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部章节_第13章 放开她 - 开棺有喜:冥夫求放过

全部章节_第13章 放开她

那几个珠光宝气的女人,全都是学生家长,她们请武校长来消费,是为了今年十九中保送重点大学的名额。 学生家长们叫了好几个英俊的少爷来陪酒,推杯换盏之间,她们将一张张金卡悄悄放进武校长的口袋之中。 视频中,武校长和少爷们玩得非常嗨,我满肚子的怒火,她当年为了一个男人,打死了女学生,我还以为她多爱那个男人呢,没想到那只不过是纯粹的嫉妒而已。 接下来的画面就有些不堪了,周禹浩笑道:“明天一早,这段视频就会送到她老公的办公室。” “送给她老公怎么够?”我不满地说,“应该发到网上去。” 周禹浩哈哈大笑:“好,就听小琳的。” 光看戏太无聊,周禹浩又叫了几瓶贵得吓人的酒,我喝了两杯就有些微醉了,出门去上厕所。 “贱人,叫你脱就脱,废什么话!”某间包房里传来一声怒喝。 “不行,我,我只是公主,不是小姐……” 我步子一顿,这声音怎么这么耳熟。 “嘿嘿,什么公主,脱了衣服不一样吗?” 接着便传来衣服撕碎的声音和女孩子的尖叫声,我抽了口冷气,这声音绝对没有错。 我猛地推开那间包房的门,冲了进去。 包厢里亮着爱昧的暗红色灯光,两个年轻男人正在拉扯一个年轻女人,那边的意大利真皮沙发上又坐了几个男人,几个公主正在陪着喝酒。 我仔细看那年轻女人,果然是她。 “钟瑶瑶,你在这里干什么?”我大声道。 年轻女人脸腾地一下红了,接着眼圈也跟着红了:“姜琳姐。” 钟瑶瑶是我小姨的女儿,小姨夫妇多年前就出车祸过世了,她是在二姨家长大的,一年前考上了南京的大学。 “你什么时候回来的?”我皱眉问道,“你们学校还没有放假吧?” 钟瑶瑶愣了一下,才反应过来,叫道:“姜琳姐,快,快走。” 那两个年轻男人的眼睛立刻就定在我身上了:“妈妈桑不厚道啊,有这么个极品,居然不带出来我们见见。” 我心中有些害怕,但仗着有周禹浩在,咬牙镇定下来,说:“你们误会了,我不是这里的公主,是客人。这个女孩是我妹妹,她年纪轻不懂事,有什么得罪的地方,还请见谅,现在我要带她回家。” “客人?”两个年轻男人喝了酒,都有些醉,也许是平时嚣张惯了,阴笑了两声,说,“什么客人,也是干这行的吧?嫩模?外围?” 说着几人哄笑起来。 我气得手有些发抖,对钟瑶瑶道:“瑶瑶,我们走。” “站住。”一个男人过来封住门,邪笑道,“来了就别想走了。” “要走也可以。”另一个提了一大瓶人头马过来,“把这瓶喝完,人你带走。” 我脸上的表情有些僵,手伸进兜里想要偷偷给周禹浩打电话,封门的那个男人眼疾手快,冲过来抓住我的胳膊:“怎么,想叫人?我告诉你,今天哥儿几个在这里,谁来都不顶用。” 我咬着牙,狐假虎威说:“你知道我男朋友是谁吗?” 几人哈哈大笑:“管他是谁,在山城市这个地界,谁还能比我们明哥更大。” 我顺着他指的方向看过去,沙发上坐着一个年轻男人,寸头,长得还可以,就是一副被酒色掏空了身体的样子,怀里搂着两个身材惹火的女人。 这人估计就是明哥了。 明哥旁边还坐了一个男人,身材很高大,腿很长,就是太暗了看不清长相。 但是,我在他身上闻到了一股味道。 一种很怪异的腐臭味。 明哥上下打量我,笑道:“过来陪我喝一杯。” “明哥看上你是你的福气,还不快过去,难道还要过来请啊?”一个年轻男人起哄道。 我却看着那个身上有腐臭味的男人发呆,这味道好熟悉啊,似乎很久以前在哪里闻到过? 明哥看了一眼身边的男人,笑道:“怎么,原来你对我们泉哥有兴趣?怎么样?泉哥,喜不喜欢?喜欢的话我双手奉上。” “我没兴趣。”那个被称为泉哥的男人说。 “听到了吗?泉哥没兴趣。”明哥指了指另外一个男人,说,“赶快过来伺候我,不然你就去伺候他们。” 我突然想起小时候所经历过的一件事,深吸了口气,说:“泉哥,你中蛊了?” 那个泉哥猛然站了起来,几步就冲到我的面前,抓住我的胳膊,沉声说:“你是什么人?” 我吓了一跳,他的速度这么快,肯定是练过的。 这个男人长得很硬朗,身上的肌肉很硬,力气也很大,我觉得自己的手都快被他给捏断了。 “快说。”他冷声说,“你到底知道些什么?” 我吞了口唾沫,说:“你身上有股味道,闻起来像蛊。” 男人眯了眯眼睛,明哥喝道:“胡说八道,什么味道,我怎么没闻出来?” 泉哥沉默了片刻:“你会解?” 我不知道该怎么回答,说不会?他们肯定不会让我们走,说会? 我是真不会啊。 只能寄希望于周禹浩了。 “我不会,但是我男朋友会。”我说,“我带你去见他,怎么样?” 明哥怒道:“他是什么东西,敢让我们泉哥去见他?他在几号包房?我叫人去把他带过来。” “等等。”泉哥抬手制止他,“我去见他。” 我松了口气,就算周禹浩真的不会解蛊,以他的本事,至少也能让我们安全离开。 我将钟瑶瑶拉在身边,带着他们来到三号包房,一打开门,我就呆住了。 屋子里没人。 周禹浩你搞什么鬼! 关键时刻你居然给我跑了! 别的不说,你账结了吗? 手机铃声响了起来,我一看,是一个未知号码发来的。 周禹浩在短信里说,这个泉哥叫高云泉,认识他,他不能和他见面。 他说,高云泉中的是鬼面蛊,是很普通的蛊毒,不难对付,让我自己解决。 我当时就想砸了手机,周禹浩你真是太坑了,我迟早要被你坑死。 高云泉还没有说话,明哥先怒了:“你敢耍我们!今天太阳真是打西边出来了啊,居然有人敢这么打我陈东明的脸。” “明哥,你别生气。”他那几个跟班狗腿嬉笑道,“我们今天就让这小娘们知道知道您明哥的厉害。” 我见形势不对,一咬牙,道:“泉哥,你的蛊毒,我能解。” 他冷脸看着我,明哥笑道:“怎么,还想继续耍我们?” “你中的是鬼面蛊。”我硬着头皮说,“在你的肚子上,是不是有一张鬼脸?” 陈东明还想说什么,高云泉开口道:“东明,你先回去。” 陈东明愣了一下:“泉哥,你真的信她?” “我的事情,我自己会处理。”高云泉说。 陈东明没办法,不甘心地看了我一眼,带着人走了。 我问过钟瑶瑶,原来是熊睿打电话骗她,说二姨病重,让她回来,她急急忙忙回来了,才发现根本没这么回事儿,二姨一家都逼着她帮熊睿还赌债,她被逼得没有办法,今晚才来皇冠上班的。 我气得发抖,真后悔当时在李哥那儿,没让他砍掉熊睿的手。 我拿了一万块给钟瑶瑶,让她连夜回南京,不管出了什么事,都不要回来,这边有我。 钟瑶瑶本来不愿意要我的钱,但下学期的学费和生活费都没有着落,只得拿着钱哭哭啼啼地走了。 我坐在高云泉的法拉利ff上,这段时间我坐过的豪车估计比别人一辈子坐得都多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