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4章 报仇雪恨 - 开棺有喜:冥夫求放过

第24章 报仇雪恨

他给文绣一个劲地吃糖,还不准她运动,说想让她生个大胖孩子,吉利。.. 文绣根本没有怀疑自己的丈夫,自然而然的,肚子里的孩子过度发育,变成了巨大儿。 到了临产的时候,他又拖了不肯送文绣去医院,直到文绣流了很多血,他才用出租车,慢慢悠悠地将她送去。 到了医院,医生说必须立刻进行剖腹产,不然大人孩子都有危险,让他赶紧签字手术。 张寿不肯签字,说剖腹产对孩子不好,一定要顺产。 医生催了几次,他就是不签字。 不签字就不能做手术,拖了好几个小时,文绣没有撑住,死了,肚子里的孩子也没有保住。 张寿就开始闹,还出钱请了一帮专门的医闹,在医院大闹了一场。 医院本着息事宁人的态度,赔给了他一大笔钱,他拿着钱,高高兴兴地继承了老婆的遗产,很快就跟胡烁结了婚。 结婚的时候,胡烁的肚子都显怀了。 看完女鬼的记忆,我简直气死了。 禽兽,真是个禽兽! 他钻了法律的空子,利用女人生子的危险,合法地杀死了自己的老婆,还讹了医院一大笔钱。 怪不得文绣要缠着他,这种人,死有余辜。 我看向文绣和她硕大的肚子,握紧了拳头,说:“想报仇吗?” 文绣朝我点了点头。 “那我就给你一个机会。”我说,“跟我来。” 我另外打了一辆车,回到自己的店铺了,找出奶奶的书,书里也有讲怎么养鬼的。 我仔细看完了书,对文绣说:“我可以帮助你报仇,除掉那个人渣,之后我就要把你和你的孩子都送去寺庙超度,怎么样?” 文绣点了点头。 我开始扎纸人,扎了一个和文绣差不多高的,然后将她的脸画在纸人上,让她告诉我她的生辰八字。 她不能说话,动了动嘴唇,我读着她的唇型,写下了一个八字,她点了点头。 我咬破食指,用自己的血在纸人背后写上生辰八字,又在纸人的头顶上画了一道符。 这还是我第一次画符,不过我是学美术出身,有功底,照着书上的符咒画,画得完全一模一样。 在符咒画完的那一刻,文绣身上的怨气忽然涌动了起来,迅速地增加,直到完全成为一个恶鬼。 “办完了事就回来。”我说,“如果你不回来,或者你伤害了无辜,我就烧毁这个纸人,到时候你就会魂飞魄散。” 文绣点了点头,消失在门外。 我拿着纸人,觉得自己和纸人、文绣都有了一丝联系,眼前也出现了一幅幅画面。 我骤然一惊,我居然能够看到文绣所看到的东西。 书中说,养鬼之人,与鬼怪心意相通,才能彻底地操纵鬼怪。 只不过,并不是所有养鬼人都能与鬼魂心意相通的,只有天赋极高的人才能进入那种状态。 没想到,我居然有养鬼人的天赋。 我看到文绣以极快的速度穿越大半个城市来到张寿的家,这处房产还是文绣的婚前财产,现在却变成了张寿和小三的新房。 夜已经很深了,胡烁还在和三个闺蜜打麻将,孩子才刚刚三个月,她也完全不管。 胡烁生的,也是一个女儿。 张寿在家里,但他也不管自己的女儿,陪着小心给胡烁端茶递水。 毕竟胡烁的叔叔可是公司主管,以后他还要靠着她在公司横着走呢。 女儿似乎饿了,哇哇地哭起来,胡烁一脸不耐烦,冲张寿吼道:“快去看看,那小兔崽子怎么又哭了。” 张寿在老婆那里受了气,就把气发在女儿的身上,抱起女儿,在她身上狠狠一拧,女儿哭得更伤心了,他将她随手扔回床上,拉上了里屋的门。 “没事。”张寿说,“让她哭,锻炼肺活量。” 我抓着纸人的手在收紧,现在连我都恨不得杀了他。 胡烁又闹着肚子饿了,让他做点饭菜,他只得进了厨房,拿着菜刀切菜。 忽然刺啦一声,头顶的灯啪地一声碎了。 他低声骂了一句晦气,提着菜刀就走了出来,想要找个灯换上,却发现有些不对。 他抬头一看,顿时吓得菜刀都掉了。 那麻将桌上,坐着的四个女人,居然全都是已经死去的文绣。 她们一边搓麻将,一边回过头,阴森恐怖的脸上,露出一丝狞笑。 张寿双腿一软,坐在了地上:“文绣,不关我的事啊,你是自己生孩子死的,不是我害死的啊。” 眼前一花,他再仔细看,麻将桌上的哪有什么文绣,明明是胡烁和她的闺蜜。 胡烁听到文绣两个字,顿时就跳了起来,冲过来对着他怒吼:“你又提那个死鬼干什么?说,你是不是还想着那个死鬼?既然这么想她,就给我滚下去找她啊。” 客厅的灯光闪烁了两下,在张寿的眼中,胡烁又变成了文绣,恐怖的女鬼朝他伸出了长长的爪子。 “啊,文绣,不要杀我,不要杀我。”他大声叫了起来,胡烁更生气了,伸手就在他脸上一阵乱抓,“我说了不许提她,你还提,你还提!” “滚开,滚开!”张寿情急之下抓起菜刀,在面前一阵乱挥,他原本只是想将她赶走,却听见一声惨叫。 他回过神来,发现自己手中的菜刀已经砍进了文绣的脖子,鲜血一下子就喷了出来,在雪白的墙壁上喷出一朵血花。 “啊,杀人啦!”那三个闺蜜全都跳了起来,争先恐后地往外跑,张寿红了眼睛,推开胡烁,朝着她们追过去,“不许走,都不许走!” 我立刻给文绣下命令:“这三个女人是无辜的,不要让张寿伤害她们。” 文绣立刻动手,旁边的一张凳子滑了过来,挡在张寿脚下,张寿扑倒在地上,那三个女人乘机逃出了屋子。 张寿惊恐地看着满屋子的血,竟然给吓晕了过去。 文绣的仇,算是报了,但她没有走的意思,反而来到了里屋,看着床上还在哭个不停的女婴。 我心头一惊:“文绣,不许伤她,孩子是无辜的。” 文绣朝着女婴伸出了手,我心中大急,找出打火机:“文绣,我要烧纸人了!” 文绣抱起了孩子。 我啪地一声打起打火机,手却突然顿住了。 文绣抱着孩子,轻轻地摇动,似乎在哄她入睡。 渐渐地,那孩子竟然真的不哭了,睁着一双大眼睛,冲着文绣甜甜地笑。 刚出生的孩子,天眼还没有闭上,是能够看到鬼魂的。 文绣看着怀中的孩子,露出慈爱和满足的表情,然后将孩子轻轻放了回去。 我关上打火机,心里很不是滋味。 警察很快就赶到了,张寿被戴上了手铐,拖出了房子。文绣也很快回到了我的店里。 我对她说:“你附身在纸人身上,我明天把你送到寺庙里去。” 她看着我,朝我深深地鞠了一躬,然后化为无数的碎片,猛地钻进了我的身体。 我根本没来得及反应,在心里骂了一句脏话,身体往后一倒,就什么都不知道了。 我醒过来的时候看了看钟,居然昏迷了整整一天,我心中暗恨,那个文绣居然恩将仇报。 也不知道她在我身上做了什么手脚。 我照了照镜子,没有被上身,如果被鬼魂附身了,在阴阳眼的眼中,会看到两道重叠的影子。 我又摸了摸身上,似乎没有什么问题,不仅如此,我还感觉视力和听力更好了,力气也变得大了一些,我家那张桌子,实木的,以前移动一下都很费劲,现在却能轻松将它抬起来。 我想不通,又找出书来看,翻了一个下午才发现奶奶所记载的一段文字。 :..///34/34873/

上一篇   第23章 做我女朋友

下一篇   第25章 恶鬼公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