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07章 章少之死 - 开棺有喜:冥夫求放过

第107章 章少之死

邹经理立刻对那几个保安说:“这位章先生在店里挑衅滋事,看在他是我们店里的常客,就不报警了,你们把他请出去。..” 章少大怒:“邹经理,你疯了吗?我堂哥是谁,难道你不知道?” 邹经理面无表情:“章先生,还请您顾忌一下令兄的脸面。” 说完,他朝保安递了个眼色,保安立刻便上前架起他往外走,他大声地挣扎叫嚣,保安却不为所动。 邹经理立刻让人来将桌子和饭菜收拾了,重新上了饭菜,曲嘉奇说:“喂,男鬼……” 周禹浩冷冷地瞥了她一眼,她识相地改口:“周那个啥,我很欣赏你的性格,有仇当场就报了,揍他个生活不能自理,哈哈,来,我俩喝一杯。” 周禹浩还算是给面子,和她喝了一杯酒。 他不能正常吃活人的食物,因此只是放到唇边闻了闻,就又放了回去。 我说:“其实也没必要出手,反正他也活不长了。” 曲嘉奇点了点头:“我也闻到了,他身上有一股很浓烈的死气。” 我说:“那死气太浓烈了,我怀疑是什么大东西,咱们能躲还是躲。” 周禹浩脸色有些阴沉,陷入了沉思。 吃完了饭,周禹浩说要陪我逛街,曲嘉奇很兴奋地跟上来,被温暖给拖走了,开玩笑,这么大一颗电灯在,周禹浩会暴走的。 周禹浩陪我看了场恐怖电影,国内的恐怖电影不能有鬼,我们都是当成喜剧片来看的,如果周禹浩不是鬼,估计他能当场睡着。 忽然,我俩都是一愣。 电影画面之中,是一个人扮演的鬼在装神弄鬼,把前凸后翘,穿得也少的女主角吓得到处乱跑,就在她从阴暗的楼道跑下来的时候,楼道的墙壁上,赫然映出了一张鬼脸。 那个镜头过去得很快,画面也很黑,一般不容易注意到,但我们都看见了,那绝对是个鬼魂,至于是什么级别的鬼魂,就不知道了。 花几十块钱,看了一场真实的恐怖电影,也算是值回了票价。 出了电影院,我们又一起去大排档吃了宵夜,周禹浩似乎从来没来过这种地方,对什么东西都很新奇。烤串居然吃了足足十五根。 鬼吃完的东西,活人不能再吃,我们只能打包带走,走的时候旁边一个食客低声对他老婆说:“现在居然连男人都节食了,你看那个帅哥,烤串只闻了闻就算是吃了,你还吃这么多。” 我心想,你要是知道他是个鬼,估计得吓尿。 我们回到家,抱在一起好好睡了一觉。 那边章家,灯火通明,章少坐在意大利定制的真皮沙发上,鼻子上蒙着白色纱布,她的母亲衣着华贵,在一旁抹眼泪。 “老章啊,你说还有没有王法了?”章母哭着说,“我好好一个儿子,不过就是出去吃了顿饭,居然就被人打成这样,你可要帮他报仇啊。” 章父五十多岁,但保养得好,看起来还很年轻,他在屋里焦躁地走来走去:“慈母多败儿,都是你!他堂哥禁了他的足,你居然还敢放他出去,你这不是自找不痛快吗?” 章母急了:“章黎是堂哥又不是亲哥,就算是亲哥,我们夫妻俩还活着呢,什么时候轮到他教训我的天赐。” 章父指着章天赐的鼻子说:“这小子这么混账,文不成武不就,整天就知道吃喝嫖赌,不都是你惯出来的吗?他爷爷让他堂哥管着他,是为他好。” 章母又开始抹泪:“老爷子也是偏心,都是他的孙子,他为什么只看得起章黎?我儿子哪点不好了?要是老爷子悉心培养他,他肯定比章黎还优秀。” 章父被她说得都无语了,章母说:“我不管,你一定要给我们儿子出气。打人的是谁?一定要让他去坐牢。” 章父脸色一冷:“你这个傻婆娘,你没听天赐说吗?弥尔顿的邹经理对那人都是恭恭敬敬的。弥尔顿是什么地方?他们背后的后台,大得我们想都想不到,能让邹经理礼遇的,那肯定是大人物。你还去找人家报仇?人家不来找你麻烦已经够给面子了。” 章母一听,顿时不干了,撒起泼来,又哭又闹。 章父瞪了章天赐一眼:“你给我滚回房间去,这段时间不许出门。” 章天赐在父亲面前没有脾气,只能怏怏地回到了自己的房间。 他坐在床上,心中很郁闷,本来今晚可以搂着于小玉睡,现在却只能一个人谁素的。 于小玉在他眼前,就和一个普通的外围女没什么差别,是那种可以随叫随到,随时上的女人。 而且听说这个女人在床上很浪,能玩一些很有趣的游戏,他连酒店都已经订好了,那种有专门设施的酒店,什么镣铐、绳子、鞭子、蜡烛之类的,应有尽有。 今晚本来应该是个很美好的夜晚。 但是一切都被那对狗男女毁了。 章天赐握紧了拳头,眼中满是怨毒,等他找到了机会,一定要将他们折磨致死。 他转身躺在了床上,并没有发现,当他将脚抬起来的时候,黑暗的床底下露出一双亮着红光的眼睛。 他翻了个身,想象着于小玉那曼妙的身体,仿佛连鼻子都不那么痛了。 他关上了灯,黑暗的屋子之中,一缕黑色的烟雾从床底下飘了出来,缓慢地在空中飘荡,汇成一个人的形状,他睁开一双铜铃般大的红色眼睛,直勾勾地盯着他。 他浑然不觉,渐渐进入了梦乡。 那黑影盯着他看了一阵,他似乎觉得屋子有点冷,伸手去拉被子,恍惚间睁开眼睛,正对上那对猩红的眼睛。 他的眼睛一下子就睁大了,喉咙里那一声尖叫还没来得及叫出来,那黑影便猛地扑了过去,鲜血飞溅,在墙壁上留下一道触目惊心的血痕。 天还没亮我就被手机铃声吵醒了,是一个陌生号码,我接起来一听,居然是东方雷。 “姜女士,我这里有一个案子,需要你帮忙。”他说。 我对这个x档案调查处第四组的人没用什么好印象:“抱歉,我最近很忙。” “这件事和你也有关。”他说,“你认识章天赐吗?” 我一时没有反应过来,他又补充:“你昨天刚揍了他。” “哦,章少。”我说,“他怎么了?” “他死了。”东方雷说,“被吃掉了。” 我愣了一下,想到他身上那股浓烈的死气,只觉得后脊背一凉,正要拒绝,周禹浩却突然抓住了我的手,说:“答应他。” 我满心疑惑,但还是答应了下来,东方雷说,他立刻开车来接我。 放下手机,我不明所以地看着他:“为什么?” “杀死章天赐的那个东西,是从坟墓里出来的。”周禹浩脸色有些沉,“如果不及时阻止他,只怕会成为一个祸害。” 我有点惊讶,周禹浩身为一个鬼魂,正义感居然这么强? 周禹浩并没有跟我细说,但看他的神情有些不对,他让温暖和曲嘉奇留在家里,然后附身在名牌上,由我带着出了门。 去章家的路上,东方雷面色凝重地跟我说了事情经过。 章天赐昨晚回到家,被老爹臭骂了一顿,然后回自己屋里睡觉,他妈妈担心他踢被子,半夜去看他,结果一开门,发现屋子里全都是血,床上只剩下章天赐的脑袋,身体不知道哪里去了。 他母亲当场就晕倒了,他的父亲立刻通知了章黎,章黎赶到之后,发现章天赐的房间里安装了摄像头,是他用来录自己和那些外围女、小明星的床上运动的。 :..///34/34873/

上一篇   第106章 突破二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