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部章节_第17章 反败为胜 - 开棺有喜:冥夫求放过

全部章节_第17章 反败为胜

现在的情况,肯定不是巧合,这个鬼草婆,不仅能够下蛊,还能够驱使鬼魂! 我真是自不量力,一个半吊子,居然就敢收钱帮人驱鬼解蛊。 现在真是自作自受。 “小心!”高云泉大叫一声,将我往后一拉,我看见从游泳池里伸出一双手,差一点就要抓住我的脚踝。 那双手抓了个空,居然一拐弯,抓住了高云泉的脚,高云泉身子猛地一歪,被拖向泳池。 我迅速抓住他的胳膊,那双鬼手力气大得吓人,我现在虽然力气大一些了,但根本没办法跟它比。 我将手握成“雷势”,朝着那双鬼手一推,大叫:“五雷猛将,驱雷奔云,敕!” 雷声响动,鬼手被打成了黑烟散开,我用力拉过高云泉,他扑过来,紧紧抱住了我。 然后,我闻到一股熟悉的腐臭味。 我猛然一惊,迅速将他推开,但已经晚了,我感觉到有什么冰凉的东西从我的鼻孔里钻了进去。 高云泉的身体摇晃了一下,倒了下去,脸色顿时开始发黑。 他也中了蛊毒。 那个鬼草婆好阴险的心思,刚才高云泉被那双鬼手抓住的时候,她就在他身上下了蛊,而我一门心思对付鬼手,根本就没有发现。 我在身上胡乱摸了摸,找出一包荸荠粉,给他喂下去,虽然解不了蛊毒,但能暂时延缓毒性。 荸荠粉这种东西,虽然有一定的预防蛊毒作用,但并没有书上说的那么神。 难道书上所说的荸荠,并不是外面卖的那种荸荠? “别瞎忙活了,你那点东西,根本没用。”一个女人出现在游泳池旁边,她长得还算漂亮,带着浓重的湘西口音。 她的手中,居然拿着一把手枪。 这个女人,就是毒贩头子的女人,草鬼婆! 她用仇恨的眼神盯着我:“没想到这城市里居然还有人懂得解蛊,算你运气差,今天你和他全都要死。” 我咬着牙,说:“你居然会养鬼?” 草鬼婆满脸恨意:“你倒是有几分本事,居然把我养的的两个鬼给打得魂飞魄散。不过一切都很值得,等你们俩死了,我要把你们的魂魄拘禁起来,炼成新的鬼,供我驱使!” 奶奶的书中说,自古以来都有一些人,懂得拘禁鬼魂,炼化鬼魂为自己所用。 这种人,被称为养鬼人。 现在很流行的养小鬼,其实就是养鬼的一种,只不过小鬼比较容易控制,所以养小鬼的人比较多而已。 这个草鬼婆,居然也是养鬼人,怪不得那个贩毒集团能够在江西那边横行霸道这么多年。 我深吸了一口气,将地上的高云泉拖起来,放在旁边的白色沙滩椅上,然后不慌不忙地检查了一下。 我和他的手臂上都出现了蜘蛛网一样的一团黑线,那黑线还有继续蔓延的迹象。 “青丝蛊。”我说,“是用十三种毒虫和一个冤死女人的头发一起制作而成的,最后炼成的毒虫就像头发丝一样细。进入人体之后会迅速繁殖,最后吃光人的内脏。” 她站在对面,用枪指着我,并不急着杀我,想来是要看我被活活折磨死的惨样。 我继续说:“青丝蛊并不难解,看来你只会一些常见的蛊。” 一个人的精力有限,既养鬼,又养蛊,肯定会导致两个都不精。 她冷笑:“你以为我会给你机会解蛊吗?” 我镇定地站起来,挡在高云泉的面前,说:“你对吞头蛊了解多少?” 她皱眉:“别想拖延时间,你身体里的青丝蛊很快就要发作,我倒要看看,你待会痛得屎尿横流的时候,还有没有这么镇定。” “吞头蛊,一般来说,都是草鬼婆用来和死敌同归于尽的。”我盯着她的眼睛说,“你知道为什么吗?” 她继续皱眉。 我明白了,忍不住笑起来:“你果然不知道,看来你的师父没有告诉你,吞头蛊是不能下在别的女人的身上的!” 她愣了一下:“胡说!” “吞头蛊,反噬起来非常厉害。”我说,“你以为将吞头蛊下在别的女人身上,既然杀死敌人,自己也不会死?你以为别的草鬼婆都比你蠢吗?我告诉你,下在自己身上,你最多和敌人同归于尽,下在别的女人身上,你同样会受到吞头蛊的反噬,而且这种反噬,不仅仅是对你一人而言,而是对整个家族。” “什么?”她震惊得完全说不出话来。 “不仅你要死,你的直系血亲,也会全部死完,这就是吞头蛊的恐怖之处,所以自古以来,所有草鬼婆,都只敢把吞头蛊下在自己身上!” “不!”她激动地大叫,“你是在骗我,我不信!” “如果你不信,你大可以看看自己的肚脐。”我朝她肚子上指了指。 她依然举着枪,撩开了自己的上衣,果然发现肚脐上有一条红色的线,一直蔓延到裤子下面去。 她惊恐得尖叫起来,对着天空叫道:“师父,你死都要摆我一道!我真恨不得当时没有早点杀了你!” 怪不得,她师父是被她杀的,估计她师父早就知道她图谋不轨,所以根本没有把养蛊的精髓教给她。 她恶狠狠地看着我,说:“就算我要死,也要你们俩陪葬!” 说着,她就要扣动扳机。 就在这时,我身后的高云泉突然跳了起来,一把将我拉到身后,手中多了一把枪。 他的速度快得惊人,枪声响起,草鬼婆的额头出现了一个血洞,直挺挺地倒了下去。 高云泉的身体摇晃了一下,我搀扶着他坐下来,鬼打墙自然已经解除了,他打电话让助理立刻把早已准备好的东西拿上来。 不到五分钟,助理就到了,手里提着几个大包,里面全都是各种中草药,还有专门搜集的几种毒虫。 我让酒店准备两个大木桶,反正他们楼下开的桑拿中心里有现成的。 然后将所有的中草药全都泡在木桶里,下面架上小火,我和高云泉一人一个,泡上两个小时,青丝蛊就解得差不多了。 等我们泡完,那木桶里飘着一层厚厚的黑头发,看起来相当瘆人,我让助理找人全部都烧掉。 草鬼婆死了,高云泉的事情也告一段落,我又有十万进账,看着手机上的一串零,我都有些麻木了。 挣了这么多钱,我决定好好犒劳一下自己,给自己买一个贵点的包。 我对奢侈品完全不懂,就问了问高云泉,高云泉建议我买古奇,说亲自带我去买,我本来觉得不太合适,但他说他的钻石卡可以打八折,我只能没有节操地同意了。 下午他开着车来接我,古奇在我们市有一处专卖店,巨大的现代建筑外墙上挂着硕大的gucci标志。 专卖店对面是一处楼盘,开发商很有头脑,打出的广告是:买包不如买房,一套房也就对面一个包。 导购小姐很热情,估计把我当成傍大款的了,再加上高云泉形象气质佳,身上又都是名牌,一看就是富二代、富三代,顿时个个都用艳羡的眼神看着我。 高云泉帮我选了一个大红色的包,一万多,算比较便宜的,我自己拿出卡付账,惊掉了导购小姐的下巴,看高云泉的眼神也变得不同。 那眼神好像在说,难不成傍大款的其实是这个男人? 这种感觉倍儿爽。 为了表示感谢,我说请高云泉吃饭,高云泉当然同意,选了一家餐厅,餐厅比较小,消费也不高,但很有情调。 吃到一半,我去上厕所,厕所也装修得很有品位,还有一股淡淡的檀香味,上完厕所洗手的时候,我从镜子里看见,其中一格厕所的门自己开了。 厕所里居然有一个女人。 不对,是女鬼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