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09章 周禹浩的秘密 - 开棺有喜:冥夫求放过

第109章 周禹浩的秘密

六成的成功率! 我握紧了拳头,心中生出坚定地信念,我一定要想办法得到这座古墓,这是周禹浩唯一的机会。请大家搜索(品%看最全!的小说 也是我唯一的机会。 周禹浩捧起我的脸,温柔地说:“小琳,以我们现在的实力,想要对付这么一个千年老鬼,确实太难了,但我必须试一试。若是换了以前,做人还是做鬼,我根本不放在心上,但我现在有了你,人鬼殊途,我不想一辈子都这样,我想要堂堂正正地走在你的身边,哪怕是艳阳高照也不用打伞。” 他的指头轻轻摩挲我的耳垂,将我抱入怀中:“春天的时候,我想要带你去看花;夏天的时候,我想要带你去看海;秋天的时候,我们可以去看枫林;冬天的时候,我们可以去瑞士滑雪。小琳,我想象过无数次今后的生活,我想要给你幸福。” 我笑了一声:“没想到你还是个诗人,这首诗作得不错。” “我说的每一句话都是发自肺腑。”他似乎下定了决心,“小琳,你愿意跟我去拼一次吗?” 我捏了捏他的脸:“就凭你长得这么帅,我也必须拼啊,要不然我到哪里找这么好看的男朋友。” 他笑了,低头深深地吻住了我。 就在我俩忘我地亲吻的时候,忽然听见一声巨响,随即是一声惨叫。我立刻拔出三尺桃木剑,冲出去,只见那原本被镇邪祟符镇住的铜人已经逃脱出来,原本只有一尺来长,现在长到了两三米,俨然一个刀枪不入的巨人。 他手中拿着一把大刀,一手便抓住一个保镖,放到嘴里,一口咬断了他的喉咙。 那些保镖都带了枪,不停地对着铜人开枪,但子弹打在它的身上,打穿了它的身体,却没有任何作用,铜人伸手一扫,将几个保镖打出去,摔成了肉泥。 东方雷手中拿着一柄青铜古剑,手腕一转,古剑从铜人的身上切过,竟将铜人拦腰斩断,铜人上半截往下一滑,跌落在地,下半截也轰然倒地。 那铜人断裂的地方,猛然间钻出一缕黑气,那黑气朝着东方雷扑了过来。 东方雷目光一冷:“不过是个厉鬼,还敢在我面前放肆。” 他咬破舌尖,一口鲜血喷在青铜剑上,青铜剑顿时亮起金光,才发现剑身上布满了各种古老的符咒,那些符咒从最顶端开始发亮,一直亮到剑身吞口处。 正好黑雾已经到了面前,东方雷一剑刺向黑雾,当剑身没入黑雾之中时,剑身亮起一圈光芒,朝着四周辐射而去,那黑雾瞬间便化为了乌有。 我赶到时,战斗正好结束,我有些可惜,还想让金甲将军吸点鬼气呢。 忽然,那铜人的眼睛里又飞出一只拇指大小的虫子,乘着东方雷收剑的时候,猛地窜了上来,刹那间就来到了他的面前。 我正打算让金甲将军去救场,忽然一只飞镖射来,穿过那只鬼虫,将它牢牢地钉在了墙上。 东方雷一喜,高声道:“组长。” 我转过头,看见一个女人大步走了过来,那女人长得很普通,但气势很强,身上穿着道士服,手中还拿着一根浮尘。 “胡组长。”东方雷上前道,“您居然亲自来了,看来上面对这座古墓很重视啊。” 胡组长看了他一眼,说:“东方,收拾东西,我们回去。” 东方雷脸上的笑容一下子就凝固了:“胡组长,怎么回事?” 胡组长说:“柳将军墓已经被第一组接管,我们不能再插手了。” 东方雷怒道:“第一组是什么意思?这是我们第四组的案子,他们凭什么来横插一脚。” 胡组长道:“第一组向来如此,他们的实力在我们九个组中最强,由他们来对付那个柳将军,总比让我们的人去死伤的好。” 东方雷还是气不过:“组长,那墓里面的东西……” 胡组长冷声道:“你以为我不生气吗?总部已经下了决定,我们只能遵守,走。” 东方雷不甘心地咬了咬牙,最后无奈地叹了口气,转身对我道:“姜女士,本来这次请你来,也有还你人情的意思,可惜现在那座墓被第一组接管了,实在抱歉。” 我眉头紧皱,像这种古代大墓,里面的金银珠宝陪葬物品,修道之人都看不上,但里面常常会有一些灵物,这些东西对修道之人大有好处,因此一座大墓出世,会引来无数人的争夺。 现在柳将军墓被第一组收走,我们再想进去,就难了。 “你就是东方所说的那位姜琳姜女士?”胡组长走过来,上上下下打量了我一遍,说,“我是胡娅琳,出身崂山,现在担任第四组的组长,东方经常说起你,说你天赋极高,实力高强,特别是画符,很有天赋。” 我勉强笑了笑,说:“东方先生谬赞了。” 胡娅琳意味深长地看了我一眼,说:“姜女士,我们第四组除了我之外,还没有一个在画符上有造诣的,今后或许我们还会有合作的机会。” 我点头道:“如何价格合适,合作完全没问题。” 胡娅琳笑道:“姜女士真是快人快语,好,今后还请多关照。”她朝我行了一个道士的礼仪,我也照着她的样子回了一个。 忽然,我感觉怀中周禹浩的名牌烫了起来,像一块烙铁一般。 我再次皱眉,这是怎么回事?以前从来没出现过这种状况,周禹浩也没有反应。 我连忙跟他们告辞,打了辆车急匆匆赶回家里,温暖二人连忙上来问情况,我拿出名牌,整个名牌居然轰地一声烧了起来。 我大惊,将名牌扔在桌上,焦急地说:“禹浩,你怎么样了?” 周禹浩的魂魄从名牌了飞了出来,跌倒在地上,脸色苍白,浑身虚弱,连魂体都变得透明起来。 我连忙过去将他扶住:“禹浩,刚才不都还好好的吗?怎么突然这样?” 曲嘉奇露出极度惊讶的表情:“怎么会这样?难道,难道……” 我奇怪地看向她:“难道什么,你赶快说啊,真是急死人了。” 曲嘉奇吞了口唾沫,对周禹浩说:“你是不是还没死?” 我被这句话给说愣了,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,周禹浩没死?不可能啊,我明明看到了他的坟墓啊。 曲嘉奇恍然大悟道:“怪不得你身上没有多少怨气,原来你是个生魂!你的身体还活着对不对?现在你的身体出问题了,你的生魂才会跟着出问题。” 我不敢置信地看向周禹浩,周禹浩抓住我的手,苦笑一声:“我也不知道我死没死。从现代医学来说,我已经死了,从传统上来说,我又没死。” 我急了:“到底是怎么回事!别再瞒着我了!” 周禹浩叹了口气:“我脑死亡了,但是有仪器维持着呼吸和心跳,已经整整一年了。” 他虚弱地看向我:“小琳,我没有骗你,我一直在想办法复活。” 我脑子里乱成了一团麻,曲嘉奇摸了摸下巴,说:“死了的人根本不可能还阳,但你还有呼吸和心跳,不算是彻底的死人,还是有机会的,但机会非常渺茫啊。” 我咬着嘴唇,拼命让自己冷静下来:“你的身体出了什么问题?” 温暖脸色凝重地说:“难道有人拔了少爷的呼吸机?” 话音未落,门就被打开了,一个道士冲了进来,他手中拎着一把全身漆黑的桃木剑,目光如箭,盯着周禹浩说:“孽障,你身为鬼魂,居然敢缠着活人,还不快速去投胎,否则道爷的剑不是吃素的,杀你个魂飞魄散。” :..///34/34873/

下一篇   第110章 周家恩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