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1章 林玄来了 - 开棺有喜:冥夫求放过

第31章 林玄来了

他拿出一张纸,上面有打印了两幅画,我指着其中一张画着山水的画说:“这个是我的。..” “在当年的考试档案里,这幅画才是你的名字。”他指了指另外一幅画着静物的画。 那幅画很一般,无论是色彩运用,还是绘画技巧,都远远比不上我的。 “怎么可能!”我激动地大叫,“我从来没有看过这幅画!” 他按住我的肩膀,让我不要太激动,然后指着我的那幅画说:“你这幅,名字是一个叫江珊珊的考生的。” 我极度惊讶,被这个消息打得完全蒙了,半天都回不过神来。 江珊珊我认识,当年和我在同一个绘画老师那里学习画画,她的天分很一般,老师说她能考上本地的大学就已经不错了。 后来我没考上理想的大学,也就没有去关注别人,周禹浩告诉我,她当年考上了国家美院,现在留校,担任美院的班主任辅导员了。 她居然换了我的画! 我突然想起一件事,当年快要高考的时候,老师告诉我,在考试的时候不要画得太好,估摸着能够考上就行了,不然画是会被人换掉的。 我当时并没有当回事,毕竟我要考的是国家美院,如果画得不好,落榜了怎么办? 现在想来,当年那个老师一定知道了什么。 或者,这是长久以来的潜规则? 江珊珊家里面很有钱,她的父亲是做地产的,读高中的时候,她每天都坐法拉利上学。 所以,她也有钱买到上学的机会。 我浑身颤抖,眼泪不要命地流了出来,抱着周禹浩就是一顿嚎啕大哭。 积攒了这么多年的不甘心,在这一刻全都发泄了出来,我一直哭到抽搐,泪水将床单都打湿了。 良久,等我苦累了,他才抱着我,轻声说:“现在好受一些了吗?” 我死死抓着他的衣领,我没有钱,没有权,我就是一个再不能更小的小角色,可是那些有钱有势的人,却连我们这些穷人唯一出人头地的机会都要抢! 如果不是有周禹浩在,恐怕我这一辈子,都无法知道当年得真相,都要一辈子为自己没画好而悔恨自责。 “我要报仇。”我咬着牙说,“江珊珊改变了我的命运,毁了我一生,我要让她付出代价。” 他点了点头:“仇是肯定要报的,君子报仇,十年不晚,不急于一时,倒是现在,你有点小麻烦。” 话音未落,门就被撞开了,一群人冲了进来。 我皱起眉头,又是什么人? 我现在心情正不好,这些人居然来找茬。 来的都是一些高大壮实的男人,他们大多剃着光头,身上穿着运动服,脚上穿着球鞋,脖子上戴一根拇指粗的金链子,腰上还挂条亮闪闪的链子。 明显的袍哥装扮。 我们西南地区,混黑的,都称为袍哥。 周禹浩是鬼,现在他没有现身,因此只有我这个阴阳眼能看到他。 这些袍哥一进来,就训练有素地分列在两旁,然后,一个男人走了进来。 看到他的时候,我抖了一下。 我才刚刚看过他真人演的重口味片子。 他就是林玄,林哥。 这个林玄,三十多岁,快到四十了,从容貌来看,保养得还算不错,长得也还行,就是一身的煞气和邪气。 不知道死在他手中的人到底有多少。 他的身边,一个怨鬼都没有。 鬼魂是很害怕人身上的煞气的,因此屠夫一般的鬼魂是不敢近身的,我们这边都还有风俗,谁家的小孩经常生病,不好养了,就拜屠夫做干爹,用他身上的煞气,镇压一下作祟的妖魔鬼怪。 有时候,连鬼魂都是欺软怕硬的。 “你就是姜林?”他上下打量着我,眼神有些阴邪,我身上的汗毛都竖起来了。 他们二话不说就破门进来,我来不及换衣服,身上还穿着棉布睡裙。 这睡裙其实是比较保守的,粉红色,有点荷叶边,就是有点大,胸很低。 最近我容貌变漂亮了,身材也变好了,胸都大了一号,正好露出半截胸和一条深深的事业线。 我连忙将衣服往上拉了拉,说:“我是,阁下是?” 我肯定不敢说我认识他啊,那些卷宗都被周禹浩及时收起来了,不然还得了。 “林玄。” 我嘴角抽搐了两下:“林哥,久仰大名。” 他缓缓来到我面前,目光在我胸口扫来扫去,我觉得像是被毒蛇盯上了一样,起了一层鸡皮疙瘩。 “没想到开花圈店的,也有长得这么好看的。”他勾了勾嘴角,“我给你一个机会,做我的女人,怎么样?” 我吓得差点晕过去,做你的女人?那我还不如死算了。 “我,我有男朋友了。”我慌忙说。 他冷笑一声:“你知道我今天是来干什么的吗?” 他靠得太近了,我后退了一步,咬着牙说:“你是来警告我的,要我把嘴巴闭紧。” 他冷冷地说:“杀你灭口不是更好?” “你现在在风口浪尖上,很多人等着抓你的把柄,不会轻易杀人的。”我说。 他笑了:“你很聪明,但聪明的女人都活不长。” 我额头上冒出冷汗,挤出一个笑容:“林哥,那天晚上我不过是送了一些纸活儿去桃花源公园,货送到了就走了,其他的什么都没有看到。” “哦?”他低下头,目露凶光,“你就没有进公园里看看?” 我说:“都那么晚了,我一个女人哪敢在外面到处闲逛,要是遇到劫财劫色的不就惨了?” “是吗?看来你很识时务。”他伸出手,往我腰上摸去,突然,他像是被火烧到一样,猛地缩回手去,惊讶地看着我。 周禹浩出手了,折断了他一根指头。 碰到我的那根指头。 我看着他,忽然笑了:“林哥,那天晚上是大凶之日,我能够活着回来,自然也是有几分本事的,不敢说很厉害,但自保没有问题。” 见他表情有些扭曲,我又说:“现在林哥你要应付的事情很多,何必跟我一个开花圈店的过不去呢?你说是?” 他阴狠地笑了笑,说:“我不过是有些小麻烦,很快就能解决,等我解决好了,还会再来找你。” 他眼睛从我的胸口一直往下,来到某一处,扫了扫,说:“到时候,我会好好尝尝你的味道。” 说完,他一挥手:“我们走。” 他带着人迅速离开,留下被破坏的卷帘门。 周禹浩在我身后,脸色阴沉:“他不会有这样的机会了。” 可以看出来,他现在很火大。 我叹了口气,打电话叫人来修门,我家这门,这个月都坏了好几回了。 我和周禹浩在店里过了两天的二人世界,来做纸活的订单也接了几个,不过我都不送货了,客户自取,免得又遇到什么灵异事件。 但我不去招惹灵异事件,灵异事件仍然会找上门来。 这天一大早,我刚起床,准备出门买点包子当早餐,刚出门,就看见一辆保时捷卡宴停在门口,车上下来一个人。 是个熟人。 “柯言?”我一看到他,就知道没什么好事。 “姜琳。”柯言满脸愁容,“我家出事了。” “什么事?”我问。 “我父亲病了。” “病了就送医院啊。”我奇怪地说,“我又不是医生。” “我们家有自己的私人医生,都是全国最顶级的,他们没有检查出任何问题,都说我父亲很健康。”柯言皱眉道,“我也请过几个大师,他们说我父亲中邪了,但没人治得了,有一个还当场心脏病发作,现在还在抢救。” 果然没什么好事! :..///34/34873/

上一篇   第30章 禽兽不如

下一篇   第32章 饿鬼附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