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10章 周家恩怨 - 开棺有喜:冥夫求放过

第110章 周家恩怨

我们全都愣了一下,我觉得这个道士看着眼熟,仔细看了片刻,突然想起,这不是上次提醒我被鬼缠住的那个脏兮兮的道士吗? 当时我在扎花圈,他没头没脑地跑来提醒我,说我被鬼缠住了,我也没当一回事,没想到他在这个节骨眼上跑出来捣乱。:6d 我立刻挡在周禹浩的面前,说:“这位道长,这个鬼魂是我养的,他又没有伤天害理,你凭什么来多管闲事?” 那道士冷哼一声:“道爷我堂堂三品,还看不出这个鬼魂是不是你养的吗?”他叹了口气,说,“你是被这个男鬼给迷住了,这些鬼魂,最会迷人,自古以来,不知道有多少人被鬼迷住,吸尽阳气而死。” 我急了:“你这个道士太不讲道理了,我喜欢被鬼迷,又管你什么事了?你看我的样子,像是要死的人吗?” 道士冷着脸说:“小姑娘,你现在执迷不悟不要紧,等我杀了这男鬼,救了你的性命,你自然知道谁才是好人。” “等等!”曲嘉奇走出来,指着那道士道,“你是哪个山头的?” 脏道士愣了一下:“哪里来的小女娃,还不快躲到一边去。” “哼,本姑奶奶是茅山的,我们茅山是捉鬼的祖宗,我们茅山都有规矩,上天有好生之德,不害人的鬼不能杀,你怎么能不分青红皂白地动手?” 脏道士被她骂得老脸有些挂不住,说:“人鬼殊途,难道你们茅山允许一个男鬼缠着活人,做那夫妻之事?小丫头,赶快闪开,不然伤到了你,你们茅山还要来找我麻烦。” 此时,我怀中的周禹浩已经变得非常透明了,我急了:“禹浩,现在怎么办?你把郑叔的电话给我,我立刻联系他。” 周禹浩摇头道:“如果真的有人对我的身体下手,郑叔肯定已经被控制了,我们只有想别的办法。” “什么办法?”我急忙问。 周禹浩给我说了一串号码:“联系这个人,让他立刻来帮我。” 那边温暖和曲嘉奇已经和道士打起来了,我立刻拨了这个电话号码,接电话的是个男人,他听我说完,问了地址,说马上到。 那个道士很有些本事,曲嘉奇和温暖毕竟都很年轻,也都只是二品的实力,很快就被他打趴下。 “小姑娘,快让开。”道士的桃木剑上挑着一张黄符,厉声道,“再不让开,就别怪道爷不客气了。” 我咬紧牙关,愤怒地盯着他,金甲将军从我的衣服里钻了出来,猛然飞起,在空中骤然分为两个,又二分为四,顷刻间便幻化出无数只鬼虫,朝着道士铺天盖地而去。 “鬼虫?”道士大惊,“还是地狱第十三层的金甲将军?小姑娘,你是什么人?” 我没有回答他,直接抱起周禹浩,他是魂体,抱起来几乎没有重量。 鬼虫多得铺天盖地,这是金甲将军晋级之后的所学会的新技能——分裂。 这个脏道士虽然实力高强,但突然面对这么多金甲将军,也有点勉强。就在这时,外面传来螺旋桨转动的声音,我打开窗户一看,一辆直升机从天而降,一条绳梯落下,一个身材高挑的年轻人顺着绳梯滑下,看了看我和我怀里的周禹浩,说:“快上来。” 我从窗户跳出去,一手抱着周禹浩,一手抓着他的手,他似乎也是个练家子,拎着我这么大一个人跟拎小鸡似的,几步就爬上了直升机,扬长而去。 金甲将军见我成功走脱,将千万分身一收,化成一道流光飞出,又重新钻进了我的身体里,留下脏道士在窗边直跳脚。 我眉头紧皱,这个脏道士来得蹊跷,时间点掐得太准了,恐怕没有那么简单。 来接我们的那个男人,身材修长,长得和周禹浩有几分相似。 他看了看周禹浩,笑了:“我就知道,你不会死。” 周禹浩苦笑一声:“或许这次真的要死了。” “放心,死不了。”男人说,“我们现在就回首都。” 他看了我一眼,说:“眼光不错,我叫汪乐,是他表哥。” 我对他点了点头,将自己体内的灵气输入周禹浩的魂体里,他脸色稍微好了一些,却仍旧虚弱得吓人。我心急如焚,山城市到首都,至少要两个小时,这两个小时里,每时每刻,我的心都在煎熬。 “你的身体在哪儿?”汪乐问。 “北郊火花山庄。” 汪乐笑道:“你小子藏得很深啊,好,就去火花山庄。” 直升机一路飞到了首都北郊,一片茂密的树林之中,赫然立着一座欧式风格的小别墅。此时那小别墅前站满了人,有一个人守在别墅门前,大有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气势。 那人正是郑叔。 “老郑,给我让开,里面躺着的是我的儿子。”这边一群人中,以一个穿着黑色风衣的中年男人为首,那男人脸部轮廓和周禹浩十分相似。 “先生,如果你是来看你的儿子,我自然欢迎。”郑叔沉着脸说,“但是你是来杀你儿子,我就绝对不能答应。” 黑风衣男人脸色一沉,说:“我儿子早就死了,你偷走他的尸体,谁知道在进行什么邪法?如果不是禹政发现,谁知道你们会干下什么事情?” 郑叔眼中透出几分怒意:“周禹政身为大少爷的亲弟弟,居然拔掉了他的呼吸机,导致大少爷现在都没有度过危险期。先生,你作为父亲,不教训他,反而跟着他一起来杀长子,是什么道理?” 黑风衣男人怒道:“老郑,这是我的家务事,你是什么身份,敢来插手我家的事?你还胆敢打伤禹政!立刻给我让开,否则就别怪我不客气了。” 话音刚落,他带来的人便齐齐拔出枪,对准了郑叔。 就在这时,直升机降了下来悬停在半空,汪乐带着我顺着绳梯滑下,汪乐拍手笑道:“姑父,好久不见了,怎么我每次见你你都在找我表弟的麻烦?上次你扇了他一耳光,这次你还要他的性命,我都怀疑,我表弟是亲生的吗?” 黑风衣男人的脸色顿时变得很难看,正想要说什么,却突然看见我怀里的周禹浩,满脸的震惊。 此时周禹浩极为虚弱,没有显形,普通人根本看不见他,但汪乐和黑风衣男人都能看得见,看来,他们都不是普通人。 周禹浩连看都没看他一眼,郑叔急匆匆地过来,焦急地说:“少爷,您总算回来了。” 我抱着他走进别墅,黑风衣男人大喝道:“给我站住!”说完,他身后的两个保镖就朝我冲了过来,我根本没有理他,汪乐出手了,只用了三招,就将两人放倒在地,他一脚踩在一个保镖的背上,高声道:“想进去,可以,先从我的尸体上踩过去。” 黑风衣男人脸色发黑:“你汪家想喝我们周家作对吗?” 汪乐哈哈大笑:“姑父,你这话说的真是可笑,你能代表周家吗?周老爷子还硬朗着呢。对了,今天你在这里耀武扬威,周老爷子知道吗?要不,我让我爷爷给周老爷子打个电话问问。” 黑风衣男人的脸更黑了,就这几句话的工夫,我已经走进了别墅。 别墅的客厅是空的,没有任何家具,只有一张白色的病床,周禹浩的身体就躺在病床上,周围是各种医疗仪器,无数根管子插在他的身上,维持着他的生命。 而在病床下的地面,画着一个巨大的阵图,这个阵图由无数的符咒组成,非常的复杂,和这个比起来,当初马忠世所布的那个阴魂咒阵简直就是小孩子的涂鸦。 :..///34/34873/