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60章 阴兵

商场里的商店基本上都已经关门,他进去之后许久都没有出来,他的司机有些担心,那段时间治安一直不好,他怕自家老板是不是遇到了歹徒什么的,就拿了一把榔头,走进了商场。() 司徒凌翻看了当年案子的卷宗,司机的口供很杂乱,可以看出他当时非常的害怕,都有些语无伦次了。 他说,他走进了商场,里面还明晃晃地亮着灯,本来商场里还有两个保安和一个保洁阿姨,但是此时里面一点人气都没有,像坟墓似的,让人头皮发麻。 他忽然闻到一股血腥味,发现一缕血流顺着楼梯从二楼流了下来。 他知道出事了,但他是部队出身,身手很不错,艺高人胆大,就沿着血迹上去了,后来他说,这是他一辈子做过的最后悔的事情。 他来到二楼,发现血是从经理室里流出来的。他走过去,发现门没有锁,便从门缝往里看。 这一看,哪怕他是上过战场打过仗的军人,也吓得差点尿裤子。 一间小小的经理室里,地上横七竖八地,居然躺着五具尸体,其中一个是商场的经理,还有保安、保洁阿姨和一个文员。 这些人全都死得特别惨,身体四分五裂,碎成许多尸块,鲜血将整个房间都染红了。 而他的老板陈光华,正站在这一堆尸块的中央,浑身都是鲜血,一双眼睛却闪着金光,简直就像是一个从地狱里爬出来的恶魔。 他吓得丢下榔头,转身就跑,出门直接报了警,警察来了之后,陈光华意图反抗,被警察当场击毙。 这一段案宗写得很简单,但司徒凌觉得内情一定不简单,便打电话问了当时办案的警察,那个警察已经退休很久了,在外省儿女处养老。 提起当年的事情,那个警察还觉得恐惧,浑身发抖。 他告诉司徒凌,当时他们到达阳光商社的时候,发现陈光华正抱着一颗脑袋,将头盖骨掀开,正津津有味地吃着脑髓。 他说,当时的陈光华,已经不像是人了,他的身体漆黑,眼睛金光,还有竖瞳,看起来就像是个蜥蜴怪。 他们都吓得不轻,还是领队的队长喊了毛主席语录,才给了他们勇气。 陈光华的力气非常大,速度非常快,简直就个超人,还能在墙壁上快速地爬动,他们去了十个警察,被他给杀了六个,后来还是他们队长以牺牲自己的方式,与陈光华同归于尽。 陈光华死之后,局里的领导让当场火化,烧成了一堆炭粒,那些炭粒被就地掩埋。 本来以为,事情已经告一段落,谁知道,噩梦才刚刚开始。 阳光商社开始频繁地发生死亡案,死的方式千奇百怪,有相邻的两个商户打架,把人给打死的;有夫妻吵架,丈夫一拳正好打在太阳穴上,把老婆给失手打死的;有精神失常,下毒把一家人都给毒死的。 短短的半年之内,阳光商社居然死了十几个人,好多店铺都关了门,据说半夜还会听到商社里面传来凄厉的鬼哭,负责守夜的保安曾看到死去的店主在空荡荡的店铺里面游荡。 后来商社实在是经营不下去了,陈天华的儿子就将大楼卖掉,政府拆迁之后,刚开始修建的是公寓楼,结果质量不过关,零八年地震的时候,给震成了危房,就又给拆了,重建了写字楼。 这栋写字楼也一直有些奇怪的传说,有深夜加班的人看见楼道里有人影晃动,还时不时传出有人失踪的传闻。 现在虽然是白天,但楼里已经没什么人了,这种时候,大家都回家避难了,谁还会上班。 我们抬头,看着面前这栋高楼,不知为何,觉得毛骨悚然。 “我们分头行动,我从一楼开始,你从顶楼开始。”司徒凌说,“把这栋楼仔细搜一遍,在十三楼汇合。” 我点了点头,直接乘坐电梯上了二十六楼,周禹浩也从玉佩里出来,我俩一路下来,居然什么都没有感觉到,这栋楼就是一座最普通的楼房,连个孤魂野鬼都没有。 和司徒凌汇合之后,我们都犯了难,就在这个时候,周禹浩忽然拍了拍我的肩膀,用下巴朝电梯点了点,我和司徒凌一看,电梯居然从一楼缓缓地升了上来。 这个时候,谁会到这里来? 我们交换了一下眼色,司徒凌掏出沙漠之鹰,对准了电梯。 “叮咚。”电梯门缓缓打开,一个身材高大的人从里面走了出来。 我们都有些吃惊:“夏青东?” 夏青东穿着一件灰色的t恤和一条棕色的多功能长裤,身上的肌肉一块块隆起,充满了爆发力。 司徒凌沉着脸说:“你来这里干什么?” 夏青东身为袍哥老大,在司徒凌那里是挂了号的,迟早要被他打掉,因此他对夏青东没有任何好感。 “我知道阳光商社的入口。”夏青东沉声说。 我微微皱起眉头,看向周禹浩,夏青东也是鬼化的阴兵,但他似乎与其他阴兵不同。 “我们凭什么相信你?”司徒凌仍然举着枪。 夏青东双拳握紧,身上的肌肉骤然隆起,身形居然足足长大了一倍,原本古铜色的皮肤,变得一片漆黑,上面长出了一片片漆黑的鳞片,双眼也变成了恐怖的金色竖瞳。 司徒凌脸色一变,就要开枪将他的脑袋打得粉碎,被周禹浩按住了胳膊:“等一下。” 司徒凌冷声道:“他是阴兵。” “他不是普通阴兵。”周禹浩说。 夏青东抬起头,看向我们:“没错,我不是普通阴兵,外面那些失败品,吃下的是稀释了数百倍的怨气毒液,而我吃下的,是百分之五的怨气毒液,这么高的浓度,当时的试验品有六十个人,只有三个人活了下来。” 周禹浩往前走了两步,一股无形的灵气气场将夏青东包裹,即使他已经鬼化,此时也感觉到了压力。 “把你知道的全都说出来。”周禹浩冷冷地看着他,说,“我或许会考虑饶你一命。” 夏青东脸色有些难看,他错误地估计了周禹浩的实力,周禹浩是鬼,他自然一眼就能看出来,但这么一个没有怨气的鬼魂,实力居然堪比高级厉鬼。 他沉默了片刻,说:“我既然来了,本来就打算要把事情都告诉你们。” 其实夏青东知道的也不多。 夏青东的父亲曾杀过人,被判了死刑,他们的母亲带着他们改嫁,继父凶狠恶毒,经常殴打他们,那个时候,他就发誓,长大之后一定要报仇。 在他十七岁那年,继父喝了酒,不仅殴打了他妈妈和弟弟,还想对他弟弟做那种事情,夏青东一怒之下打断了继父的双腿,进了监狱。 服了几年刑出来,他没学历,又有污点,根本找不到好工作。 三年前,他去人才市场找工作,找了一天也没人要他,下午快散场的时候,一个公司收了他的简历。 奇怪的是,那个公司在人才市场的最角落,连个名字都没有。 几天之后,他接到了公司打来的电话,让他去应聘,他去了才知道,那是一家医药公司,公司的名字保密,他们招收的是药物人体试验志愿者。 当时夏青东的母亲生病了,急需用钱,他一咬牙,就跟公司签订了合同。 之后,他就被蒙上眼睛,带到了一个实验室里,六十个人,全都绑在床上,然后灌下了一种药剂。 吃下药剂之后,当场就有四十多个人爆体而亡,剩下的全都变成了怪物,而且非常的痛苦,他直到今日都不想回忆起当时的痛苦。 :..///34/34873/

下一篇   第161章 无头鬼