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3章 青铜古鼎 - 开棺有喜:冥夫求放过

第33章 青铜古鼎

那几个护士早就吓得花容失色,半天说不出话,只有其中一个稍微镇定点,点头说:“对,小兰说她肩膀上不知道怎么长了很大一个疮,擦了药膏也不管用,还流脓。请大家搜索(品%看最全!的小说” 我皱起眉头,又问:“你们是不是也长了疮?” 另一个护士惊恐地说:“我,我也有,长在肚子上。” 我深吸了一口气,说:“柯先生被少财饿鬼附身了,这种饿鬼专门吃人的脓血,你们这些经常接触他的人,身上会渐渐地长出脓疮来,这是他的怨气造成的,为了给自己准备食物。” 饿鬼这种东西,都是前世造下了罪孽,死后沦落为饿鬼道,它们长了一个巨大的肚子,食量非常大,但是它们却无法吃任何东西,常年都在饥饿之中,就算找到了可以吃的食物,那食物也会变成焦炭。或者进入它们的口中,就变成火焰焚烧它们的喉咙。 饿鬼有很多种,佛经中记载了三种:无财饿鬼,少财饿鬼、多财饿鬼。 无财饿鬼,包括炬口饿鬼、针口饿鬼、臭口饿鬼等三种。 少财饿鬼,包括针毛饿鬼、臭毛饿鬼、瘿饿鬼等三种。专们吃人脓血。 多财饿鬼,包括希祠饿鬼、希弃饿鬼、大势饿鬼等三种。最喜欢吃人的残羹冷饭或者善良之人布施的东西。 我有些发愁,饿鬼这东西,有些难对付啊。 而那些医生护士,一听到我所说的,全都露出极度害怕地表情,那医生急忙说:“两位柯先生,抱歉了,柯震先生这病,我实在治不了,我就不在这里耽搁他的病情了,我要辞职,这个月的工资我也不要了。” 说完,也不等柯家兄弟同意,直接就夺门而逃。 那几个护士更是话都不说,直接跑得无影无踪。 柯微的脸色有些不好,看了床上的柯震一眼:“柯言啊,我突然想起公司今天下午还要接待松下电器的人,老爸这里就交给你们了。我看这位姜女士神通广大,一定能行。” 说完,带着雪莉一起急匆匆地往外走,好像背后有人在追似的。 柯言气得说不出话来,柯微身为长子,居然直接把烂摊子全甩给他了。 这时,薛姨端着一盆水走进来:“二少爷,我得给先生擦身体了。” 柯言连忙说:“薛姨,你还是别过去了,爸这病,可能会传染。” 薛姨笑了笑,说:“没关系,我只是擦擦身体而已。” 柯言看着薛姨过去,眼眶有些发红,柯震的老婆,也就是他的母亲,很多年前就过世了,之后柯震有过很多女人,但一直没有再婚。 现在柯震病了,那些女人全都看不到人影了,只有薛姨还顾着他。 我看着这个薛姨,她看柯震的眼神里全都是爱意,年轻的时候,一定跟柯震之间有点什么。 柯言转过头来问我:“姜琳,你看看,我爸这病,有没有什么办法?那个饿鬼可以祛除吗?” 周禹浩在我身后低声说:“问他饿鬼怎么来的。” 我沉着脸说:“我现在很奇怪,饿鬼是怎么缠上柯震先生的?饿鬼这种东西,人间虽然不少,但它们很少能附在人身上,一旦附上,它们就会用人类的身体进食,很难祛除。” 柯言摇了摇头:“我也不知道,薛姨,爸生病之前,有没有遇到过什么奇怪的事情?” 薛姨细心地给柯震擦完了身体,转身出来说:“要说奇怪的事情,还真有一件。” “什么事?”我们连忙问。 “一个星期前,大少爷来看先生,说在外面得到了一件好东西,要送给先生。你知道,这几年先生很喜欢古董之类的东西。” “是一件古董?”我问,“是什么东西?在哪里?” “在书房。”薛姨说,“你们跟我来。” 我、周禹浩和柯言,都跟着来到走廊尽头的书房,我感觉到那股气息越来越强大了,让周禹浩很兴奋。 薛姨掏出钥匙,打开书房,里面布置得非常的古雅,还摆放着很多古董。 我的目光一下子就被前面的博古架吸引了,那股强大的气息,就来自于博古架上所摆放的一件东西。 那是一个青铜小鼎,上面满是绿色的铜锈,看起来很有些年头了。 鼎在古代是装食物的,饿鬼附在上面,也很正常。 薛姨指了指那个鼎:“这就是当时大少爷送给老爷的古董。” “我可以看看吗?”我说。 “可以。” 我走过去,想要拿起青铜鼎,却听到周禹浩说:“等等。” 我的手一顿,低声问:“怎么了?” “有问题。”他从我身后走出来,低头仔细看了看这个鼎,说:“这不是普通的鼎,这是专门封印饿鬼的饿鬼鼎!” 我仔细看鼎上铸造的花纹,果然是一些扭曲的鬼脸。 “这饿鬼鼎上应该有封印的印记,但是被人抹掉了。”周禹浩激动地说,“这个鼎封印饿鬼几千年,积攒的阴气非常浓郁,如果我能把这些阴气全部吸收,我的实力将会大大增强。不过……” 他脸色忽然一变,说:“不好,这鼎里还有一只饿鬼。快闪开!” 我大惊,那鼎里冒出一股黑气,我身体一矮,倒在地上,就地一滚,那黑气没能附在我身上,朝着柯言冲了过去。 我当然不能让它附身柯言,掏出那把铜钱剑,扯断绳索,往那团黑雾上一扔。 一声惨叫,铜钱落了一地,那黑雾在半空中化成一个瘦得皮包骨,肚子却非常大的恐怖饿鬼,挣扎了两下,就彻底消散了。 看着满地铜钱,我心疼死了。 我这金钱剑可不是外面那些装饰品,是真正的老物件,奶奶说,是祖上传下来的,有镇煞辟邪、斩妖除魔的效果。 但是我实力太低了,根本发挥不出它的力量来,遇到了高级的鬼怪,只能拆了它,用它散开时所爆发出的力量除掉鬼魂。 这东西可是用一把少一把啊。 柯言走过来将我扶起,心有余悸地说:“谢谢你救了我。” 我看了一眼周禹浩,严肃地说:“这只青铜小鼎是邪物,专门封印饿鬼的,你们留着会出大事,把它交给我,我找个寺庙好好供奉起来,免得它再害人。” 柯言当然同意:“你尽管拿去,这种晦气的东西,我不想再看到了。” 周禹浩很激动,我将小鼎放进背包里,说:“根源找到了,就要好办多了。柯言,你让人去准备一大桶猪血来。还有,我这里有个方子,你叫人去中药店买照着买些中药回来。” 这个方子是奶奶那本书里记载的,应该有用。 柯言立刻打电话给他的助理,不到半个小时,助理就扛着一大桶猪血来了,血是刚从屠宰场里接的,都很新鲜,还在冒着热气。 我满意地点了点头,让他扛到柯震的卧室,在去的路上我低声对周禹浩说:“我实力不够,待会儿你还要多出点力。” “放心。”他勾了勾嘴角,“你尽管放手去做。” 进了卧室,我先让柯言将昏迷的柯震用铁链子锁好,铁链子用的是最新的合金,就是一头大象都挣不开。 然后,我让助理将猪血围着床铺撒一圈,我用瓢舀了一瓢猪血,伸到柯震面前晃了晃。 柯震一下子就醒了,浓烈的血腥味让人作呕,可是在少财饿鬼的眼中,却是无上的美味。 他的眼睛几乎要从眼眶里掉出来,死死地盯着那一大桶鲜血,拼命地挣扎,想要挣脱铁链,冲过来享受美食。 :..///34/34873/

上一篇   第32章 饿鬼附身

下一篇   第34章 豪门恩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