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部章节_第19章 深山鬼墓 - 开棺有喜:冥夫求放过

全部章节_第19章 深山鬼墓

“别真的是僵尸吧。”旁边一个警察低声嘀咕。 我拉了拉司徒凌,低声说:“是僵尸杀的,你看伤口,已经发黑了,是中了尸毒,必须马上火化,不然绝对会尸变。” 司徒凌有些犹豫,毕竟尸体还要交还给家属的,他肯定做不了主。 他把停车场的监控录像调出来看,视频中,*雅刚从车上下来,一个人影就冲了过来,扑在她身上乱抓乱咬,她根本没来得及反抗就被活生生抓死了。 杀了人后,那人影起身逃跑,摄像头正好拍到了她的脸,正是周优优。 这下子,所有人都吓坏了。 事实摆在眼前,不信也得信。 “小李。”司徒凌沉着脸说,“通知死者家属,法医解剖完之后,立刻就送去火化,到时候会把骨灰送还给他们。” 那个叫小李的警察低声说:“要是家属闹怎么办?” “有什么我顶着。”司徒凌说。 交代好了一切,他回过头来问我:“现在该怎么办?” “先找到另外两个室友。”我想了想说,“她们一定知道,那天下午到底发生了什么。” 不到一个小时,另外两个室友就被带到了警局,两人很不安地看着司徒凌,刚开始还不肯承认,司徒凌给她们看了监控录像,她们吓得嚎啕大哭起来。 哭够了,她们才讲了那天下午的遭遇。 清风山她们爬过无数次,都已经有些腻了,那天*雅就提议,干脆他们去爬清风山的北麓。 清风山的景点都在南麓,北麓没有开发,几乎没什么人,她们在树林里走了几个小时,发现迷路了。 手机没有信号,天色也越来越晚,她们都很着急。结果怕什么来什么,她们居然发现了一座墓。 那座墓是一座孤坟,看起来很有些年头了,墓的旁边有一座小木屋。 她们又累又饿,就想在小木屋里休息一下,发现屋子里好像有人居住,有水,还有些水果。 周优优中午糯米饭吃多了,口渴,就从水缸里面舀了一瓢水喝了。 之后周优优又说水喝多了,尿急,出去小便,可是去了很久都没回来,她们出去找,看见周优优居然挂在坟后面的槐树上,脖子上缠着一条领带。 她们吓死了,撒腿就跑,也不知道跑了多久,遇到了几个驴友,才得救。 她们害怕担责任,就约定好,如果有人问起周优优,就说她中途接到电话回去了。 “我,我也不想的。”那个叫苗蓝的女孩哭哭啼啼地说,“但我们当时太害怕了。” 另一个叫傅春的女孩也哭着说:“当时那里就我们四个人,我们只是怕被当成杀人凶手。” 司徒凌目光阴冷地看着她们,这只是她们的一面之词,说不定周优优真是她们杀的。 “要洗清嫌疑,就带我们去找那个墓。”司徒凌说,“不然,你们就是第一嫌疑人。” “不,我不去。”傅春惊恐地叫起来,“那个墓很邪门的,我去了一定会死。” 我上前说:“你们以为,现在你们就安全了吗?*雅是怎么死的,你们都看见了,如果不找到那个墓,周优优还会来找你们。” 苗蓝跳起来说:“你们不是警察吗?警察就该保护我们!你们这是渎职,我可以投诉你们。” 司徒凌冷声说:“你们涉嫌周优优被杀一案,现在我要依法留置你们二十四小时。” 两人被带走,苗蓝还在喊着要投诉,我知道,其实这对她们也是一种保护。 如果放她们回去,她们不一定能活过今晚。 司徒凌让我和高云泉先回去,但我总觉得有些不安,便自告奋勇留了下来,没想到高云泉也要留下来。 司徒凌笑了笑:“云泉,第一次见你对一个女人这么好啊。” 我有些尴尬,连忙说:“司徒队长,你误会了。” “不用解释。”他朝高云泉使了个眼色,似乎在告诉他,革命还未成功,同志仍需努力。 司徒凌把我们安排在接待室里休息,半夜的时候,高云泉去外面买了一些宵夜,我一看,居然全都是我喜欢吃的。 以他的本事,想要打听出我爱吃的东西,并不难,只是我没想到他居然会这么用心。 虽然有点小感动,但我知道,我现在根本没有心思去谈恋爱,周禹浩还纠缠着我,而高云泉…… 谁又知道他是不是真心? 我谢过他,宵夜吃到一半,我忽然抽了抽鼻子,说:“有股死气。” 苗兰两人就被关在隔壁的办公室,高云泉似乎听到了什么声音,立刻打开门,外面是走廊,这种老式的大楼,走廊同时也是阳台。 一个人影就蹲在半人高的阳台边沿,昏黄的灯光打在她身上,可以看出是个女人。 但是,她的脸上,已经长出了一层白色的绒毛,双手的指甲漆黑,在灯光下闪着寒光。 白毛僵尸! 是周优优! 她闻到生人的气味,猛地跳了下来,扑向高云泉,高云泉身形一转,一拳打在她的胸口,将她打退了几步。 他捏了捏拳头,刚才这一拳,就像打在石头上一样。 “小心。”我高声说,“千万不要让他抓到。” 隔壁办公室守着两个警察,他们拿着警棍冲出来,都被这个浑身白毛的僵尸吓了一跳。 苗蓝两人趴在窗户上,也看到了这一幕,吓得大声尖叫起来。 我心中暗叫一声不好,那头白僵转过头,没有黑眼仁的白色眼睛看向苗蓝二人,一个转身,迅速朝她们扑了过去。 “闪开。”司徒凌的声音传来,接着便响起两声枪响,白僵的背心和腿上各中了一枪,黑色的血一下子流了出来。 但白僵根本感觉不到疼痛,扑在窗户上,好在窗户上有铁栏杆,阻挡了一下,但拇指粗的栏杆,竟被撞得弯了进去。 苗蓝二人只顾着尖叫,我大吼一声:“用水!” 拿起桌上的水杯,全都泼到白僵的身上,白僵发出一声兽吼,躲到一边。 刚好旁边就是洗手间,高云泉上去挡住白僵,司徒凌重进厕所里,拖出一个橡皮管子,对着白僵就是一阵乱喷。 白僵匆忙地躲避,几步窜上阳台,恶狠狠地瞪了我一眼,跳了下去,几步就消失在夜色之中。 我几步走过去,对高云泉说:“你没事吧?” 高云泉抬起手臂,隔壁上赫然有一道伤口,不深,但已经开始发黑了。 “快,快去拿糯米来。”我对司徒凌说,“陈年糯米最好。” “咱们局里食堂的糯米就是陈糯米。”一个警察小声抱怨,“吃起来一股怪味。” 糯米很快拿来了,我用纱布包了一包,然后按在高云泉的伤口上,再用纱布裹起来。 高云泉脸色发青,躺在沙发上,露出痛苦的神色。 “忍着点。”我说,“会有点疼。” 他朝我挤了一个笑容:“没事,以前当兵的时候,出去执行任务,有比这更痛的时候。” 包了大概十分钟,高云泉的脸色好些了,我将纱布打开,里面的糯米全都变成了黑色。 我又换了一包糯米,直到再也不变色,尸毒才算拔除干净。 我让高云泉好好休息,对司徒凌说:“我们必须尽快抓到周优优,刚才我发现,她脸上有一撮毛变成了绿色。” “绿色?”司徒凌脸色一凝。 “对,她吃了人血人肉,开始进化了,一旦她全身的白毛变成了绿毛,成为绿僵,会更难对付。”我觉得头有些痛,揉了揉太阳穴说,“现在我更担心的是山里头的那个墓。恐怕墓里面会有个大东西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