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8章 聚阴养鬼阵 - 开棺有喜:冥夫求放过

第28章 聚阴养鬼阵

也不知是不是开窍了,我突然发现,这两个秦经理,一个是尸体,而另一个是魂魄。.. 我恍然大悟,怪不得我们都看见有两个秦经理,原来是尸体和魂魄分开了。 我想到一种恐怖的可能,秦经理今天来之前就已经被鬼吊死了,就吊死在这个厕所里,但因为某种原因,他的灵魂并不知道自己死了,还惦记着做法事的事情,跑去接待向勇。 刚死的鬼,三魂七魄都不稳定,之前向勇看见秦经理身后还有一个秦经理,其实是三魂中的其中一魂。 当时秦经理的魂魄受了一点惊吓,其中一魂从鬼身里脱离了出来,又立刻被吸了进去。 直到最后,他终于意识到自己已经死了,回到了厕所,寻找自己的尸体。 是什么让他意识到自己已经死了呢? 对了,尿尿。 鬼魂是不会尿尿的,他肯定是尿的时候发现根本尿不出东西来,才意识到自己早就死了。 忽然,一个东西咕噜噜滚到了我的面前,我一看,竟然是秦经理的人头。 周禹浩居然把他的脑袋给拧了下来。 “他已经魂飞魄散了。”周禹浩走过来,将我扶起,“你真是不让我省心,我要是晚来一步,你的小命就交代在这里了。” 我撇了撇嘴,说:“那不是正合你意?” 他脸色一沉:“我要的是活生生的你,我要个死人来有什么用?” 我心头稍微松了口气,至少,他并没有想杀我。 “我们快走。”周禹浩说,“这里非常邪门。” 我奇怪地说:“连你也应付不了吗?” 周禹浩严肃地说:“有人在这里布下了聚阴养鬼阵,这个阵法聚气养鬼,死在里面的人都会变成恶鬼伤人。这里阴气太重,都形成阴瘴了,你的阴阳眼之所以看不出这个胖子是鬼,正是因为被阴瘴给迷住了。” 我连忙问:“那我们怎么办?” “跟紧我。”他说。 我犹豫了一下,上前拉住了他的衣角,他那张有些面瘫的脸上,居然露出了几分笑意。 我突然想起,向勇还在这儿呢,连忙去把他搀扶起来。 周禹浩的脸色又沉了下去:“你挺关心他的嘛。” “他是我恩人,也是我的朋友,我当然关心他。”我说,“你别乱吃飞醋好吗?” “我会为你吃醋?”不知道是不是光线的问题,我居然发现他脸上出现了一抹可疑的红晕,“你要是给我戴绿帽子,我堂堂周少的脸往哪里搁?” 向勇看着他,对我说:“姜琳,这是你男朋友?” 周禹浩已经现出了身形,因此他也能看到。 我本来想说不是,但看了看周禹浩的脸色,只能点头。 “厉害啊,姜琳,我还以为你会没人要,成老姑娘呢,没想到你居然闷声不响地就找了这么个厉害的男朋友。”他露出谄媚的笑容,“这位周先生,幸会幸会。” 周禹浩点了点头,从衣服里拿出两个黄色的符咒:“别耽误时间了,把这个戴上,赶快走。” 我们跟在周禹浩的身后,走出厕所,经过售楼部前厅的时候,看见那几个保安全都一动不动地躺在沙发上,全都睁着眼睛,直勾勾地盯着天花板。 “他们这是……” 周禹浩连看都没看他们一眼:“他们已经被阴瘴之气完全地魇住了,魂魄已经被污染,救不活了。我给你们的符咒一定要戴好,否则你们就会像他们一样。” 我点了点头,将符咒贴身放好。 出了售楼部,外面的天气更加阴沉,原本还能看见一点月光,现在月亮已经被乌云完全遮住,到处都死气沉沉。 前面就是那栋诡异的瓦房,向勇低声说:“我听说过桃花源的事,当时拆迁,有个钉子户说什么都不肯搬,后来那个钉子户自杀了,很多人都觉得有问题,但林哥在本市的能量很大,没有任何人敢曝光这件事。” 看来,这栋房子,就是当时那个钉子户的家。 此时,瓦房的门窗都开了,里面吊着死去的隆永安、小戴,而旁边一棵老槐树下,吊着一个妙龄少女,应该就是之前自杀的人。 我又听到身后有脚步声,回过头一看,那四个保安摇摇晃晃地从售楼部里走了出来,眼神依旧很空洞。 我记得周禹浩说过,死在这个聚阴养鬼阵里的人,都会变成恶鬼。 那三个吊死鬼的身体转了过来,眼睛直勾勾地盯着我们,脸上都带着恐怖的笑容。 我凑到周禹浩身边,说:“这么多恶鬼,你能对付吗?” 周禹浩冷笑了一声:“区区几个恶鬼而已。不过,我懒得杀他们,脏了我的手。” 他侧过头瞥了我一眼:“何况今晚只剩两三个小时了,我还有重要的事情要做。” “什么事?” 他凑过来,嘴唇碰到了我的耳朵:“你说呢。” 我的脸腾地一下红了:“有没有搞错,都这个时候了你还想着那事儿。” 周禹浩笑了笑,朝那座瓦房一指:“那是整个聚阴养鬼阵的阵眼,只要破坏了阵眼,这个阵法就会破掉,聚集的大量阴气会自动消散。这些恶鬼,并不是真正的恶鬼,只是阴气让它们暂时实力大增,阵法破了,太阳一出来,它们就会魂飞魄散。” 向勇连忙拍马屁:“高人不愧是高人。周大师,您说,要怎么破?但凡有用得上小弟的地方,我绝不推辞。” “阵眼下面埋了东西。”周禹浩挑了挑眉毛,“既然如此,你去把那东西挖出来。” 向勇脸色变了一下,腆着脸说:“周大师,不是小弟胆子小,实在是小弟才疏学浅,对付不了那两个吊死鬼啊,小弟被鬼杀了事小,耽误了您的大事不就坏了吗?” 我一咬牙:“我去。” 周禹浩笑了笑,“好啊,去,我跟着。” 向勇听说要让他一个人留在外面,连忙说:“小琳一个弱女子都敢去,我一个大老爷们有什么不敢的,我也一起!” 周禹浩根本没理他。 那四个保安已经围了上来,他们身上都带着浓郁的死气,眼睛里已经没有黑眼仁了,动作却很敏捷,朝着我们扑了过来。 周禹浩一脚踢飞一个,说:“小心,不要吸到他们嘴里吐出的死气。” 这四个保安口中,果然有黑色气息吐出来,这些保安还没有完全死透,但已经濒死。 快要死的人口中都有一口气,这最后一口气,沾染了死气,活人一旦吸入,轻则会损伤身体,得一场大病,重则有生命危险。 以前我就曾在贴上看过,有人说他爷爷死的时候,嘴巴在动,他以为爷爷有什么遗言,就凑过去听,结果爷爷正好咽气。 他不小心吸了爷爷吐出的最后一口气,当时就觉得不舒服,后来得了慢性肺病,一直到现在都是病怏怏的。 这些保安的灵魂是被阴瘴之气污染的,那口死气更加浓郁,一旦吸进去,不死也去半条命。 向勇忽然哈哈大笑了两声:“我早有准备。” 说着从兜里掏出几只简易版的防毒面具,给我们一人一个,只不过周禹浩表示他用不着。“你怎么随身带着这个?”我奇怪地问。 “我刚从首都回来,你知道那边的雾霾很严重,所以我随身备了几个,幸好没有丢掉。” 我有些怀疑,这东西真能防得了死气? “放心,那么严重的雾霾都能防,一个小小的瘴气还不能防?”向勇已经戴上了,躲过一个保安伸过来的爪子,朝他下面踢了一脚。 向勇虽然武功不行,但他从小就跟街上的混混打架,也练了几招,而且特别的阴狠,总往人下三路打。 :..///34/34873/

下一篇   第29章 周禹浩受伤