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05章 吞下丹药 - 开棺有喜:冥夫求放过

第105章 吞下丹药

又是这句话,我挖了挖耳朵,是不是这些富二代都经过统一培训的,连口头禅都一样。.. “你是什么人,我不知道,也不感兴趣,我只知道你是被我打的人。”温暖几步冲了上去,纵身跳起,一脚踢向章少的面门,这一脚踢实了,非踢断他的鼻梁骨不可。 忽然一只手伸了出来,一把抓住温暖的脚踝,温暖脸色一变,身体在空中打了个滚儿,和那人交手了几招,没能讨到便宜,便虚晃一招,退了回来。 那是一个西装革履的男人,戴着一副墨镜,大概三十多岁,身材十分高挑,至少一米九。 温暖偷偷对我说:“这是个高手。” “堂哥,堂哥你总算是来了。”章少连忙躲到那人身后,“堂哥,这几个小娘皮敢在你的场子里闹事,公然不给咱们章家面子,你千万不能放过她们。” 高挑男人冷冷地瞥了他一眼,章少立刻怂了,连屁都不敢放一个。 他又看向我们,彬彬有礼地说:“我是这个娱乐会所的老板,鄙姓章,单名一个黎字。舍弟给三位添麻烦了,这样,为了表示歉意,几位今晚的消费全免,这里还有一张金卡,送给几位,以后来小店消费,一律八折。” 温暖看向我,我说:“我这个妹妹才十四岁不到,就被他们骗到这里,意图不轨,这个账要怎么算?” 章黎脸色一沉,看向身后的章少,章少连忙叫屈:“堂哥,这真不是我的主意,是小薇他们几个弄来的,说给我尝尝鲜。” 章黎脸色更难看了:“把小薇几个给我带过来。” 跟在他身后的几个壮汉保安迅速揪了几个年轻男女过来,这些男的一看就是纨绔,女的一看就是外围的女人,身上穿的衣服刚刚够遮住三点,比不穿还撩人。 几人都吓得瑟瑟发抖,章黎冷声说:“谁的主意?” 所有人都低着头不说话,章黎又说:“既然你们不说,我就只有用点小手段了。你们把他们带下去问,直到他们肯说为止。” 那几人吓得脸色都白了,连忙争先恐后地说:“是小薇,是小薇的主意。她说章少什么女人都玩遍了,不如弄个年纪小的给他,他一定高兴。” 小薇吓得双腿一软,竟然坐倒在地上。 章黎脸色冰冷地说:“带下去,该怎么办就怎么办。” 小薇一边哭叫一边被拎了下去,章黎带着歉意说:“实在是抱歉,虽然这事不是我堂弟的责任,但他毕竟没有拒绝,请几位放心,我一定会惩罚他。” 说着,他换了一张卡片:“这事黑金卡,可以打七折,还能享受一些普通人享受到的优质服务。” 我勾了勾嘴唇,上前接过卡片,说:“阁下的背心疼了多久了?” 章黎一惊,不敢置信地看着我,我笑了笑,说:“阴气入体,再拖个七八天,别说是和人过招比武了,能不能站起来,都是一个问题。” 章黎用震惊的目光盯着我,我耸了耸肩,信不信由你,我是看这位章先生气度非凡,有礼有节,所以才出口提醒,别的,就不管我的事了。 我和温暖拖着茅山少女走出了娱乐会所,章少有些气急败坏地说:“堂哥,你怎么能就这么放她们走?要是传出去,不知道会有多少人来咱们金龙娱乐会所闹事。” 章黎冷冷地瞥了他一眼:“从明天开始,你禁足三个月。” 章少惊了一下:“堂哥,为什么啊?” “你还好意思问我为什么?”章黎怒道,“你玩女人就算了,还敢玩幼女?我们章家怎么出了你这么一个混账东西?” 章少被他骂得低下了头,眼中却满是怨毒。 少女上了我的车,我一边开车一边问:“你叫什么?” “曲嘉奇。”少女说,“我肚子饿了,你们有没有吃的?” 温暖递了一个法式小面包给她,她狼吞虎咽地吃完,还舔了舔手指:“真好吃,我还要。” 温暖只得又给了她一块,我奇怪地问:“你怎么混得这么惨?” 曲嘉奇吞了口面包,说:“别提了,外面的人太坏了,我在火车站遇到一个抱孩子的女人,她说她已经两天没吃过东西了,我就给了她一些钱,哪里知道有两个男的居然乘着我跟她说话来偷我的东西。” 我说:“这个女人和那两个男的都是串通好的,都是骗子。后来呢?你东西被偷了没有?” “我的东西别人怎么可能偷得走!”曲嘉奇说,“我一怒之下,把他们全狠狠揍了一顿,结果我反而被警察抓起来了,说我防卫过当,让我赔一大笔钱给那几个小偷,你们说,这还有没有王法?” 温暖义愤填膺地说:“居然有这样的事?这警察到底是哪边的啊?居然让苦主给小偷赔钱!” 我问:“你把他们打成什么样了?” 曲嘉奇握着拳头说:“这些家伙没少偷人家的血汗钱,我就狠狠地教训了他们一顿,把他们的四肢都打断了,叫他们以后再也不能偷人的钱。” 我和温暖都一阵无语,这下手也太狠了,你要不是未成年人,估计得被拘留。 “后来呢?”我又问。 曲嘉奇说:“那些警察太坏了,还要把我送回家去,我才不回去呢,所以我打伤了一个警察,跑出来了。” 我们更无语了,原来你还袭警,不通缉你就算好的了。 “我的钱没了,没地方去,正不知道干什么好呢,那个叫薇姐的跟我说,我长得漂亮,可以跟着她去拍电影,能挣好多钱。我在家里也看电影的,一直很羡慕那些演员,就答应了,谁知道他们居然全都是坏人。外面的人真是太坏了。” 她说得咬牙切齿,我顿时觉得有些头疼,不知道怎么处理这个翘家的问题少女。 “既然外面的人都这么坏,你还是回家去。”我说。 “我才不回去。”曲嘉奇激动地说,“他们要我嫁人,我才十四岁!” 我更头疼了。 “咦?”曲嘉奇忽然吸了吸鼻子,凑到我面前闻了闻,说:“姐姐,你身上有股药香。好香啊,怎么这么香。” 我很奇怪,我怎么闻不到什么药香? “我鼻子从小就特别灵。”曲嘉奇说,“你身上是不是有什么丹药?” 我一愣,难道是那枚一元丹? 回到家,我拿出玉盒子给曲嘉奇看,曲嘉奇一打开,眼睛顿时瞪直了:“一元丹,真的是一元丹!我只在古籍上看过,还从来都没有见过呢,这东西吃了能让人功力大增啊,姐姐,你运气可真好。” 这枚丹药,居然是真的吗? “这是从古代流传下来的,早过了保质期了?”我说。 “丹药装在玉盒子里,保存得很完好,应该没有问题。”她脸色严肃起来:“姐姐,这东西可是个祸害,要是传出去,不知道多少人会来抢夺。” 我脸色一变:“那怎么办?” “还能怎么办,赶紧吃了啊。”曲嘉奇理所当然地说,“你吃了它,应该能升二品了。” 我有点犹豫,这几百年前的东西,吃了真的不会跑肚拉稀吗? 但是想想,跑肚拉稀总比被人追杀夺宝的强,温暖也很激动,说:“姜女士,我们给你护法,你放心吃。” 我看了看殷切看着我的两个姑娘,怎么有种当试吃小白鼠的感觉? 好。我咬了咬牙,将这颗圆滚滚白乎乎像糖丸的丹药放进了嘴里。 丹药一进入口中,便化为一滩水,流进了我的胃里,刹那之间,我便觉得胃里有什么东西炸开了,一股滚烫的洪流涌进了我的四肢百骸,每一根血管,每一根经脉都仿佛在滚烫的水中。 我全身皮肤都变成了红色,就像是烫伤一样,我觉得五脏六腑都像火烧一样,痛得都快晕厥了,在地上不停地打滚儿。 :..///34/34873/

下一篇   第106章 突破二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