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部章节_第16章 高云泉的心思 - 开棺有喜:冥夫求放过

全部章节_第16章 高云泉的心思

在此之前,我去中药店,买了点荸荠。 书里说,要防蛊毒,说来也不难,找大荸荠切片,晒干,磨成粉,每天早上用滚开水冲服二钱,就算被人下蛊,也能免害。 我做了一些荸荠粉,和高云泉一人服用了一包。 高云泉在山城市也有公司,经常需要到这边办公,因此也在这边买了房子。 我提着简单的行李走进这栋别墅,装修得很低调,但很有品味。 第一个晚上,我躺在那张可以把整个人陷进去的大床上,居然失眠了。 唉,真是天生穷命啊。 第二天一早,我顶着两个黑眼圈出来,看见客厅里坐了一个女人。 那个女人长得很漂亮,穿着一件昂贵的欧根纱连衣裙,居然是最近很火的一位女明星,好像叫什么欧娜,电视上天天播她主演的青春偶像剧。 “你是谁?为什么住在云泉的家里?”她皱了皱眉毛,语气有点不好。 “我是高云泉的表妹。”我说。 “表妹?”她冷笑了一声,“我怎么从来没听说过他有表妹?” 我对她的语气有些不爽:“那么阁下是?” “我是他女朋友。” 我一下子尴尬了,连忙说:“原来是表嫂啊。” “她不是我女朋友。”高云泉从别墅的二楼下来,脸色有些冷。 我更尴尬了,这都什么事。 “云泉。”欧娜几步来到他面前,拉着他的胳膊楚楚可怜地说:“你不要听那些八卦杂志瞎说,我以前没有男朋友的,更没有堕过胎,我清白之身都给了你,这你都是知道的啊。” 好狗血的剧情。 我满头黑线,看了看欧娜的身后,在她的右腿上,挂着一只还没长成形的怨婴。 这个女人还敢说她没有堕过胎?我嗤笑一声,怨婴缠着她,阴气入体,她那条腿肯定经常觉得凉痛。 至于什么清白之身,现在补个膜还不容易吗?听说还能模拟流血呢。 “欧娜,我已经往你账户上打了五十万,你一直想要的那个角色我也通过关系给你弄到手了,我对你仁至义尽,你以后不要再来找我。”高云泉很绝情地说。 “云泉,你怎么能这么对我?”她嚎哭道,指着我说,“都是因为这个小狐狸精对不对?她哪点比我好?” 我听不下去了,这简直就是三流肥皂剧的台词,我还是赶快回避吧。 我转头就往自己的房间走,经过欧娜身边时,我突然闻到了一股腐臭味。 我立刻大叫:“高云泉,快放开她,她身上有蛊毒!” 高云泉脸色大变,将欧娜用力推开,欧娜几乎是飞了出去,砸在沙发里。 她跳了起来,冲我怒吼:“你这个小贱人,你敢唆使云泉打我……” 她本来想冲过来抓我的脸,但走了两步就直接跪了下去。 “哇!”她猛地吐出一大坨东西,我仔细一看,密密麻麻的,全都是虫子,看起来有些像蛔虫,纠缠成了一个球。 “啊!”她大声尖叫起来,抓着自己的头发,然后我看见一条条细小的虫子从她的头皮里钻了出来。 她不停地惨叫,在地上打滚,眼睛鼻子嘴巴里都往外冒着虫子,我忍着呕吐的冲动,拉了高云泉一把:“她中了吞头蛊,救不活了。” 吞头蛊是一种很阴毒的蛊毒,这种蛊,一般是下在鬼草婆自己的身上。 书上说,鬼草婆要是和哪个男人有死仇,就会给自己下吞头蛊,然后去接近那个男人,和他做那个事,通过接吻将蛊毒传给男人。 当然,一旦蛊毒发作,男人和鬼草婆都活不了。 没想到,那个鬼草婆居然将这种蛊毒下在欧娜的身上。 地上的欧娜眼前没气了,我忍着恶心,去厨房拿了一大桶菜油,淋在她身上,然后拿着打火机,但怎么都下不去手。 高云泉从我手中一把抓过打火机,打燃扔在欧娜身上,火焰一下子就腾起来了。 他脸上的表情很平静,我看着有些发冷。 再怎么样,那也是他前女友,都说一日夫妻百日恩,他却能眼不红心不跳地把她给烧了。 他们有钱男人都这样绝情吗? 我又想起了周禹浩,到了最后,他是不是也会眼都不眨地把我给杀了? 这间别墅自然不能住了,高云泉叫人收拾了欧娜的尸体,便带着我到希尔顿酒店开了一间总统套房。 酒店送来的饭食我都要仔细检查一遍,挨个摸那些饭菜的碗底,如果饭菜是热的,而碗底却是冷的,那就是下了蛊。 所以,我让高云泉这两天都别吃凉菜了。 夜有些深了,我坐在落地窗前看着窗外的景色,有些不真实感。 一个月以前,我一定不相信,自己居然有一天能住得起希尔顿的总统套房。 忽然,浴室里传来一声惨叫,我立刻跳了起来,高云泉在洗澡!难道出事了? 我连忙冲过去,直接打开了浴室的门。 然后,我看见了很香艳的一幕。 高云泉站在热水中,回过头来看了我一眼:“出了什么事?” 我呆了一下,迅速背过身,脸一下子红了:“我听见叫声,你没事吧?” “什么叫声?”他皱眉,“我没听到。” “可能是我听错了。”我连忙说,“你慢慢洗,我不打扰了。” “等等。”他突然叫住我,双手按住我的肩膀,低声说,“既然都进来了,不如一起洗吧。” 我身体都僵硬了,就算他长得很帅,但有周禹浩在,我哪敢起别的心思啊? 就算没有周禹浩,高云泉这样的男人我也不敢碰啊。 这些男人都喜欢玩,我可玩不起。 正好我面前就是镜子,我抬头的时候,正好看见高云泉凑在我耳朵边,准备*的耳垂。 但是,镜子里除了我们俩之外,还有一个。 那一个,不是人。 那是一个黑漆漆的男鬼,贴在高云泉的身后,脸上全都是猥琐的笑容。 鬼上身? 不对,高云泉是个血气方刚的年轻男人,又从小习武,身上的阳气非常旺盛,血气也很充足,一般的鬼是上不了他的身的。 所以那个男鬼只是贴在他的背后,而不是附在他的身上。 鬼没有上身,也可以一定程度上影响人的思想,但是影响力比较小。 除非他本来就有这个想法,那个男鬼,只是让他的欲望更加强烈。 也就是说,高云泉真的对我有那种心思? 等等! 现在不是想这个的时候。 这个男鬼是从哪里冒出来的? 这个时候,我才发现,浴室里本来应该很热,可是此时却异常的阴冷。 高云泉的手已经伸到我胸前了,我抓住他的手腕,转过身来,假装看不到那个男鬼,装出一副娇羞的模样:“云泉,你真的喜欢我?” 他捧着我的脸,笑道:“当然,来,我让你更快活。” “好。”我带着笑容,忽然将一瓶黑红色的液体往他身后一泼。 这是我之前专门准备的黑狗血。 “嘎”地一声惨叫,那个男鬼被泼了满脸,身形往后一退,眨眼就不见了。 高云泉恍惚了一下,回过神来:“怎么回事?” 我抓起浴袍丢给他:“有点不对,赶快穿好衣服,我们马上走。” 高云泉似乎想起刚刚发生了什么,脸色的表情有些精彩。 他穿衣服很快,我们也顾不得带行李,只带了一个随身的小包就匆匆出来。 这间总统套房占了二十一楼半个楼面,我们经过游泳池跑向专用电梯,焦急地看着指示灯降到一楼。 电梯门打开,我们俩都愣住了。 外面居然还是二十一楼。 糟了! 遇上鬼打墙了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