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部章节_第12章 KTV里的好戏 - 开棺有喜:冥夫求放过

全部章节_第12章 KTV里的好戏

“喂,这位老师,醒醒,快醒醒。” 有人摇晃我的肩膀,我从梦中醒来,发现身边围了一圈的人,大多数都是十九中的女老师,还有两个穿*的民警。 我抬头看了看楼层,这里是七楼的澡堂,两个警察正抬着许娜的尸体从里面走出来。 鬼空间已经消失了。 我告诉警察,我是来看望老同学许娜的,谁知道却看到了她的尸体,就吓晕了过去。 警察有些不信,毕竟才刚死了一个女老师,现在又死一个,还死在相同的地方,谁都会起疑。 但是许娜身上没有任何外伤,是死于心肌梗塞,警察也没理由拘留我,便给我录了个口供,让我自己回家。 我出女教师宿舍的时候,迎面走来一个女人,穿着一身职业套装,看起来很威风。 我抽了口冷气,这个女人,不就是梦中对安丽拳打脚踢的那个女老师吗? “这里发生了什么事?”女人高声问。 宿舍管理员连忙跑过来:“武校长,您可算来了,又出事啦。” 校长? 我心中腾起一股怒气,她害死了一个无辜的女学生,不仅没有坐牢,反而当上了十九中的校长? 天理何在? 怪不得安丽怨气这么大。 这时,旁边围观的几个女老师小声嘀咕:“一连死了两个,这宿舍不是有什么脏东西吧?” “听说六楼以前那个澡堂……” 武校长脸色有些变,沉着脸呵斥:“胡说八道什么,你们都是人民教师,居然信谣传谣!要是再让我听到什么风言风语,都给我卷铺盖走人!” 我懒得看她在这里耍威风,转身就走,哪知道我不找她麻烦,她反而要来找我麻烦。 “站住!”武校长大声说,“前面那个女的,说你呢。” 我翻了个白眼,转过头来:“武校长,有什么事?” “你是谁?我怎么没见过你?”她皱着眉头问。 宿管连忙跑过来,在她耳边小声地说了几句什么,她眼底闪过一丝精光,看我的眼神也变得不屑,看来是将我当成傍大款的了。 “这里是女生宿舍,不是什么阿猫阿狗都可以进来的。”她厉声斥责那个宿管,“这里管理漏洞,以后校外的人要进来,必须经过我同意,严格登记,知道吗?” 我带着一肚子的火气出来,上了面包车,周禹浩的声音终于响了起来:“回来了?” 我大怒,冲他吼道:“你死哪里去了?你知不知道我差点就死在里面了?” 周禹浩坐在副驾驶座上,静静地让我骂完,然后淡定地说:“发泄完了?” 我转过头去,眼睛有些发红:“我有什么资格怪你?你又不是我的什么人,凭什么保护我?” 他低低地叹了口气,贴上来抱住我,我想挣开,他却抱得很紧。 “滚开。”我骂道。 “你要学会自己保护自己。”他在我耳边,低声说,“如果我在你身边,谁都别想伤害你,但我不能时时刻刻都在你身边啊。” 我心里咯噔一下:“你要走?” 他邪邪地一笑:“怎么?舍不得我走?” 我巴不得你快点走。 “滚滚滚,要走就赶快走,别来缠着我。”我仗着肚子里的火气,挥手道。 可是这话说出来,怎么有那么一点撒娇的意思? 他似乎对我的回答很满意,用手指卷着我的头发说:“我就知道你舍不得我走,不过,我也有自己的事情要办。” 他并没有细说,周禹浩虽然是个鬼,但他身上的秘密非常多,我也识趣,不会去追问。 知道得越少,才越安全。 之后的几天,周禹浩整天都缠着我,连店门都不许我开了,整日都在床上厮混。 而且,我发现和他纠缠之后,我的精气神越来越足,面色红润、皮肤白皙,五官也越来越好看,连饭都能多吃两碗。 有时候我都有些怀疑,周禹浩到底是个鬼魂,还是十全大补丸。 甚至,有时候我都开始怀疑,他是不是真的是个鬼。 周禹浩很喜欢吃我做的菜,每次我做饭的时候都会做两份,一份专门给他备的,摆上桌后,要先点三支蜡烛,三根香,他全都吸过之后才开始吃饭。 他吃饭只是闻味道,被鬼闻后的饭菜不能吃,一来没什么味道,二来很容易拉肚子。 这天吃完了饭,我在厨房洗碗,周禹浩忽然从背后抱住我,我以为他又想那个了,不满地扭了一下,说:“去去去,下午不才那个了吗?现在又来?烦不烦?” 他微微笑了笑,手不老实地在我腰上游走:“小琳,你变坏了,我可没有说要那个,是你想歪了。” 我真想把瓷碗砸到他那欠揍的脸上去,但显然我没那个胆量。 “那你想干什么?” “想不想出一口恶气?”他阴侧侧地一笑。 “什么恶气?”我不明白。 “你忘了那个姓武的女人?” 武校长? 我立刻来了兴趣,他神秘地拍了拍我的背:“换一身衣服,我们出门去看好戏。” 周禹浩说已经给我准备好了衣服,我进卧室一看,脸立刻就垮了。 这衣服能穿吗? 那是一件酒红色的连衣裙,薄薄一层,非常贴身,还低胸、露背、露大腿,我长这么大就没穿过这么性感的裙子。 “我还是穿自己的衣服好了。”我从衣柜里拿出一条黑色的长袖连衣裙。 周禹浩抱着胳膊,无所谓地说:“我们这是要去夜店,你穿成这样,人家根本不会让你进门。” 夜店还有这样的规矩? 看着床上的裙子犹豫了很久,我还是穿了起来。 我看着镜子,有点不敢相信这居然是我自己。 我最近越来越漂亮了,可是我没想到居然会变得这么漂亮,身材也越来越完美。 这条裙子其实并不算特别露,也就欧美影星走红地毯的水平,可是穿在我的身上,前凸后翘,将身材展露无余。 我转过头去看周禹浩,他的眼中满是惊艳,不知为何,我竟有些暗自窃喜。 女人嘛,哪个不虚荣? 谁不想一个媚眼抛出去,就放倒一片男人? “我后悔了。”周禹浩摸了摸下巴,“你这个样子这么撩人,我该把你关起来才对。” 我咧了咧嘴:“再不出门,天都要亮了。” 我在周禹浩的指点下来到了城东,皇冠ktv,是整个城东区最大、最豪华的ktv,据说这里只接待vip客人。 我没想到周禹浩居然会现出形来,亲自带着我走进这座装潢考究的建筑。 服务员满脸堆笑地迎上来,接过他手中的金卡时,根本没有发觉,站在他们面前的,是一个鬼魂。 我跟着周禹浩沿着实木旋转楼梯往上,来到三楼,楼道里铺着猩红色的地毯,每一间包房的门上都挂着金色的门牌。 周禹浩带我来到第四号包房,我坐在红色的沙发上,等得有些焦急:“你不是说带我来看戏吗?戏呢?” “别着急。”他靠过来,“乘他们还没来,我们可以先做点爱做的事情。” “滚!”我一把将他推开。 他笑了笑,然后眼中露出一抹精光:“他们来了。” 我连忙来到门边,从门缝里往外看,发现武校长被几个珠光宝气的女人簇拥着走进了三号包厢。 “过来。”周禹浩说。 我回头,看见他手中拿着一个ipad,上面是三号包房里的画面。 “你在三号包房里安装了监控器?”我问,“听说这里面的安保措施做得很好,你是怎么装上去的?” 他神秘地笑了笑:“这里的安保措施做得好?你是没见过真正做得好的。别废话了,看戏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