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25章 我不是无名小卒 - 开棺有喜:冥夫求放过

第125章 我不是无名小卒

他吓得大叫一声,转身就跑,却被女尸一把抓了回来,抱住脑袋,用力一扭,将他的脑袋给生生扭了一圈。请大家搜索(品%看最全!的小说 “啊!”泳池里的男人女人们都惊恐地往外跑,乱成一团。 此时的船长室里,大副急匆匆走进来,脸色惊恐地说:“船长,不好了,鬼,好多鬼,整艘船都乱了套了!” 肖秋林脸色死白,无力地瘫坐在椅子上,嘴里念叨:“完了完了,全完了。” 大副急切地说:“船长,咱们快走,不然我们也会被鬼杀死了。” 船长这才回过神来:“对,对,赶快准备救生艇,我们赶快走。” 很快大副就准备好了救生筏,船长急匆匆跑来,带着几个重要的船员,准备丢下一船人逃命。 忽然一只手伸过来,抓住了船长的衣领,一拳打在他的脸上,打得他满脸是血。他捂着脸尖叫:“我的鼻子,我的鼻子断了,哪个混蛋敢打我!” 周禹浩将他给拎了起来,凑到他面前,厉声道:“身为船长,应该跟自己的船共存亡,你居然敢丢下船逃跑!” “都是你!本来每次只要给这艘船献上几个人,就能相安无事,你却把所有鬼魂都给放出来了,都是你们害了这些乘客。”肖秋林大吼。 周禹浩又往他脸上打了一拳:“为了钱,你们给厉鬼献上祭品,简直恶贯满盈。” 说完,他拎着肖秋林的衣领,将他给扔进了海中。 那边的大副等人惊慌地拿出枪械,对着他一阵猛烈地开火,子弹穿过他的身体,却对他没有任何伤害,他大步来到大副面前,掐住他的脖子,将他给提了起来。 大副大叫:“不要杀我,求求你,我都是被肖秋林逼迫的!” “我给你一个机会。”周禹浩冷着脸说,“立刻带着你的人,疏散乘客,如果让我发现你比任何一个乘客早走一步,不管你逃到哪里,我都会找到你,将你碎尸万段。” 说完,周禹浩的脸变了,变成一张恐怖的鬼脸,大副差点吓尿:“鬼,你是鬼!” 周禹浩将他扔在地上,厉声道:“快滚!” “是,是,我立刻就去,立刻就去。”大副急忙带着人去疏散群众。 处理好了这些人,我跟着周禹浩乘坐电梯来到第九层,在电梯里还处理了一只船员鬼。 我们又回到那棵枫树之下,外国青年依然在那里仰望天空。 周禹浩眼中满是愤怒,大步走过去,掐住了青年的脖子,将他狠狠地抵在树干上。 “混账东西!”周禹浩厉声说,“你才是真正的背后黑手!” 我呆了一下:“禹浩,到底是怎么回事!” “那些文件全都是他父亲造的假!”周禹浩说,“他才是这桩罪恶教义的真正幕后大老板,一直在幕后操控着一切。他的秘密被他父亲知道了,父子俩大吵了一架,他逃到了船上,准备逃往印度。他的父亲为了家族名誉,派出了杀手,将他杀死在威尔号上。” 外国青年哈哈大笑起来:“我本来以为你是个聪明人,你想到也不过如此,既然知道我的身份,你不赶紧逃跑,还来找我的麻烦,真是找死。” 说完,他猛然出手,穿透了周禹浩的胸膛。周禹浩脸色大变,后退了两步,身体变得透明起来。 我倒抽了一口冷气,立刻冲上去,还好现在子时还没有过,我咬破舌尖,一口血喷在周禹浩的身上,周禹浩的身体泛起一层淡淡的金光,又恢复了原状。 他将我护在身后,脸色很难看:“他是摄青鬼!” 摄青鬼! 这还是我第一次遇到摄青鬼,它们的力量不是厉鬼能够比的,一百个厉鬼,估计都比不上一个摄青鬼。 周禹浩说:“我拖住他,你赶快走。” 我急了:“我绝对不会抛下你一个人跑的。” “真是感人啊。“外国青年缓缓来到我的面前,行了一个十分绅士的贵族礼:“你好,在下安德烈,女士,很荣幸见到您,能否告知您的芳名?” “不能。”我直截了当地说。 安德烈哈哈大笑:“有意思,我在这里很多年了,第一次见到这么有意思的女人。你的血居然能让我的实力增加,难道你是伟大的撒旦赐给我的礼物吗?” 我在心中默默吐槽,连撒旦都出来了,是不是还会出现天使和上帝? 我一本正经地说:“抱歉,我们信仰不同,没有共同语言,你还是死了这条心。” 安德烈依然带着绅士的笑容,亲切地说:“那我就杀了你的男人。” 话音未落,周禹浩就出手了,黑色的光鞭飞出,打向安德烈,安德烈抬手便将鞭子接住,冷笑一声:“雕虫小技。” 他的手在鞭子上缠了两圈,然后用力一拉,周禹浩随着鞭子一起飞了过去,他一脚踩在周禹浩的背上,微笑着看我:“这是你们的唯一机会,如果你留下来陪我,我就放他走,还会放生这艘船上的所有人,怎么样?” 不知为何,这个时候我竟然冷静下来,说:“你以为你稳操胜券了?” 安德烈坐在长椅上,说:“你有什么本事,尽管使出来。” 我看了一眼地上的周禹浩,他眼中是从未有过的屈辱。 我的心很疼,比我自己被他踩着还要疼。 我抽出一张符咒,是请钟进士符咒。 钟进士,就说传说中的钟馗,执掌鬼箓,钟馗降临,诸鬼远避。 我念诵土地咒和请神咒各三遍,忽然一道光灌进我的体内,我身体里的力量开始急速提升,直接突破了三品,还在不停地飙升,与此同时,我的双眼也变得血红。 请神符,会消耗大量的精气,用一次,至少要大半个月才能缓过来。 安德烈目光微沉,我拿起桃木剑,剑身泛起红光,足尖一点,朝着他刺去。 我并不会剑术,但此时却宛如绝顶高手,每一招都如行云流水,剑过之处,留下一道道红色流光。 安德烈脸色有些变,他没想到我居然能跟他打成平手,但请神的时间只有区区的半分钟,我渐渐支持不住,力量不济,被他一掌打在胸口,一口鲜血涌上喉头,我拼命忍住没有吐出来。 绝对不能让他再沾染我的血,变得更强。 时间过了,我身体一软,倒在地上,他摸了摸被我一剑刺伤的右臂,缓缓地走过来,居高临下地看着我:“倒是有几分本事。我在这里几十年,曾经有很多人想杀我,在欧洲的时候有牧师,到了华夏,也曾有道士,但是他们都比不上你。我对你是越来越有兴趣了。” 我忍不住笑了:“可惜你没有机会了。” 他面色一窒,忽然低头看向自己的胸口,胸口上赫然出现了一个巨大的洞,洞的周围有暗火涌动,被那暗火烧灼,他的灵魂开始化为飞灰。 安德烈回过头,看见周禹浩手中拿着一把金钱剑,刺进枫树下,抬起头愤恨地瞪着他。 “你怎么会知道……”安德烈的灵体一寸寸消融,黑色的飞灰从他身体里飘出来,在空中飞扬。 我连忙放出金甲将军,扑到他的脑袋上,吸收着最后一点怨气。 哪怕只剩那么一点,摄青鬼的怨气也极为强大,金甲将军吸了之后,身形居然足足大了一圈。 “真没想到。”安德烈只剩下一颗头颅漂浮在空中,露出几分自嘲的笑,“梵蒂冈的牧师都没能杀得了我,却死在你们这两个无名小卒的手中。” 周禹浩拔出金钱剑,目光冰冷地看着他:“我不是无名小卒。” 那颗头颅,最终也化成了灰烬。 :..///34/34873/

上一篇   第124章 你是魔鬼

下一篇   第126章 银行抢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