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2章 饿鬼附身 - 开棺有喜:冥夫求放过

第32章 饿鬼附身

我连忙说:“连那些大师都不行,我就更不行了,我只是个开花圈店的。请大家搜索看最全!的小说” “姜琳,这次算我求你。”他苦着脸说,“从小我爸就最疼我,他正当盛年,我不想他出事。只要能救我爸,我愿意出一百万。” 一百万。 我又心动了。 不过,这钱不好挣啊。 “答应他。”周禹浩来到我身后,低声说。 他没有现身,柯言看不到他。 我有些头疼,不过既然周禹浩说可以,估计他能解决。 一百万,谁不想挣? “好。”我点头道,“不过我只是先过去看看,不一定能帮上忙。” 他松了口气:“只要你答应就行。” 我告诉他,我还要准备些东西,让他中午来接我。 中午阳气最重,我的血也最有用。 “喂,周禹浩,你真的能搞定?”我回到店里,开始收拾装备。 “他身上有股味道。”周禹浩说,“我有感觉,他家里应该有某样东西,那东西对我很有用。” 我收拾好东西,柯言的车也到了,我坐着他的车穿过整个城市,来到城南区最南边的一个小镇。 说是小镇,其实是开发商修建的一座大型楼盘,按照北欧风格修建的,风景秀丽,是个度假养病的好地方。 柯言将车停在一栋白色的别墅前,上前敲了敲门,开门的是一个中年女人,围着围裙,脸上带着愁容:“小言啊,你来啦。” 柯言点了点头:“薛姨,爸怎么样了?” 中年女人眼圈红了:“还是老样子。” 柯言点了点头,走了进去,我看见客厅里还坐了几个人,其中一个和柯言长得有点像,穿着灰色的薄麻西装,一副成功人士的样子,应该就是柯言的哥哥柯微了。 柯微的身边坐着一个身材苗条、气质出众的漂亮女人,两人靠得很近,关系很不一般。 而另一边的沙发上,坐了一个穿中山装的男人,他闭着眼睛养神,一副世外高人的模样。 “柯言,怎么这么晚才来?”柯微一开口就是责备,“你旁边这个女孩是谁?你的女朋友?她背上背的是桃木剑吗?” 柯微旁边的女人也笑了:“这女孩是演员吗?带着道具就来了。” 柯言冷冷地看了她一眼:“雪莉,你是什么人,这个家里还轮不到你说话。” 女人脸色变了一下,柯微沉声道:“怎么说话呢?” 柯言顶了回去:“大哥,你三天两头换女人,在外面玩玩就行了,不要总往家里带。” 雪莉脸上的表情有些扭曲,柯言没有理他们,转过头来对我说:“爸就在楼上,我带你上去。” “等等。”柯微起身拦住,“这个女人是谁?她凭什么上去?” “这位姜女士很有本事,我请她来给父亲看看。”柯言说。 柯微上下打量了我一下,笑了:“你没事,柯言,一个小女孩而已。” 雪莉更是插嘴道:“别是骗子?现在招摇撞骗的骗子很多的。” 他们的眼神让我很不爽,我冷笑一声,反击道:“柯言那栋闹鬼的写字楼,楼下埋着一只小鬼,就是我找出来灭掉的。” 我盯着柯微的眼睛:“也不知道那小鬼是谁埋的,做这些阴毒的事情,迟早是有报应的。” 柯微神色未变,笑了笑,说:“什么闹鬼,依我看只是运气不好罢了,至于在下面埋点东西,谁知道是谁埋的?说不定是某些骗子,为了骗钱故意埋的。” 我怒了,这个男人倒是沉得住气。 柯言挡在我面前,说:“是不是骗子,试一试就知道了。大哥,你拦着我的人,不让去看爸爸,不是有什么别的想法。” 柯微横了他一眼,笑道:“我是不想这些无关的人打扰到付大师。” 他朝沙发上一指,“这位是我从上海请来的大师,专门抓鬼驱鬼的,是上海很多豪门的座上宾,真正的高人。” 我看了他一眼,他还在闭目养神。 这x装的,我给一百分,不怕你骄傲。 “哦。”柯言不屑地笑了笑,说,“那么付大师看出什么了?” 付大师终于睁开了眼睛,故作高深地说:“这所屋子有问题。” “什么问题?” “这里的风水本来很好,但是这屋子里的装潢和布置,却有很大的问题。”他指了指对面墙角所摆放的一盆铁树,“比如那盆树,就冲了煞,要是一直摆在这里,住在屋里的人就会经常生病。” 柯言气得脸色有些发白:“付大师,饭可以乱吃,话不可以乱说。” 柯微在旁边笑了笑:“柯言,别恼羞成怒,我知道那盆栽是你送的,大师也是就事论事,也没说你是成心让爸生病。” 就在这时,楼上一间卧室的门忽然开了,一个护士冲了出来,叫道:“两位少爷,你们快来,柯先生出事了。” 两人一惊,急匆匆地往上跑,周禹浩在我耳边说:“快跟上去,我感觉到了,对我有用的那件东西就在卧室里。” 我连忙跟上,付大师也跟了上来,他似乎很瞧不起我,连看都没有看我一眼,我也懒得理他。 卧室非常大,装潢得也很豪华,有一张很大的豪华床铺,里面站了一个医生和好几个护士,加上我们几个,居然一点都不拥挤。 进门的时候我也感觉到了,有一股很强的气息在这里。 “爸,你干什么,快点把护士放开。”柯微高声道。 我几乎不敢相信那是柯震。 柯震我在电视上看过,虽然人过中年,但很有气度,人长得也不错,而面前这个,已经瘦成了皮包骨,而且皮肤发黑,都快黑成黑人了。 最可怕的是,他的眼睛都从眼眶里鼓了出来,大得像两颗灯,此时,他正拉着一个护士,狠狠咬着护士的肩膀,发出咔擦咔擦的声音。 他在咬护士的骨头! 最诡异的是,护士没有叫喊,甚至没有露出痛苦害怕的表情,反而一脸的享受,嘴里还发出低吟,就像是在做那事儿一样。 这场面血腥而诡异,其他几个护士都吓得尖叫起来。 “付大师,救命啊。”柯微说。 付大师从衣服里拿出一张符咒,双眼一瞪,高声道:“大胆孽障,还不快速速离开柯先生的身体!” 他手腕一转,那符咒就烧了起来,他几步冲上去,将符咒往柯震的额头上一刺。 柯震猛地丢开护士,柯微露出喜色:“还是付大师有本事啊……” 话音未落,就看见柯震猛地跳了起来,扑向付大师,一口咬在他的耳朵上。 付大师惊恐地大叫,拼命地挣扎:“快,快把他给我弄开。” 但谁都不敢上去。 我没办法,虽然这付大师听讨厌的,总不能看着他被咬死。 很快付大师就不叫了,也露出了享受的表情,我拔出背上背的桃木剑,一剑刺向柯震的后背。 桃木剑本身是不可能开刃的,刺在他的背部,并没有刺伤他,但我感觉到刺中了某个东西,柯震发出一声惨叫,放开了付大师。 我又一剑砍在他的脖子上,他又惨叫一声,扑倒在地上,不动了。 “把他扶到床上去。”我说。 还是没人敢上去,最后还是柯言去了,柯震瘦成这样,身体非常轻,他一个人轻轻松松就将他抱上了床。 而那个护士和付大师,则晕了过去。 柯言擦了下头上的汗水:“姜琳,我父亲这是怎么了?” “柯先生被饿鬼附身了,而且是少财饿鬼。”我问那几个护士,“这个护士是不是这两天肩膀上长了一个疮?” :..///34/34873/

上一篇   第31章 林玄来了

下一篇   第33章 青铜古鼎