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部章节_第14章 鬼面蛊 - 开棺有喜:冥夫求放过

全部章节_第14章 鬼面蛊

但是我心里很忐忑,要是让高云泉知道我什么都不懂,估计能活撕了我。 我又闻到了他身上的腐臭味,这味道若有若无,换了以前,我一定闻不出来,现在却闻得非常清楚。 不会又是和周禹浩那个得来的好处吧? 说起这腐臭味,我想起小时候所遇到过的一件事。 那年我才十来岁,奶奶带我去云南,好像是去一个远房亲戚家,那家亲戚住在山里,我们走了很远的山路,一对年轻夫妇等在吊脚楼的门口,一见到我奶奶,就迎上来哭:“大姑婆,您总算是来了。” 奶奶点了点头:“孩子还好吗?” “很不好,恐怕是撑不过今晚了。”那个男人说。 奶奶说:“带我去看看。” 夫妻俩带着我们进了屋,奶奶说我应该叫他们三哥三嫂,三哥打开里屋的布帘子,我立刻就闻到了一股浓烈的腐臭味,像是鲜肉腐烂了的味道。 三嫂哭着掀开被子,床上躺着一个十来岁的男孩,他非常瘦,瘦得只剩下一把骨头了,只有肚子很大,大得可以放进去三个篮球。 腐臭味就是从他身上发出来的。 奶奶过去看了看,说:“孩子得罪了什么人?” 三嫂哭着说:“一个星期前,小单跟我去赶集,都怪我没看好他,我正买肉呢,转头一看孩子不见了,我找了很久,还好找着了,他在街角吃糖葫芦呢。我问他糖葫芦哪里来的,他说是从一个卖鸡蛋的老太婆那里偷的。我没找到那老太婆,也就没当回事。哪里知道他回来后食量变得特别大,每天都要吃很多东西,越吃越瘦,只有这肚子越来越大,县城里的医生都看不出到底得了什么病,眼见着是活不了了,大姑婆,如果小单没了,我也不活了。” 奶奶冷着脸说:“谁叫你们不教育好孩子,让他偷东西?他闯了大祸了,那个老太婆是个草鬼婆!” 听到草鬼婆三个字,三哥三嫂吓得身子发软,差点晕过去,奶奶叫人拿了一个煮熟的鸭蛋来,往里面插一根银针,让那叫小单的孩子含在嘴里,一个小时后取出,掰开一看,蛋白蛋黄全都变成了黑色。 三哥三嫂噗通一声跪下,对我奶奶磕头:“大姑婆,求求您,我们就这一个孩子,求您救他一命啊。” 奶奶沉这脸说:“要救他也可以,但是你们必须发下毒誓,今后好好教育孩子,绝对不能再让他作奸犯科,不然神仙都救不了你们。” 两人立刻指天发誓,如果教不好孩子,就让他们肠穿肚烂而死。 奶奶满意了,让他们去找一只大公鸡来,要那种特别精神,阳气特别足的。不一会儿三哥就捉了一只来,那公鸡力气特别大,要两个壮年汉子才抓得住,鸡冠子红得像血一样。 奶奶先给小单喂了一大碗黑糊糊的药,然后将那只大公鸡按在小单的大肚子上,大公鸡拼命挣扎,不停地打鸣,一直叫了一晚上,每叫一声,小单的肚子就小一点,公鸡的肚子就大一点,到天亮的时候,小单的肚子已经恢复了正常,而公鸡的肚子却大得吓人。 奶奶说:“拿出去烧了吧。” 三哥拎着已经死了的公鸡,出去找了一个桶,淋上汽油,火焰熊地一声燃起,我听到那桶里传出婴儿的叫声,一声比一声凄惨,特别的瘆人。 “把灰拿出去埋了,记得埋远一些。”奶奶说,“这种黑婴蛊,就是死了,也会带来厄运,你们在门外这棵大槐树上系上红绸子,三年之后才许取下来。” 三哥三嫂对奶奶千恩万谢,还给了她一只盒子作为谢礼,至于盒子里到底是什么,只有奶奶知道。 后来我才知道,原来草鬼婆,就是对下蛊的苗女的称呼。 高云泉身上的腐臭味,和我当时在小单身上闻到的味道很像,因此我才会想到是中蛊。 奶奶留下的书里,有一本就是讲蛊毒的,希望书里有鬼面蛊的解蛊方法吧。 法拉利ff停在我的店门前,高云泉微微眯了眯眼睛:“你开花圈店?” 我点了点头,打开门让他进去,给他倒了杯茶,让他在店里先坐坐,我去做准备。 我到里屋找出奶奶的书,里面果然有鬼面蛊的记载,我仔细看了半晌,越看越觉得头大,虽然解蛊的办法不难,但也太考验心理素质了。 没办法,那尊大神还在外面等着呢。 我出来对高云泉说:“先躺下吧,我看看你肚子上的蛊。” 高云泉躺在我的床上,挽起酒红色的衬衣,他结实的腹肌上面,赫然有一张人脸。 那人脸竟然是由一些恐怖的伤口组成的,看起来就像是有人拿刀在他肚子上刻了一张脸,伤口很深,但没有流血。 书上说,鬼面蛊非常疼,他居然这么镇定,真是厉害。 我伸手轻轻在鬼脸上按了一下,那些伤口居然蠕动起来,他低哼一声,露出了痛苦的神色。 忽然,鬼脸的眼睛猛地睁开了。 组成眼睛的那两道伤口张开,变成了两个洞,看起来就像睁开了眼睛一样,我往里一看,能够看到里面的内脏。 我觉得我快吐了。 高云泉的额头上布满了汗水,脸色也变得煞白。 我松了口气,还好,这些伤口还没有开始腐烂,说明中蛊的时间还不长,如果时间长了,就麻烦了。 “怎么样?”他问,“能解吗?” 我想了想,说:“这鬼面蛊有些麻烦,我可以试试,不过我要先说在前头,咱们解蛊也有解蛊的规矩,拿钱才能办事。” “可以。”他说,“你开价吧。” 我难掩心中的激动:“十万。” “可以。”他回答得很轻松,我心里暗暗后悔,早知道该多要点,十万块估计在人家心里跟十块钱差不多。 我出门买了一只大公鸡,取了一小杯血,这里有个讲究,要取公鸡大腿上的血,而且公鸡还不能死,后面还有大用。 我让他平躺下来,脱掉上衣,然后用篾片插进鬼面蛊的嘴里。 他闷哼一声,汗如雨下,可见有多疼。 “忍着点。”我说,然后一用力,将鬼面蛊的嘴巴撬开,他双手死死地抓着床单,手臂上青筋暴起。 这个高云泉真是个爷们,这么疼,一声不吭。 我将那一小杯鸡血倒进了鬼面蛊的嘴里,他身体剧烈地抖动了一下,那伤口里发出滋滋的声响,冒出一缕黑烟。 我死死盯着那张嘴,等了半分钟,有条黑糊糊的东西从里面钻了出来。 蛊虫出来了! 我连忙将那只大公鸡抓过来,大公鸡仿佛看到了世上最好吃的东西,脑袋一点,就叼住了蛊虫的头。 蛊虫有大半截还在高云泉的身体里,拼命地挣扎。 到嘴的美味,大公鸡肯定不愿意放弃,死死叼着不松口。 你可一定要争气啊。我在心里默默地想,你可是我的十万块啊。 足足僵持了两分钟,眼看着那只大公鸡就快不行了。 现在外面卖的公鸡,很少是散养的,长期被关在鸡笼里,就像一个大男人长时间关在屋子里当宅男,阳气不足,力气也远远比不上农村的走地鸡。 如果让蛊虫钻回高云泉的身体,下次再想把它引出来就难了。 我看了看钟,刚过上午十一点,正好午时。 我的血正是阳气最旺盛的时候。 不管了! 我拿起水果刀,在自己的手指上割了个小口子,真特么的疼。 我挤出一滴血,滴在那只蛊虫身上,蛊虫发出“叽”地一声,一下子就蔫了,公鸡将它扯了出来,几口就吞了下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