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9章 周禹浩受伤 - 开棺有喜:冥夫求放过

第29章 周禹浩受伤

我见周禹浩没有说话,也将面具戴上,正好一个保安扑了过来,我反应不及,一个耳光狠狠打在他脸上,居然把他打倒在地,喷出了好几颗牙齿。请大家搜索看最全!的小说 周禹浩有些意外,若有所思地看了我一眼,便带着我们冲向那座瓦房。 忽然,我觉得脚下有什么东西绊了我一下,低头一看,居然是两只惨白惨白的手,从土地之中伸出来,死死地抓着我的腿。 这块地面,居然冒出了无数的手,向勇被几只手抓住,尖叫道:“小琳,救我,救我。” 我转过头,看见他的双脚竟然被拉进了地下,情急之下,拳头半握,再次使出“雷势”。 这次的威力显然不如上次,雷声都要小了很多,好在那些手不难对付,打得他身上那些全都化成了黑雾。 我上去拉住他的胳膊,用力一拉,把他的脚从泥地里拉了出来,他朝我竖起了大拇指:“厉害,真是个女汉子。” 还好这是泥土地面。我心中默默想,要是水泥地面,向勇这双脚就算是废了。 “接着。” 一根树枝忽然飞了过来,我连忙接住,发现是一根桃树枝。 说起来也是奇怪,这个公园名叫桃花源公园,我却没有看见多少桃树,反而到处都栽了梅树。 梅树这种东西,因为梅的谐音是“霉”,因此很少有人会栽在自己的院子里的。 想必,这个梅树,也是聚阴养鬼阵的一环。 我抬头看了看周禹浩,发现他的左手一片焦黑,心头痛了一下,桃木是鬼的克星,他居然为了我去摘桃枝。 “别愣着。”周禹浩口气不好,一脚踩散了几只惨白的手,“用桃木打这些手!” 我连树枝上的叶子都没有扯,直接拿着便往手上打,打一下,能打散好几个。 向勇紧紧跟在我身后,花了将近十分钟,我们才来到那座瓦房前。 这座瓦房应该就是那个死掉的钉子户的房子,里面的摆设都和没拆之前差不多,但可以看出这人很穷,可以说家徒四壁,只有一张床和一张断了条腿的桌子,还有几根长条板凳。 小戴和隆永安就挂在天花板上,他们扭曲的脸正对着我们,跟着我们的方向移动。 周禹浩忽然抬手,制止我们往前走,目光缓缓环视四周,突然脸色一变:“不好!这里面又有一个血阵!” 话音未落,那两个吊死鬼的尸体忽然从炸开了,暴起一朵血花,鲜血喷溅地到处都是。 它们的残肢里涌出大量的血液,我从来没见过一个人有那么多的血,朝着我们三人涌了过来。 “不能沾上这些血!”周禹浩大叫,一脚踢翻那张桌子,对我说,“从这里往下挖,一定要把下面的东西挖出来。” 他站在我们身边,那些从四面八方涌来的血被隔绝在几步之外,但他却露出痛苦的神色,手臂上和脸上开始出现一些红色的灼伤。 “周禹浩,你这是?”我着急地问。 “这些血会灼烧魂体。”他高声说,“我支撑不了多久,快,快挖。” 我看了看水泥地面:“用什么挖?” “用桃木。” 我看了看手里细细的一根,这能挖得动? 不管了。 我将桃枝狠狠插进地面,诡异的是,水泥浇筑的地面居然像豆腐一样被挖开了,我心想有门,开始加快速度,用力往下挖。 不到三分钟,地面就被我挖了个大洞。 “继续挖。”他说,身上的灼伤更加严重,“还不够深。” 不知道为什么,我的鼻子有些发酸,眼睛也有些疼,一定是那个什么阴瘴之气导致的。 我拼命往下挖,一直挖出一个深洞,我跳了下去,说:“下面有东西。” 我扒开泥土,里面居然是一具尸体。 我本来以为是那个被吊死的钉子户的,没想到居然是一具女尸。 这女人的尸体并没有腐烂,她没有穿衣服,光溜溜的身体上到处都是伤口和淤青,而她那下面,几乎成了一滩烂泥。 我被恶心到了,差点吐出来。 女尸的旁边有一只盒子,那盒子埋在稍微高一点的地方,应该是后来才放进去的。 我打开盒子一看,里面居然全都白色的布条,上面染了鲜血,有一股非常难闻的味道。 这绝对是女人的姨妈血! “周禹浩,东西挖到了,然后怎么办?”我问。 周禹浩的手臂被灼伤得露出了骨头,他痛得整个脸都扭曲了:“连这个都不知道吗?当然是烧掉,那些布,必须全部烧掉。” “我这里有打火机。”向勇说。 我用打火机点燃了一根布条,然后扔进盒子里,可是没一会儿就熄灭了,向勇又从衣服里掏出一小瓶伏特加,淋在盒子里,再打火。 轰地一声,布条被火焰包裹,在那熊熊燃烧的火焰之中,我听到尖利的女人叫声,那叫声很怪异,像是女人在被强迫那个的时候所发出的声音,听得人毛骨悚然。 而那些能够灼烧魂体的血液开始后退,然后被吸入到瓦房房体之中,直到最后一块血布被烧成灰烬,四周开始剧烈地地震。 地动山摇,瓦房开始垮塌,我着急地看着周禹浩,他已经不成人形了。 “快走。”我过去扶他,他忽然抱住我,“别怕,不会有事的。” 这句话他说得有气无力,却给了我无穷无尽的勇气和力量。 向勇靠在我们身边,他也看出来了,周禹浩很厉害,现在只能相信他,如果到处乱跑,反而会出事儿。 房梁被烧了,整个屋顶都垮塌了下来,我咬紧牙关,一动不动。 但是,我并没有被什么东西砸到,睁开眼睛一看,哪里有什么瓦房,我站在一座凉亭里,而凉亭下的地面塌陷了,露出了那具女人的尸体。 阵眼被破,整座公园都恢复了正常,天也开始亮了,太阳升起时候所带来了阳气开始驱散笼罩在公园上的阴气。 但是,这股阴气太浓了,如果放着不管,三五个月都不一定能散尽。 “走,回家。”周禹浩在我耳边说,然后就消失不见了。 我摸了摸口袋,他已经进了那块写有他名字的桃木牌里。 向勇露出惊恐的表情:“小琳,周,周大师呢?” 我脸色严肃地对他说:“向勇,今天的所有事情,你都要保密,特别是周禹浩的事情,他的身份很不简单,要是外面有什么风言风语,恐怕会出事儿。” 响鼓不用重锤,向勇久在名利场里混,自然明白其中的厉害。 “你放心,我的嘴巴是出了名的严。”他拍着胸脯保证。 我匆匆离开桃花源公园,回到店里,周禹浩现出身形,他身上的灼伤已经没有了,但是看起来非常虚弱。 “你没事?”我扶着他坐下,“我去给你准备点东西,治疗你的伤。” 奶奶书里有很多方子,是专门治疗魂体的。 “不用麻烦了。”他拉住我,“有你就够了。” “什么?” 他忽然扑过来,把我扑倒在地上,我脸一下子红了:“你都这样了,还想着那事儿?” “做那事儿才能疗伤,而且好得很快。”他不顾我的挣扎,一把扯开了我的衣服。 这次他折腾了我整整三个小时,还有越战越勇的架势,也不知道他都受了那么重的伤,怎么会还有这么强的体力。 折腾完了,我累得直接睡了过去,一觉睡醒,他又缠了上来,做了四次之后,我终于怒了:“你让我吃点东西行不行,我快饿死了。” “不行,我先吃饱。”他耍起无赖。 我真想骂脏话。 :..///34/34873/

上一篇   第28章 聚阴养鬼阵

下一篇   第30章 禽兽不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