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29章 拜个干爹 - 开棺有喜:冥夫求放过

第129章 拜个干爹

他并没有细说那次奇遇,我也就没有细问,只是道:“这么说来,你算是那些玄幻书上所说的鬼修?” “鬼修?”周禹浩笑道,“我不看小说,不过这个词倒是贴切。..只不过要走上这条路,必须有大机缘,大气运。” 我白了他一眼:“你就是有大机缘大气运的人?” 他意味深长地笑了笑,一把抱住我:“我这一生,遇到了很多灾厄苦难,但最终总会化险为夷,还有贵人相助,比如我师父,比如你。” 我有点得意,用手肘顶了他一下:“贫嘴!” 他哈哈大笑,将我横抱而起:“你是拿到阴太岁的大功臣,我也得好好地犒劳犒劳你。” 这算哪门子的犒劳! 可是当我真正受用的时候,才发现原来真的是犒劳,在我们颠鸾倒凤的时候,我能感觉到一股力量从他的身体里朝我涌来,那力量与我的体内的灵气融为一体,让原本如涓涓细流的灵气,居然粗了整整一圈。 而且这一次,还是我感觉最爽的一次,我从未发现原来和他做这么痛快,让我深陷其中,无法自拔。 做完之后,我第一次觉得有些意犹未尽,周禹浩拍了拍我的脸,说:“先休息一下,等明天再满足你。” 我满脸通红:“明明是你自己想那个啥?” 他意味深长地瞥着我,我的老脸更红了。他捏了捏我的脸蛋,说:“好了,不逗你了,赶快起床,你今天不是有课吗?” 我这才想起,假期已经过了,看了看钟,快到八点半,我急忙下床穿衣服:“你怎么不早说,我都快迟到了。” 我急匆匆地拿起包,跑出了门,开着破面包车横冲直撞地就进了学校,还好,赶在最后一分钟的时候进了教室。 这节课是美术史,内容很枯燥,老师年纪又大,说话都有些不清晰,因此认真听讲的没几个,全都交头接耳,开起了小差。 宋宋推了我一把,笑眯眯地说:“是不是刚会了情郎回来?” 我愣了一下:“什么情郎,别胡说。” 宋宋嘿嘿笑了两声:“还不承认,你看你这满脸含春的样子,绝对是刚刚经过了雨水滋润,还敢说不是去会情郎?” 我用看怪物的眼光看了她一眼,这丫头虽然平时大大咧咧的,观察力还不是一般的强。 “什么时候把情郎带来给我们见见?”她用手肘撞了撞我,“我们也好给你把把关,王可,碧君,你们说对不对?” 王可连忙笑着点头,林碧君虽然冷冷地,但眼中也满是好奇。 我没理他们,一群八婆。 “对了。”宋宋像是想起了什么,拉了拉我的袖子,“小琳,你听说了没有,隔壁二班的那个韩露露,最近很奇怪。” 王可有些好奇地问:“怎么奇怪了?” “这次国庆长假,她不是回家了一趟吗?”宋宋说,“听说她在家里撞了鬼了。逢人便问,能不能看到跟在她身后的那个人。可她身后根本没人,她寝室里的室友都被她吓坏了,要么去别的寝室住,要么回家住,说什么都不肯回寝室去。” 她忽然顿了顿,激动地指了指门口:“说曹操曹操到,你看,韩露露来了。” 美术史是大课,油画系的两个班合在一起上课,我抬头一看,一个身材消瘦的女孩子走了进来,她长得很漂亮,容貌是校花级别的,但此时面容憔悴,头发乱糟糟的,顶着两个巨大的黑眼圈,似乎很长时间没有睡好觉了。 我的眼睛忽然睁大,她的身后,居然真的跟着一个人。 确切地说,是跟着一个鬼。 一个烧死的人,全身黑漆漆的,都被烧成了焦炭了,但那一双眼睛,却非常白,在一片漆黑之中,特别的显眼。 他那双眼睛直勾勾地盯着韩露露,充满了恨意,似乎恨不得将她剥皮抽筋。 最恐怖的是,那个鬼手中居然拿着一把斧头,一把生了锈,却沾满了血腥的斧头,斧头上还有血在往下流淌,滴落在地。 当然,普通人是肯定看不到的。 宋宋说:“姜琳,你说他身后是不是真的跟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?” 我平静地说:“这种事情,信则有不信则无。” 宋宋说:“要是放以前,我绝对不信,可是遇到了上次那件事,就由不得我不信了。” 韩露露坐在第一排最偏僻的角落,低着头不说话,那个烧焦的鬼一直站在她身后,一动不动,下了课,又跟着她走了。 我有些担心,跟着到了她的寝室,敲了门,半天才打开一条小缝,韩露露露出半边脸,阴森森地看着我:“有什么事?” 我笑着说:“我是一班的,这是你今天上课的时候落下的。”我将一只小颜料盘递过去。 她接过颜料盘,阴森森地说:“谢谢。”说完就要关门,我连忙拦住:“韩露露,我有点口渴,能给我喝点水吗?” 韩露露盯着我看了半天,打开门:“进来。” 一进门,我就闻到了一股浓烈的腐臭味,环视四周,发现韩露露的床铺、衣柜、书桌等等东西,全都长出了一层黑漆漆的油渍。 我拿起一只杯子,摸了一把,粘腻得很,像放在没有抽油烟机的厨房之中,很久不用所沾上的那种东西,怎么洗都洗不干净。 韩露露就用这种杯子给我倒了一杯水,我闻了闻,水里也有一股腐臭味。 忽然,她直勾勾地盯着我,说:“你能看到我后面站的这个人吗?” 我往她肩膀后看了一眼,犹豫了一下,说:“能看见。” 韩露露忽然露出极度恐怖的表情,后退了两步,那个提着斧头的烧死鬼转过了头,用那双眼白多,眼仁少的眼睛看向了我,目光中充满了残忍。 他忽然朝我走来,举起了手中的斧头,朝我砍了下来。 我身体一闪,迅速躲过,那斧头砍在我刚刚坐的凳子上,将凳子砍了个粉碎。 我脸色一变,抽出一张镇邪祟符,口中念诵咒语,将符咒扔出去,符咒落在烧死鬼的斧头上,斧头轰地一声熊熊燃烧起来。 烧死鬼似乎非常怕火,慌忙丢掉斧头,充满怨恨地瞪着我,嚎叫着朝我扑了过来。 我冷笑一声,手中多了一张制火符:“尘归尘,土归土,你这个从地狱里爬出来的恶鬼,给我回到地狱里去!” 说罢,制火符化作一团火球,飞到烧死鬼的身上,烧死鬼顿时化作一团巨大的火焰,变为一片片黑色的飞灰,飘散在空中。 韩露露好半天才回过神来,忽然激动地拉着我:“姜琳学姐,救救我,求求你,救救我们全家。” 说这,她扑通一声跪倒在我面前,哭着说:“再这样下去,我们全家都会被鬼杀死的。” 我将她拉起来:“你仔细说说,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 韩露露说,她上学期太倒霉了,做什么都不顺,连期末考试都挂了一科。她很郁闷,回家之后告诉了父母,父母也很担心,去村子里的神婆那里算了算,说她八字太轻,被孤魂野鬼给缠住了,必须要做场法事,还要拜个干爹,压一压才行。 我们这边农村有个风俗,如果哪个孩子八字太轻,就要拜一个屠夫当干爹,用屠夫的血腥气和杀气来压住八字,驱赶孤魂野鬼。 韩父韩母打听了一圈,本村的屠夫年纪已经很大了,早就不收干儿干女,他们便听说隔壁村有个壮年屠夫,是刚从广东打工回来,在那边也是做肉联厂的工作,回来之后也继续为村民杀猪宰羊,还没收过干儿干女,正合适。 :..///34/34873/

上一篇   第128章 阴太岁

下一篇   第130章 大祸临头