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35章 活人血祭 - 开棺有喜:冥夫求放过

第135章 活人血祭

当初在威尔号上,摄青鬼安德烈的本命结晶,就是那颗绿宝石。.. 怨气团并不是所有高级厉鬼都能形成的,也有机缘巧合在里面,只有怨气冲天,体内形成怨气团的厉鬼,才能够晋级成为摄青鬼。 而这种怨气团无论是对鬼魂,还是修道之人,都是一件大补之物,一旦发现,必然会招来围捕,这也是摄青鬼少之又少的原因之一。 我沉默了片刻,问道:“隐杀来了多少人?都什么等级?” “主要人物有两个,一个三品,一个二品,还有一群喽啰。”东方雷说。 我满头黑线:“东方先生,你一个人去阻止他们不是找死吗?” 东方雷笑道:“我已经叫了支援了。” 话音未落,就听见头顶有个声音说:“东方雷,你这么点本事,居然就敢独自一人跟踪隐杀的人,看来你是活得不耐烦了,想早点死。” 我抬头一看,一个穿着灰色夹克的男人身轻如燕,从天而降。 那个男人和东方雷差不多岁数,留着一头乱发,长得有点像韩国人,还算清秀,就是那张嘴太毒了。 “乔轩,好久不见。”东方雷似乎早就习惯了他的毒舌,笑着说,“你小子不也独自一人进雪山里去猎杀什么雪鬼吗?咱俩彼此彼此,都是嫌命长的。” “切。”乔轩往他嘴里塞了一颗药丸,“毒药,毒死你。” 东方雷吃了药,面色稍微好些了,起身舒展了一下身体:“你的疗伤药是雅文炼制的?效果这么好,那丫头的实力又进步了。” 乔轩看了我一眼:“别废话,先告诉我,这个女人是谁?” 东方雷说:“她就是我提过的那个画符天才,姜琳。”说完,又给我介绍,“这是乔轩,第四组的副组长,我铁哥们。” 我朝他点了点头:“你好。” 他冷哼一声,说:“二品?实力还算够看,信得过吗?” 东方雷道:“我调查过,没问题。” 我不满地皱了皱眉,却也没有多说什么,x档案调查处的人调查我的来历,也可以理解,不然谁知道你是不是隐杀的间谍。 “那就赶快动身,要是真让他们成功,后果不堪设想。”乔轩说。 我低声问东方雷:“不就是一个怨气团吗?有这么夸张吗?” 东方雷说:“城西疯人院里的鬼怪,已经达到了高级厉鬼的级别,但是他体内到底有没有生成怨气团,谁都不知道。” 我更不明白了:“那他们还费这个事儿干什么?” 东方雷脸色一凛,说:“他们是想用秘法,将那个鬼怪体内催生出怨气团。” 我倒抽了一口冷气:“他们疯了吗?催生怨气团,他们不知道产生怨气团之后的厉鬼实力会上一个档次吗?他们真的有那个信心杀死产生怨气团的厉鬼?” “这正是我最担心的。”东方雷说,“到时候他们赔命事小,让整个山城市都笼罩在危险之中,事情才真是闹大了。” 我脸色沉了下来,眉头紧皱,今天可能有一场硬仗要打。 “都别废话了。”乔轩说,“跟紧点。” 我们悄悄潜到山顶,城西疯人院的虽然被大火烧毁,但房子的结构还在,远远看过去,像一座恐怖的黑色城堡。 我们藏在五十米外的一棵参天大树上,借着茂密的树叶遮掩身形。 城西疯人院前停着几辆车,医院里的空地上,一群人正在忙碌地绘画符阵,空气中充满了一股浓烈的血腥味。 他们用来画符的,是血,而且绝对是活人的血。 真是畜生! 符阵之外,有个穿着长风衣和皮靴的女人正在监工,那个女人长得很冷艳,二品的修为。 而东方雷所说的那个三品的人,一直都没有出现。 那个符阵一直画了好几个小时,终于画完,那个美艳女人举起手,三个人手捧着三只木盒子,来到符阵前,拿出盒子里的东西,分别摆在符阵的三个方位。 那居然是三颗人头。 而且这三颗人头看起来像是一家三口,一男一女,还有个十来岁的孩子,他们的头刚砍下来不久,眼睛和嘴巴都用沾满了污血的黑色粗线缝了起来,看起来有点像印第安人所制作的那种恐怖人头装饰。 我胃里一阵翻涌,差点吐出来,乔轩狠狠地瞪了我一眼,那眼神像在说,你敢坏我的事,我绝对不会饶了你。 我只能拼命将酸水给咽下去。 在树上潜伏了将近十个小时,夜色悄无声息地降临,今晚居然是满月,当月亮上升到天空的最高处的时候,隐杀的那些小喽啰们围着符阵,开始念诵咒语。 那咒语听起来不像是汉语,应该是属于西南地区某个少数民族的古老语言,调子阴森,眼前的景象,就好像某个远古部落在举行古老的祭祀一般。 忽然,月亮中有一道白光落下来,正好降落在阵法的中央,那三颗人头头顶上冲出一缕黑气,全都聚集在阵法正中。黑气瞬间便变得犹如篮球一般大小,然后沿着地面开始朝着四周蔓延。 乔轩眼神一变,道:“时机到了,东方,你挡住那个穿风衣的女人,姜琳,你对付那些小喽啰,我去破坏阵法。” 我们点了点头,从树上跳下来,以极快的速度朝着城西疯人院而去。 乔轩在空中一个前空翻,然后从后腰处拔出两把沙漠之鹰,朝着阵法中央的那团黑气一连开了四枪。 那两把枪很不简单,子弹也不是一般的子弹,上面都雕刻着繁复的符箓。 砰砰砰砰四声响,子弹没入阵法之中,瞬间打进了那团黑雾,在黑雾中绽开四朵金色的小花。 黑雾顿时变得散乱起来,一缕缕黑气从里面抽离,消散在半空中。 冷艳女人脸色一变,高声道:“保护玄煞聚灵阵!” 我冲进医院之中,十来个小喽啰全都朝我冲了过来,我立刻放出金甲将军,金甲将军在空中幻化出千百只,如同潮水一般涌上去,将那些小喽啰淹没。 小喽啰们惨叫着在地上打滚儿,身体迅速地瘪了下去。 金甲将军晋级之后,不仅能够吸收鬼体之中的怨气,还能吸食人体内的灵气。 这些小喽啰虽然实力不强,但都算是修道之人,体内有灵气存在,吸了他们的灵气,就仿佛吸走了他们的精魄,必死无疑。 冷艳女人一惊:“这是什么鬼虫,这么厉害!” 她正要上前,东方雷忽然挡在了她的面前,笑嘻嘻地说:“抱歉,美女,你的对手是我。” 冷艳女人咬牙道:“又是你,今天白天的时候,给你的教训还不够吗?” 东方雷冷笑道:“我来讨回白天的债。”说罢,手中突然多了一把三尺长的剑,朝着冷艳女人刺了过去。 金甲将军很快就收割了五六个小喽啰的性命,我来到那阵法面前,阵法正中的黑雾之内,忽然传来一个苍老的声音:“居然是金甲将军,生于地狱第十三层的强大鬼虫,这一趟来山城市真是来对了。” 居然敢觊觎我的宝贝金甲将军?我拔出三尺桃木剑,目光冰冷地盯着那团黑雾。 此时,乔轩已经到了,他站在三米外的围墙上,高声道:“彭老鬼,我等你很久了,赶快出现,别遮遮掩掩了。” 那黑雾之中响起笑声:“乔轩小子,又见面了。” 一道盘腿而坐的身影出现在阵法的正中,那是一个穿着暗红色唐装的老人,鹤发童颜,看起来颇有几分仙风道骨,但他双眼血红,眉目之中凶气大盛,身上弥漫着一股浓烈的阴气,一看就知道心术不正。 等等。 我抽了口冷气,惊道:“你,你是鬼?” :..///34/34873/