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部章节_第15章 湘西草鬼婆 - 开棺有喜:冥夫求放过

全部章节_第15章 湘西草鬼婆

我连忙将它拿出店外,找了个地方烧掉,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,公鸡吃了蛊虫,身体里就有了蛊毒,如果不烧掉,所有碰过它的人,都会中毒。 处理好了公鸡,我回到店里,高云泉已经昏迷了,而且发起了高烧。 书里说,蛊虫除去之后,这些都是正常的,只要处理好伤口,不让它感染,用不了多久就会退烧。 我帮他处理好了伤口,看着这个躺在我床上的男人,心中暗暗惊叹,身材真好啊,隆起的胸肌、八块腹肌、完美的人鱼线,简直都可以去当模特了。 “你是我的女人,不许盯着别的男人看。”耳边忽然响起周禹浩的声音,吓得我差点尖叫。 我转过身,看见他站在墙边,双手抱着胳膊,顿时气不打一处来。 “你不是说要保护我吗?”我气愤地说,“一到关键时刻就玩消失,果然就算相信世上有鬼,就不该相信男人这张嘴。” 他淡淡地看着我,并没有多解释,只是说:“今天是第七天,我又该走了。” 我正在气头上,挥了挥手:“走走走,我看见你就生气。” 他握住我的肩膀,我能感觉到他身上冒出的寒气,冷得我一连打了几个寒战。 “我是不是对你太纵容了,才让你在我面前这么放肆?” 我像被人兜头浇了一盆冷水,后背一阵阵发凉。 或许是这段时间我们日日夜夜在一起,同吃同住,他对我也很温柔,所以给了我错觉。 甚至让我几乎忘了他是个鬼魂。 他并不是我的什么人,我们之间并不是真正的恋人。 我对他一无所知。 他并没有义务帮助我,保护我。 我的脸冷了下来,语气也变得冷淡:“我知道了,以后不会了。” 他沉默了一会儿,说:“高云泉不是个简单角色,你要和他打交道,自己要小心。” 我的回应很冷淡:“知道了。” 他继续说:“你解了他身上的蛊毒,给他下蛊的草鬼婆会找来,但她们这一行也有规矩,如果对一个人下手,只能下两次,两次不成功,就不会再纠缠。” “我会小心应付的。”我点头道,语气很客气。 他眼底有了几分怒气,捏住我的下巴,说:“这七天,你自己安分些。今天那件衣服,不许再穿了,等我回来,再穿给我看。” “放心,我不会给你惹麻烦的。” 我的冷淡似乎让他很愤怒,却又不知道该如何发泄,低下头狠狠地吻住我的唇,与我唇舌纠缠了大半天,露出沉迷的神色。 我木然地回应他的动作,久久才分开,我不想看到他,转过脸去,他怒气冲冲地看了我一眼,冷哼一声,消失无踪。 不知为何,我心里一阵阵地揪痛。 在他心中,到底把我看成什么? 他找到我,占有我,只是因为我对他有用而已。 像他这样的男人,活着的时候肯定不缺女人,那些女人哪个都比我好看,比我出身好。 或许是我把自己看得太重要了。 我得查清楚,他到底利用我在进行什么仪式,我可不想稀里糊涂地就被他害死。 我转过头看了一眼床上的高云泉,他能帮我吗? 我暗暗下定决心,和他打好关系,建立起交情,说不定以后什么时候有用呢。 我悉心地照顾他,找了冰块给他降温,又给他喂了两颗消炎药,折腾了一晚上,第二天一早,他的高烧终于退了。 我累坏了,趴在床边就睡着了,迷迷糊糊地似乎有人往我身上盖了一条毯子,我睁开眼睛,正好对上他那双狭长的眸子。 “你醒啦?”我打了个哈欠,“饿了吧?我去买点早点。” “嗯。”他答应了一声,我出门在街头老王那里买了豆浆油条,递到他的面前,“这个……不知道你吃不吃得惯?” 他接过去吃了起来:“油条炸得有些老。” 我满脸尴尬,这一个个有钱人真难伺候。 我岔开话题,说:“你知道是谁给你下的蛊吗?” 他警惕地看向我,我连忙说:“不是我打听,草鬼婆可不是好惹的,他这次没能杀死你,还会再出手,到时候可能连我都要遭殃。” 他沉默了片刻,说:“我是在湘西那边中的蛊,半个月前,那边破了一宗贩毒案,抓了几个贩毒的毒虫。” 我吃了一惊:“你是警察?” “不是。”他给我简单讲了事情经过。 高云泉手底下的公司,有一个比较大的旅游项目在那边,因为那边贩毒集团比较猖獗,对他的项目影响很大,而他又有些背景,在他的压力下,警方下定决心要打掉那个贩毒集团。 高云泉利用手中的各种资源,协助警方破了案子,捣毁了这个位于深山里的制毒贩毒的毒窝。 案子破了没几天,他突然发现自己的肚子上出现了一道伤口。 高云泉因为家庭的缘故,从小学武,本身就是个武功高手,一般的特种兵,四五个都不能近他的身,现在却有人能够悄无声息地在他肚子上划一道口子。 他当即聘请了好几个高手做保镖,提高了自己家的安保等级。 但是,第二天他的肚子上又出现了一道伤口。 他终于发现有些不对了,他身上的伤口很深,却不流血,也没有长好,每天睡醒都会多一道伤口,直到那些伤口组成了一个鬼脸的形状。 他看了很多医生,都没什么用,后来他找到了一位德高望重的老中医,老人家看了一眼,就告诉他,他中蛊了。 后来他才知道,那个贩毒集团之中,有一个草鬼婆,这个草鬼婆是毒贩头子的女人,当时警察冲进毒窝的时候,毒贩头子持枪拘捕,被当场击毙了,而那个草鬼婆,当时并没有在毒窝里。 现在,是那个草鬼婆来报复了。 高云泉这次来山城市,就是听说这边有人能解蛊毒。 解蛊毒这种事情,并不是什么人都愿意做的,一来得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,二来,草鬼婆很难缠,你解了蛊,就是和人家结了仇。 草鬼婆都很阴险,虽然她们只对同一个人下手两次,但你有亲戚朋友吧?她挨个把你的亲戚朋友都下蛊下一遍,那就是无穷无尽的麻烦。 只有千年杀贼的,没有千年防贼的,惹了草鬼婆,要么想办法跟她和好,要么就要先下手为强。 “你找到那个解蛊毒的人了吗?”我问。 他摇头道:“陈东明是山城市的地头蛇,我找他,就是想请他帮我找这个人。” “那个人叫什么?”我问。 “不知道,那位老中医告诉我,早年间,大家都叫她七娘。” 我脸色微微一变,他敏锐地问:“你认识?” 我连忙摇头:“不认识。” 嘱咐他好好休息,我来到二楼,翻出我祖母的遗物,里面有一只银镯子,镯子内圈刻着三个字:赠七娘。 我奶奶,就是七娘? 有的时候,不得不相信,这世上真的有缘分这种东西。 或者说,高云泉的运气真是好到逆天,去喝个花酒,都能遇到七娘的后人。 高云泉休息了一天一夜,体力恢复得差不多了,他很守信,直接往我的卡里打了十万,还要再出十万,请我暂时当她的保镖,防着那个鬼草婆再次对他下手。 我既然要巴结他,自然不会不答应,他提议让我暂时以他女友的身份跟在他身边,我连忙拒绝了,周禹浩那个恶鬼我可惹不起。 最后,他说我是他远房表妹,暂时借住在他家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