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0章 禽兽不如 - 开棺有喜:冥夫求放过

第30章 禽兽不如

总之,最后还是他赢了,等他吃饱喝足,我才拖着疲惫的身体起床做饭。.. 冰箱里根本没有吃的,我只好去街尾的小卖部买了两盒面,把肚子填饱。 “以后别吃这种东西。”他躺在床上说,“对身体不好。” “只有这个,爱吃不吃。”我将一盒煮好的面推到他面前,他犹豫了一下,还是吃了。 “桃花源公园的事情究竟是怎么回事?”我问他,“那一盒子血布又是干什么的?” “那些血布,是一百个被强迫的女人的怨气。”他说,“布置这个阵法的人非常厉害,那阵眼之中,还埋着一个被强迫而死的女人,她们的冲天怨气,足以布成血阵,那些血会灼烧魂体,不管活人还是死人。” 我抽了口冷气:“如果活人被灼烧魂体会怎么样?” “会很痛,非常的痛。”他说,“如果活人的魂体被烧得魂飞魄散,人自然就死了。” 我皱眉:“那个东北的龙大师和桃花源的开发商到底有什么仇什么怨?居然下这么阴毒的阵法?” “我已经让郑叔去查了。”他说。 话音未落,就响起敲门的声音,我打开门,外面还是辆标志性的马萨拉蒂。 郑叔将一只厚厚的牛皮袋交给周禹浩:“少爷,这是您要的东西。” 周禹浩点了点头:“行了,下去。” 郑叔恭恭敬敬地鞠了一躬,上车离开。 牛皮袋里是厚厚一叠卷宗,还有一只u盘。 桃花源的开发商林哥,原名林玄,以前是混黑道的,后来洗白了,但其实暗地里还是干着黑色勾当。 这个人,非常好色,而且他玩女人,不玩小姐,只玩黄花大闺女,而且必须是十六岁以下的幼女! 这些卷宗,就是这些年所有被他所玩过的少女。 而且他非常的变态,不喜欢正常地玩,就喜欢虐待,这些女孩不管是自愿的,还是被迫的,每次被他玩后,都不成人形了。 周禹浩将那个u盘插进电脑,点开一看,全都是那种视频,男主角自然是林哥,女主角每一个都不同,但看起来都是初中生,她们哭着求他,跪在地上低声下气地求,他却无动于衷。 我只看了一点就看不下去了,女孩子的惨叫声让我一阵阵发冷。 “快关了。”我对周禹浩说,“这个林哥简直就是个禽兽,我要拿着这些东西去报警。” “报警?”周禹浩笑了笑,“你以为,这些年没有人报警吗?” 我愣了一下。 “像林玄这种人,黑白两道都有人脉,不然也不可能混到今天这个地位。”他拿起一份档案,“而且,他似乎在首都还有些关系,所以之前有警方的人想收拾他,也没能把他给撼动。” 我不服气:“那就让他这样嚣张下去?之后不知道还有多少女孩会被他玩弄。” “放心,他作恶多端,自然有人要收拾他。你看,龙大师不是就出手了吗?”周禹浩说。 我哼了一声:“龙大师出手,也不过只是毁了他的一个楼盘,还搭上了几条无辜的人命。” “无辜?这次事情里面,还真就没有无辜的。”周禹浩丢了一份文件给我,“要说无辜,你和向勇勉强算无辜。” 我看那文件里说,那个被强迫而死,埋在土里的女孩,就是钉子户那家的女儿,读高三,林玄杀了她父亲之后,连她也没放过。 而之前在桃花源公园自杀吊死的那个女孩,和这个女孩是同班同学,她收了林玄手下人的钱,把女孩骗出去,交给了林玄。 而林玄公司下面的保安,都是有前科的,没一个手上干净。 我合上卷宗:“难道我们什么都不做?就这么算了?” 他冷笑一声:“谁说就这样算了?你看看本市新闻。” 我打开本市的新闻网站,头版头条正在报道桃花源公园的命案。 一夜之间,桃花地产有七个员工在公园里上吊自杀,而凉亭里也发生了塌陷,露出了一具尸体,警方已经介入调查。 报道里详细地讲了那具女尸的身份,她父亲居然是当时拆迁时的钉子户,而她也失踪了好几年了。 报道里并没有对此事下结论,但明眼人一看就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了。 本市的各个网站和论坛上,全都是八这件事的帖子,管理员怎么删都删不过网民发帖的速度。 因为这些负面新闻,桃花地产的股票一开盘就开始下跌,而且暗中还有人在恶意做空桃花的股票。 我看了周禹浩一眼:“是你做的?” 周禹浩冷笑了一声:“因为他,连累了我的女人,我能放过他吗?” 虽然不知道这话有几分真,但听起来还是蛮爽的。 不过,周禹浩家里到底是什么来头,这么多机密的资料都能查到?难道是干情报工作的? “对了。”他又丢了一份报纸给我,我拿起来一看,说的是十九中的女校长贪污受贿,出入不和谐场所,已经被双规。她父亲是教育局副局长,又牵连出他父亲的受贿案,整个武家上上下下,被抓了五六个。 是那个武校长的事情,他不提,我都快忘干净了。 “敢给我的女人气受,我不会让她有好下场。”周禹浩说。 我满头黑线:“虽然我很感谢,但是以后我要是和谁吵两句,你也要出手?” 他挑了挑眉毛:“你以为我那么闲吗?” 不知为何,我松了口气。 “过来。”他忽然朝我招了招手,我听话地走过去,他将我抱进怀中,轻轻摸了摸我的头发,说:“想不想回去读书?” 我愣了一下。 学美术是我一直以来的梦想,我从小在绘画上面,也的确有天分,家里不算很富裕,但爸爸很支持我,从小就花钱让我去学绘画。 我也很给他争气,我十三岁的时候,所画的画就曾经在国家级的比赛中得过大奖。 高考的时候,我本来想考国家美院的,我的文化课成绩不错,就算考普通学校,也能上一本线的,专业课成绩更不用说了。 本来所有人都认为我能顺利考上国家美院,去州杭上学,可是等成绩下来,我的专业课成绩分数居然很一般,没有达到国家美院的分数线。 我消沉了很久,因为考试的时候我所画的那幅画我自己是很满意的,有我自己的最高水准,我以为一切都是板上钉钉的事情,没想到会落榜。 好在我文化课不错,被山城大学的美术学院录取了,不然我只能复读一年。 当年爸爸生病,我不得不退学,能够继续学习,我当然愿意。 他拿出一个文件袋:“我已经帮你办了复学手续,你下学期就可以回去上学了。” 我当年是退学,不是休学,按道理说是不能够复学的,没想到他居然这么神通广大。 我死死地抓着文件袋,泪水在眼眶里打转:“谢谢你,周禹浩,真的,谢谢你。” 他脸上的表情变得柔和,将我的脑袋按在他的胸膛上:“我说过,只要你好好跟着我,我不会亏待你的。” 我无言以对,心里却发愁,我们俩毕竟一个是人,一个是鬼,难道我们要这样一辈子吗? 人鬼殊途啊,谁知道你什么时候去投胎呢? 谁又知道,哪一天你会厌倦我呢? “还有一件事,郑叔之前报告给我,我想应该告诉你。”他捏了捏我的脸,说,“其实,当时考试时,你的那幅画,得到了整个西南考区的最高分。” 我惊了一下,抬头看着他,他继续说:“但是,你的画被换了。” :..///34/34873/

上一篇   第29章 周禹浩受伤

下一篇   第31章 林玄来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