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55章 司徒凌鬼化 - 开棺有喜:冥夫求放过

第155章 司徒凌鬼化

汪乐一伸手,居然将婴儿抓在了手中,他笑呵呵地说:“熊孩子,你这么调皮,叔叔可是会生气的哦。..” “叽叽!”婴儿拼命尖叫,低下头就去咬他的手,他一把抓住它的脑袋,叹了口气:“既然你这么不听话,我就只好送你去和你妈妈团聚了。” 说罢,只听咔擦一声,婴儿的脑袋被他给拧了下来,婴儿的生机完全断绝之后,身体便化成了无数的炭粒,洒落了一地。 这时,其他的乘客猛地抬起头来,脸色发黑,牙齿尖锐,有几个完全都没有人形了,开始长出鳞片,或者变成老树皮一样,产生诡异的异变。 汪乐恶心地撇了撇嘴:“真丑,啊,我的眼睛,你们让我的眼睛受到了严重的伤害,我要去看看美女,洗洗眼睛才行,不然我一定会瞎的!” 鬼化的乘客们凶神恶煞地扑了过来,汪乐一个回旋踢,将一个乘客的脑袋给直接踢飞了。 “这么脆弱,我还以为你们会更强一点的。”汪乐嫌弃地说。 “别玩了。”冰冷的声音传来,韩雨森打开门,快步走进来,双手一分,手心里出现在一团冰晶组成的球体,他将球体扔在那些乘客的身上,乘客立刻就被冻成了冰棍。 汪乐有些不满:“我还没玩够呢。” 韩雨森冷冷地瞥了他一眼:“所以我才不想跟你一起出任务。” 汪乐挑了挑眉头,反手一爪子刺进身后那个乘客的胸膛,将他的心脏活生生地给挖了出来:“除了我,你到哪里去找这么英俊潇洒,这么幽默风趣,实力又这么强大的搭档?” 韩雨森毫不留情地打击他:“听说你之前被你姑父打了?为此住了大半个月的院?” 汪乐露出屈辱的表情:“那个死老头,等我找到机会,我一定要把这个债讨回来。” 两人很轻松就消灭了整节车厢的阴兵,除了被韩雨森急速冷冻的那几个之外,其他全部都化成了炭粒。 两人再次调出了摄像视频,自始至终,这节车厢上都没有其他可疑的人出现,只是视频曾熄灭了片刻。 两人立刻联系了总部,列车到达下一站,外面有军队团团包围,列车上的所有人都要接受严格检查。 一直检查了将近两天,乘客们怨声载道,但什么都没有查出来,第四节车厢里的那些人,就像是突然之间受了某种感召,骤然变异。 剩下的那些冰冻尸体和炭粒全都被收集了起来,送到首都专门的研究院进行研究。 两人则改乘飞机,前往山城市。 而此时的山城市中,某个老式小区之内,一队警察将一栋小楼包围,楼里传出低声的兽吼和凄厉的惨叫。 司徒凌站在警车后面,面色阴沉,问身边的部下:“武器到了吗?” 话音未落,就看见一辆改造的面包车开了进来,从车上跳下一个全副武装的警察,说:“队长,这是首都刚刚送到的灵能武器,局长说,让您一定要将事态控制下来。” 司徒凌点头,道:“准备,这栋楼里,已经没有活人了。” 那个警察脸色严肃地行了一礼:“是。” 很快,面包车的车顶打开,一个像电视机大锅盖的东西升了出来,对准了整栋小楼。 “啊!”又是一声惨叫,一个人影被扔了出来,正好摔在警车前面,那是个中年妇女,脑袋只剩下了半截,里面空空荡荡,脑髓早就没有了。 紧接着,一个高达两米的人跳上了三楼的窗台,它已经不能称之为人了,身体已经完全鬼化,看起来就像寺庙里面目狰狞的夜叉,四根牙齿从嘴唇里伸出来,交错着横在唇上,上面还戴着红色的血迹和白色的脑髓。 “吼!”它冲着楼下的警察们发出一声怒吼,将所有警车的车窗全部震碎。 不能再等了。 司徒凌拿起对讲机,斩钉截铁地道:“开火!” 那个大锅盖里“呜”地一声,产生了巨大的能量波动,一层能量波荡漾开来,朝着楼的方向席卷而去。 那个夜叉阴兵骤然跳起,想要跳下来袭击下面的警察,在半空中正好被能量波卷住,轰地一声,生生被震碎,成了漫天的炭粒,下雨一般洒落在警察的包围圈上。 原本被吓得脸色发白的警察们发出一声激动的欢呼,司徒凌脸上露出几分喜色,拿起对讲机,对面包车里的部下说:“小王,干得漂亮。” “队长……救我……”对讲机里却突然传来痛苦的嘶吼,司徒凌脸色一变,转身冲向面包车。 就在他快要抵达的时候,面包车的车门猛地飞了起来,他身子一矮,从地面滑过,车门从他脑袋上面飞过,他滑到车前,双腿一蹬,猛然跳起。 此时的面包车里,操作灵能武器的小王已经出现了鬼化,半边身体已经漆黑,皮肤上面裂出一道道触目惊心的蛛网裂痕。 “队长!”小王看向自己的领导,眼中流出两道漆黑的血痕,“队长,小心水……” 话还没说完,他就剧烈地颤抖起来,那只鬼化的手一拳砸向面前的精密仪器:“队长,我控制不住自己,杀了我!求求你,杀了我!” 司徒凌咬紧牙关,拔出手枪对准了他的脑袋,就在他再次举起拳头,往仪器上面砸的时候,枪声响了。 他的手枪不是普通的警察制式手枪,而是名枪沙漠之鹰,后坐力极强,可以一枪爆头。 小王的脑袋啪地一声炸了,黑色的鲜血喷得到处都是。 司徒凌露出痛苦的神色,眼圈微微泛红,小王才从警察学校毕业没几年,分配工作之后就一直是他在带,两人亦师亦友,感情很好,如今却让他亲手将他杀死,即使再铁血的硬汉,也会心如刀割。 就在这时,面包车后面忽然振动了一下,司徒凌举枪便朝着后面一阵扫射,有一个东西在车下面乱钻,然后突然撕破车底,钻进了面包车内,扑向灵能武器。 那居然是一条狗,一条鬼化的野狗,只有一尺来长,却凶悍无比。 司徒凌一咬牙,纵身跳了进去,挡再灵能武器的仪器前,用手臂挡住了狗嘴。 警服被瞬间撕碎,他里面居然穿着一件薄薄的锁子甲,能够将一寸厚的铁皮咬破的犬齿,却咬不破这件锁子甲。 乘着这个机会,司徒凌举起沙漠之鹰,对着狗头猛烈射击,直到将一梭子子弹全部打光,狗头也彻底变成了烂西瓜。 狗尸化为无数的砂砾,洒落在他身上,他松了口气,出了一身的大汗。 忽然,他觉得自己的手背一阵剧痛,低头一看,手背上不知道什么时候插着一颗犬牙,伤口已经变成了黑色,有蛛丝一样的黑线在皮肤上蔓延。 “队长!”警察们围上来,司徒凌大吼:“别过来!” 警察们的步子生生停下,他高声说:“立刻调集人手保护灵能武器,谁都可以死,但武器绝对不能坏!” 警察们都沉痛地看着他:“是,队长。” 司徒凌往枪里灌了一颗子弹,然后将所有其他武器装备丢下车:“帮我转告局长,我如果鬼化,会在最后关头结束生命,不用找我了。” “队长!”警察们眼圈泛红,眼睁睁地看着他跳下车,消失在马路的尽头。 或许,这是他们最后一次见到他了。 我过了两天安生日子,但不知道怎么回事,整个山城市都仿佛笼罩在雾霾当中。 王可因为姨妈和表弟的事情受了惊吓,病了,请了几天假回去养病去了,而宋宋只要一有时间就拉着我问法术的事情,我被她烦得没办法,只能给她讲了一些浅显的东西,应付她。 :..///34/34873/

下一篇   第156章 鬼化实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