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7章 敢动我的女人 - 开棺有喜:冥夫求放过

第27章 敢动我的女人

向勇虽然是骗子,但为了骗得有模有样,之前有认真读过古代一些讲风水的书,还是了解一点的。.. “还有这里,这里怎么能种槐树?这也是犯了大忌,会招来灾祸的,还有这边,这里怎么建了个凉亭,这是犯了乙位,是会害命连累人的,还会让人遇见妖魔鬼怪、死亡,或者口舌之灾的。” 向勇激动地说:“错了,全都错了,这个公园修得乱七八糟,是谁给设计的,这是要谋财害命啊。” 秦经理惊得瞪大了眼睛:“这可是我们老板林哥亲自请了东北的龙大师给设计的,怎么会有错?” 向勇皱起眉头,我问:“龙大师是谁?” “龙大师是东北最有名的风水大师。”向勇说。 我耸了耸肩,说:“你们老板和龙大师有仇?” “怎么可能。”秦经理说,“我们老板对龙大师非常尊敬。” “那可就奇怪了。”我意味深长地看了他一眼,虽然龙大师跟林哥没仇,但也有可能是收了林哥仇家的钱,故意给设计成这样的。 秦经理也想通了这一环节,脸色惨白,汗水大颗大颗地往下掉。 他紧张地问:“两位大师,我们现在该怎么办?” 向勇也很害怕,他想了想,说:“如果我们能撑到明天早上,等天亮了,阴气退散,阳气回升,鬼魂隐匿,鬼打墙自己就会破掉。” 我看了看手机上的时间,还有四个小时才天亮。 四个小时,不知道我们能不能撑过去。 保安们将大门关上,还搬来桌椅板凳将门给堵起来,我叹了口气,这么做只是让他们心里好受一点罢了,这些东西怎么可能挡得住鬼魂? “唉。”向勇在一旁唉声叹气,“早知道这里真的有鬼,给再多的钱我都不来了。” 我虽然也很害怕,却毫无办法,按理说今晚周禹浩该来找我了,但是他未必知道我在这里,就算知道,他也不一定能打得过盘踞在这里的鬼魂。 “不然,我们真的把秦经理交出去?”向勇用极低的声音问我。 我苦笑一声:“你觉得那个鬼魂搞了这么大的阵势,只是想要杀三个人而已吗?” 向勇面如死灰,那个鬼魂根本就是想将我们赶尽杀绝啊。 之前折腾了一番,大家都很疲倦了,找了个沙发,半躺着休息。 没过多久,秦经理忽然走过来,一脸尴尬地对向勇说:“向,向大师,我,我尿急。” 厕所在售楼部的深处,里面的灯没有开,黑漆漆,阴森森的,他根本不敢去。 向勇气不打一处来,口气很不好:“你一个大男人,难道不进厕所还尿不出来啊。那边有几个盆景,自己去盆景里尿去。” 秦经理平日里也算是有头有脸,被他一顿骂,脸涨得通红,却不好发作,只得提着裤子过去。 售楼部里有好几盆装饰性的盆栽,都放在墙角,我别过脸去,一个大胖子尿尿,谁稀得看。 “啊!”忽然听到一声惊叫,我们全都吓得跳了起来,只见那个叫老李的保安指着厕所的方向,浑身发抖:“那,那里有人。” 秦经理提着裤子就跑过来了,惊恐地问:“谁?有什么人?” 老李看了他一眼,更加害怕了,后退了两步,说:“没,没有,我可能看错了。” 众人都有些生气,现在个个都紧张得不得了,你还一惊一乍地吓人。 大家又各自回去休息,老李见秦经理闭上眼睛小睡,偷偷凑过来:“向大师,我,我刚才的确看见一个人了。” 向勇问:“你到底看见谁了?” “我,我看见秦经理了。”他怕得话都有些说不清楚,“他就站在厕所的门口,朝我们这边看。可是,可是秦经理明明在盆栽那边尿尿啊,向大师,怎么会有两个秦经理?” 向勇也吓得不轻,我胆子比他大点,安慰他:“别怕,我们这么多人看着呢。” 老李犹豫了一下,选了一个离秦经理远一点的沙发,躺了下去。 我太累了,眼皮子开始打架,稍微眯了一会儿,忽然被向勇摇醒了:“姜琳,你看。” 我睁眼一看,秦经理居然鬼鬼祟祟地朝着厕所的方向走去。 “我们要不要跟去看看?”向勇犹豫着说。 我看了看黑漆漆的厕所,在这里耗着也不是办法,谁知道秦经理是去做什么?要是他存心使坏,我们不是就倒大霉了? 我朝向勇点了点头,没有惊动其他的保安,小心翼翼地跟了上去。 厕所没有开灯,秦经理钻进了男厕所,我抓着向勇的胳膊,他咬了咬牙,将我拉到身后,自己先走了进去。 是个爷们,我在心里暗暗称赞。 厕所里有三个格子,五个便池,还有一面巨大的镜子。 我们都很有默契,没敢往镜子里看。 厕所里有应急灯,那种很黯淡的绿色灯光,借着这光线,我们往格子门下看,发现最里面的两个格子门下面,都有着一双脚。 穿着同样的鞋子,同样的裤子。 我和向勇都后悔了,根本就不该跟进来。 我们转身就往外走,就在这时,那两扇门忽然一起开了,里面各站了一个胖子。 一模一样的两个胖子。 真的有两个秦经理! “快走!”向勇推了我一把,然后他的身体忽然向后飞了过去,被吸进了其中一个秦经理的厕所格子。 我冲到门边,用力拉门把手,但是门丝毫不动。 我感觉一股巨大的力量缠住了我的腰,我惊叫一声,也飞了出去,被吸进了另一个秦经理的格子。 然后秦经理对我笑了。 我从来没有见过那么恐怖的笑,那不是人的笑容,是尸体的笑容! 一根绳子缠在他的脖子上,他歪着脑袋,舌头从嘴里伸了出来。 他是个吊死鬼! 一个笑着死去的吊死鬼! 我顾不得那么多了,手半握成雷势,对着那吊死鬼的脸推了出去,口中大喊:“五雷猛将,驱雷奔云,敕!” 一声雷响,吊死鬼被打得一片焦黑,甚至连舌头都给打掉了,但是,它并没有像我以前遇到的那些鬼魂一样,被我打得魂飞魄散。 我绝望了,雷势在短时间之内用第二次,威力远远不及第一次,我估计这是因为我体内的灵气消耗太多。 我真后悔,当时怎么不随身带一些装备,就算杀不了他,至少也能自保啊。 这个时候,我发现一根绳套从天花板上垂了下来,将我的脑袋套了进去,然后往上一收,我就被吊了起来。 我拼命挣扎着,侧过头,正好看见旁边的格子,向勇也被吊起来了。 脖子很痛,钻心的痛,进入喉咙里的空气越来越少,我死死地抓着绳子,心中无助地大叫。 周禹浩,救我! 就在我快被吊死的时候,我听见轰隆一声响,厕所格子的门被猛地打开了,一道高大的人影出现在门外。 “敢动我的女人,好大的狗胆。” 熟悉的声音,我激动得都快哭了。 周禹浩,你终于来了。 秦经理似乎很生气,与此同时,无数的绳套从天花板伸了下来,全都争先恐后地缠向周禹浩。 周禹浩站在中央,一动也不动。 忽然,他身体里荡起一层黑色的气浪,往四周一卷,所有绳套都被震得粉碎。 勒着我的绳套了碎了,我掉落在地板上,一阵猛烈地咳嗽。 这个周禹浩,竟然这么厉害,刚才那个确定不是电视特效吗? 吊死鬼秦经理暴怒,冲出了厕所格子,于是,我看见两个一模一样的他,扑向周禹浩。 :..///34/34873/

上一篇   第26章 吊死的人

下一篇   第28章 聚阴养鬼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