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2章 我罩着她 - 开棺有喜:冥夫求放过

第22章 我罩着她

她眼中凶光毕露:“那个时候我就发誓,死后我要成为厉鬼,我要杀光周家、江家、苗家的人,让他们三家断子绝孙!” “我没想到,她们那么狠,请了个道士,用秘术将我的灵魂封死在身体里,又用糯米、红线和铜钱把我镇住,让我不能尸变。:6d” “一百多年了,这一百多年我受尽了折磨,我天天都在诅咒他们。好在老天爷终于开了眼,几年之前,几个盗墓贼破坏了墓穴,把我的棺材上的红线和铜钱给拆了,我终于出来了,重见天日。” “我找到了这三家的后人,我用了点小手段,将她们全都聚集在一个寝室,成为了她们的室友。我不会让她们这么轻易去死,这几年,我天天和她们住在一起,我在她们之间挑拨离间,让她们内斗,让她们失恋痛苦,让她们处处碰壁,让她们疾病缠身。” “等她们毕业了,我就杀了她们,在她们死前,告诉她们和一个僵尸生活了整整四年。” 她忽然放声大笑起来,怪不得她一出棺就是飞僵,这一百多年,她所集聚的怨气,大得惊人。 她忽然蹲下,低头看着司徒凌,伸出那双长着漆黑指甲的手,轻轻抚摸他的脸颊。 一个僵尸,居然会表现得这么温柔。 “像,真像啊。”她痴迷地看着他,“司徒队长,你和我那个冤家长得太像了,而且还都很有正义感。这一定是上天怜惜我,才把你送到我身边来。” 她的指甲在他的脖子上轻轻掠过:“你留下来陪我,我放他们回去,好不好?” 司徒凌咬紧了牙,这个女鬼竟然要把他也变成僵尸。 “不能答应她!”高云泉说,傅春转过头狠狠地瞪了他一眼,手一挥,他就飞了出去,重重地砸在墙壁上,猛地吐出一大口鲜血。 “住手!”司徒凌急忙说,“不要杀他们。” “你同意了?”傅春脸上露出笑意。 “等等!”我突然打断他们,“你不能把他变成僵尸。” 她恶狠狠地道:“这里没有你说话的份!” 说完,我也飞了出去,背上一阵剧痛,肯定断了好几根骨头。 “我是为你着想。”我说,“你知道他是谁吗?” 傅春微微眯了眯眼睛。 我说:“他出身军人世家,祖父是个将军,就算你是飞僵,神通广大,你能和军队斗?你既然在外面生活了几年了,也应该对现代社会有个了解?就算你不怕子弹,但你怕不怕炮弹?怕不怕导弹?还有白磷弹听说过没有?那东西被称为地狱火,只要粘在了身上,就再也灭不掉,不把你烧光,根本不会熄灭。” 我见她脸色有些变,知道她听进去了,继续说:“军队手中有很多你想都想不到的武器,你才刚刚起死回生,何必为了一个男人断送自己的大好前途呢。” 她冷笑一声:“看来,我是不能把你们放回去了。” 我说:“现在科技这么发达,你真的以为你杀了这么多人能瞒得住啊?何况这些人都大有来头,你也知道民不与官斗的道理?” 见她沉默,我又说:“你想要司徒队长,不就是因为他和你那个相好的长得像吗?咱华夏这么多人,还找不到一个像的人?你另外找一个不就行了?一个不够,还可以多找几个,外面的世界多么精彩啊,你何必跟自己过不去呢?” 这个飞僵,生前就是个名妓,声色犬马,锦衣玉食,舍不得死,现在成了僵尸,她一身的名牌,连妆容都是精心打扮的,怎么会愿意为了一个男人,过着到处被人追杀的生活? “再说了。”我继续煽风点火,“你把他变成僵尸,他浑身都要长白毛,像那个周优优一样,多丑啊,还没有灵智,你以前是名妓,肯定琴棋书画样样精通?天天对着个不解风情的丑八怪有什么意思?” 傅春笑了:“没想到你看起来老老实实的,嘴巴这么会说,我都被你说动了。” 我连忙说:“那是因为我说的有道理啊,你想想,普通的飞僵虽然有灵智,但能有生前记忆的不多,智力能比得上活人的更少了。像活人一样生活,享受人生,这才是老天爷给你的最大赏赐啊。” 她勾了勾嘴角,转身摸了摸司徒凌的脸:“真是可惜,司徒队长,我们没有缘分。” 司徒凌那表情,分明就是在说,谁想和你有缘分! 我正要松一口气,忽然眼前一花,傅春来到了我的面前,目光阴森森地望着我。 不知道为什么,我觉得她的那双眼睛就像是x光一样,能将我全身上下看个干干净净。 “真是个有意思的小姑娘。”她意味深长地说,“算了,我今天报了大仇,心情不错,就放过你们好了。” 我眼前再次一花,傅春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。 终于走了。 我长长地吐了口气,四肢又能动了,高云泉将我搀扶起来,司徒凌过来谢我:“没想到你居然能够用三寸不烂之舌,将一个飞僵给说动,实在是厉害,我这十万花得值。不过,你怎么会知道我父亲是部队里的?云泉告诉你的?” 我愣了一下:“你父亲真是部队里的?真是将军?” 司徒凌扯了扯嘴角,我尴尬地笑道:“我是瞎扯的,想来想去,一个飞僵,也只有部队的那些武器能对付了,没想到被我歪打正着。” 司徒凌满头黑线:“你的运气真是好到爆表啊。” 我无奈地耸了耸肩,最近不仅被男鬼纠缠,还经常遇鬼,好几次死里逃生,都不知道这到底是运气太好,还是太差。 “总之,这次你救了我,以后有什么事,随时都可以来找我。”司徒凌拍了拍我的肩膀,“在山城市这个地方,我还是罩得住的。” 高云泉笑了笑,说:“有我罩着她就行了,就不劳你费心了。” 司徒凌一脸“我明白”的表情。 我更尴尬了。 我们从墓室里出来,外面留守的警察全都倒在地上,司徒凌检查了一下,只是昏过去了,没有什么大碍。 这次出警,杀死了白毛僵尸,立了大功,只可惜牺牲了一个警察,他的尸体不能久留,运回去之后让家属看过,就必须立刻火化。 一回到警局,司徒凌就接到了医院的电话,说老周醒过来,已经转到了普通病房。 司徒凌一脸的纠结,不知道该怎么开口,告诉老周真相。 我和高云泉都进了医院,有高云泉在,住的自然是高干病房。 拍过片子,医生说我的肋骨没问题,住院观察两天就可以出院,高云泉就惨了,肋骨断了三根,臂骨有裂痕,身上打着石膏,得在病床上躺半个月。 我有些奇怪,当时明明感觉到自己的肋骨断了,还听到骨头断裂的声音,居然没事。 出院那天,我去看高云泉,一开门,就看见漂亮的护士正在给他喂饭,也不知道是不是故意的,护士穿的护士服有点紧身,领口有三颗扣子没有扣,露出了一条深深的沟。 那条深沟正对着高云泉,但是高云泉专心吃饭,连看都没有看一眼。 我在心里暗暗想,厉害啊,居然坐怀不乱。 “姜琳。”他看到我,露出一道笑容,对护士说,“我吃饱了,你出去。” 护士很不高兴,收拾好了东西,经过我身边的时候恶狠狠地瞪了我一眼。 高云泉看在眼里,按下了床头的呼叫铃,不一会儿护士长就过来了,很客气地说:“高先生,您有什么需要?” 高云泉沉着脸说:“这个护士不行,换一个。” :..///34/34873/

下一篇   第23章 做我女朋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