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14章 被陷害了 - 开棺有喜:冥夫求放过

第114章 被陷害了

彭楠安排我在靠后的位置坐下,我旁边坐着一个女生,看起来有点畏畏缩缩的,长得还不错。.. 我跟她打招呼,她朝我点了点头,我们互相说了名字,她叫王可,是从外地来的。 忽然,我看见她的手背上有烟头烫的伤痕,好像是刚烫上去不久的,她连忙用袖子将伤口遮住,不再说话。 我的脸色沉了下来。 上完了课,我从教室出来,忽然被三个女生拦住了,领头的那个长得很漂亮,拎着古奇的包包,身上涂着香奈儿的香水儿,居高临下地看着我。 这个女生是我们班的,好像是叫孙雅。 “新来的,我警告你,离彭楠远点,他是我的。”孙雅双手抱胸,鄙夷地盯着我。 我简直无语,低声说了句:“幼稚。” 她身后一个女生上前来,喝道:“你说什么?” “你已经听到了。”我按住她的肩膀,“让开。” 她觉得肩膀沉了一下,咬着嘴唇,脸色难看地让到了一旁,我大摇大摆地离开。孙雅狠狠瞪了她一眼,她有些怕孙雅,说:“她力气好大,我,我是被她推开的。” 孙雅冷哼一声:“废物。” 我去图书馆看了会儿书,回到寝室,宋宋她们大一新生要军训,这一个月都会早出晚归。 我拿出刚买的笔记本电脑,正打算看看美剧,忽然一颗碎了一半的人头从地面升了起来,半边脸都摔没了,头上满是脑浆。 “又是你。”我拿出符咒,“昨晚的苦头没吃够是?” 女鬼只露出了上半截身体,她抬起手,朝着门外一指。 我皱眉,她是想告诉我什么吗? 我站起身,走出了寝室,隐隐地似乎听到有喝骂声。 我循着声音上楼,来到五楼第三间寝室前,听见里面传来哭声。 “哭什么哭?贱人,现在知道哭了?”一个熟悉的声音说,“你勾引彭楠老师的时候,怎么没想到有今天?” 我再次皱眉,这声音,不是今天被我按住肩膀的那个女生吗? “我没有勾引彭楠老师……”那个哭声低低地说。 这声音不是王可吗? “还敢说没有!”里面传来一阵殴打声,“我们雅姐都亲眼看到了!” 我听不下去了,上前一脚,将房门给踢开。 宿舍楼都是老楼,门都是木门,很容易就能撞开,我往里面一看,孙雅坐在床上翘着二郎腿抽烟,那两个跟班正在殴打王可,王可身上湿漉漉的,带着一股骚臭味,应该是被淋了一身的尿水。 我顿时就火了,几步走进去,目光森冷地在她们身上扫过,孙雅吐了一口烟圈,说:“滚出去,别多管闲事,否则连你一起打。” 我冷笑一声,说:“我没别的爱好,就喜欢多管闲事。”说着便走到王可面前,说:“起来,跟我走。” 王可一边哭一边说:“我,我没事,姜琳,你走,我不想连累你。” 我上前抓住她的胳膊,将她拉了起来:“我说走就走。” 孙雅挡在我们面前,怒道:“你是什么东西,我的话不好使是?” “让开。”我冷冷望着她,孙雅拿着烟头就往我脸上摁了过来:“我让你狂!” 我一把抓住她的手腕,捏得她的腕骨咔咔作响,她露出痛苦的神色:“放手!我叫你放手!” 我将她往前一推,她蹬蹬蹬后退了好几步,跌坐回床上,她那两个跟班连忙上去扶她:“雅姐,你没事?” 我目光如刀,在她脸上扫过,让她不由得打了个冷战,我说:“现在她我罩着,不要让我再看到你们欺负她,否则……” 忽然一只金色的虫子从孙雅的衣服里钻了出来,爬上了她的脸颊,她尖叫一声,吓得又跳又叫:“虫子,哪里来的虫子!滚开,滚开!” 另外两个女生还没见过这么大的虫子,都吓得不敢过去。 我拉着王可走出了503寝室,带着她回到我的寝室,然后扔给她一条毛巾和一套衣服:“去洗洗。” 王可哭哭啼啼地进了厕所,美院的宿舍环境很好,厕所里装有热水器,可以洗澡。 女鬼的半个脑袋又从地里冒了出来,我看了她一眼,说:“你如果想附她的身,我绝对不会放过你。” 女鬼又缓缓地沉入了地下。 王可换洗好了出来,向我道了谢,又满脸愁容,担心地说:“孙雅的父亲是市教委的,位高权重,你今天得罪了她,她肯定不会放过你的。” 我笑了笑,没有放在心上,让她在我们寝室那张空床上休息一下,然后我接到了彭楠的电话,让我去办公室里见他。 出门的时候,我在门内侧贴了一张“镇凶煞犯户符”,免得那个女鬼乘我不在行凶。 我来到彭楠的办公室,他有些担心地看着我,说:“刚才孙雅向学生处告状,说你伙同她们寝室的王可,殴打她。” 我笑了:“彭老师,我是什么人你还不知道吗?我怎么会殴打她呢。” 彭楠叹了口气,说:“我当然是相信你的,但是学生处的童主任……”说到这里,他顿了顿,说,“你放心,老师一定会想尽办法保你的。” 我向他道了谢,跟着他一起来到学生处主任办公室,童主任我也认识,是个长着巨大啤酒肚的秃头中年男,据说被他祸害的女生很多,当年于小玉似乎就和他有过一腿。 我一进门,童主任的阴邪目光就在我胸口扫了好几遍,我不满地皱了皱眉,却也没说什么。 孙雅和她的两个小跟班坐在一边的沙发上,怨毒地看着我。 童主任故意拉长了脸,说:“姜琳同学,你为什么要殴打孙雅同学和唐桔同学?” 唐桔?我看了一眼那个女生,就是之前打王可打得最狠的那个,她的脑袋上缠着纱布,脸上和手臂上满是抓痕和淤青。 孙雅说:“姜琳本来是想打我的,唐桔她拼了命地保护我,谁知道姜琳下手这么狠,打得这么重。” “你看看,你看看,你把唐桔同学打成什么样了?”童主任痛心疾首地说,“你才刚复学,怎么就干出这种事情来。” 我笑了,说:“童主任,你也说了,我才刚刚复学,之前我根本不认识孙雅,我为什么要打她?” 唐桔连忙说:“是王可,我们寝室的王可一直嫉妒雅姐,欺负雅姐,雅姐一直忍让她,谁知道她居然变本加厉,还叫了姜琳来一起殴打雅姐,简直就不是人。” 我摇了摇头,这些年轻女孩子,不过二十岁,说话做事却这么狠毒,这颠倒黑白的本事,真是让人叹为观止。 童主任高声质问:“姜琳,你还有什么好说的?” “我的确没有什么好说的。”我淡淡道。 童主任用手指敲了敲桌子,说:“既然你已经承认了,那就好说,按照校规,你殴打同学,你的学位证没有了,你服不服?” 彭楠立刻站起来,说:“童主任,姜琳同学才刚刚回来上学,你看这个惩罚是不是太重了?” 他不说话还好,一说话,孙雅眼中的怨毒更重了,她立刻打断他,说:“彭老师,您看看我,再看看唐桔,我们都被打成这样了,你怎么还帮她说话呢?” 说着竟然哭了起来,哭得梨花带雨,哭得万分委屈。 彭楠眉头紧皱,继续说:“我也不是替姜琳同学开脱,只是这惩罚的确稍重了一些……” “好了,不用争了。”童主任拍板道,“这件事情就这么决定了。” :..///34/34873/

上一篇   第113章 女生寝室

下一篇   第115章 宋宋被抓