜券在握,阿田怒气冲冲地呵斥他,说他忘恩负义,背叛了方老,罗浩宇恼羞成怒,拔出枪顶在他的额头。 阿田浑然不惧,高声说:“有本事你打死我啊!来啊!开枪!” 罗浩宇脸色阴冷:“你以为我不敢?” 话音未落,就听见一个苍老却威严的声音说:“我看谁敢!” 众人脸色都变了,会议室的门被打开,我推着方老缓缓走了进来,方老多年的积威,目光在众人脸上一扫,众人立刻便放下了枪,低着头不敢说话。 方老看向罗浩宇,罗浩宇情急之下一把抓过阿田,用枪指着他的太阳穴。 方老冷声说:“浩宇,论辈分,你是我的孙辈,我向来待你不薄,你居然背叛我?” 罗浩宇恨恨地看着他,说:“待我不薄?不要以为我不知道,我爷爷是怎么死的?” 方老面沉如水:“你父亲当年是和宏安火并,被宏安的人所杀,怎么?你以为是我害死了他?” 罗浩宇冷笑:“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,当年那场火并本来应该你去,你故意摔断了腿,推给了我爷爷。本来我曾祖父打下的基业应该由我爷爷继承,我爷爷没了,自然就落在了你的头上,你才是不讲义气,谋朝篡位的畜生。” 方老面无表情地说:“我方正名字中有个‘正’字,这一辈子行的正坐得直,做人堂堂正正,无论别人怎么说我,我无愧于心。浩宇,我看在你是受了人挑拨的份上,这次饶你一命,我们新平在马来西亚那边有产业,你过去打理。” 罗浩宇沉默了一阵,缓缓地将枪放下,放开了阿田:“你真的愿意放我走?” 方老叹了口气:“你始终是我的晚辈,我们血缘隔得远,但毕竟是亲戚,我还真能杀了你吗?” 罗浩宇将枪丢开,跪在方老的面前:“方老,我错了,我不该听信他们的挑拨,请您原谅我。” 方老伸手去扶他:“浩宇啊,你还年轻,谁年轻时不犯点错?知错就改,善莫大焉。” 就在这时,罗浩宇突然暴起,袖子里多了一把短刀,刺向方老。 我反应极快,立刻转身,将方老的轮椅拉到了身后,而罗浩宇的刀正好刺向了我的胸口。 “当。”一声脆响,温暖的软剑缠住了他的刀,轻轻一转,便缴了他械,然后一脚踢在他的胸口,将他给踢飞了出去。 阿田等人立刻上前将他按住,罗浩宇厉声道:“姓方的,不要认为我不知道,你今天在这里假惺惺,明天就能在去马来西亚的路上杀了我,我绝对不会上你的当!” :..///34/34873/

上一篇   第102章 斩杀女鬼