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6章 不存在的女人 - 开棺有喜:冥夫求放过

第36章 不存在的女人

二姨吓死了,把儿子狠狠骂了一顿,然后跑去那个女人所在的洗头房,要找那个女人算账。.. 结果那个女人的面都还没见到呢,熊睿先跑来了,像条疯狗一样,逮着二姨就咬,把她的胳膊给咬出了一个大窟窿。 二姨吓得再也不敢去找那个女人了,她觉得自己的儿子很不对劲,当时那发疯的样子,比毒瘾犯了还恐怖。 现在熊睿根本不回家了,整天都往洗头房里跑。 她哭着求我,说我是家里最有出息的人,有后台,让我出面去劝劝熊睿,把他给带回去。 我有点生气:“二姨,你该报警才对啊,表哥连你都敢咬,我要是去了,不把我给咬死啊?” “不能报警!”二姨尖叫,“我就这么一个儿子,我不能让他被抓啊。” “那我也没办法啊。”我摊了摊手,说。 “你一定有办法的。”她说,“你不是认识很厉害的人吗?你让那人叫上几个人,跟你一起去把熊睿给抓回来。” 我更生气了,周禹浩又不是黑社会,还能带着人去抓熊睿? 二姨低声下气地求我,说让我看在我妈的份上,帮她这一回。 听到我妈,我心软了。 我妈走得早,我十岁的时候就走了,我妈生前对两个妹妹都很好,只要能帮的,都会帮。 “行了行了。”我说,“二姨,你告诉我洗头房的地址,我去看看,但我可不能保证一定把人给你带回来啊。” 二姨抹着眼泪说:“琳儿啊,二姨相信你,你一定能行的。” 我挂断电话,觉得憋屈。 有这么一群极品亲戚,真是让人不爽! 我开着面包车出了门,来到城西区的丁字街,这条街又被称为母猪街,因为这条街上全都是洗头房,别说晚上了,就是大白天的,都开着粉红色的灯,一些打扮得浓妆艳抹的女人坐在门口,招揽生意。 我记得小时候有次从这条街上经过,突然一家洗头房里伸了个脑袋出来,是个女的,冲着我喊:“喂,来玩玩嘛。” 当时我吓死了,还以为是喊我呢,转头就跑,结果人家叫的走在我后面的一个男人,那男人脸上带着猥琐的笑,屁颠屁颠地就跑进去了。 二姨说的这家洗头房,叫幺妹儿洗头房,是比较小的一家,玻璃门里面挂着粉红色的厚重窗帘。 我拉开门走进去,里面坐着个穿皮衣的女人,正在玩儿微信摇一摇,见了我,脸色就变了一下,猛地站起来,怒气冲冲地说:“干什么,干什么,没看到门上贴的吗?” 我一看,门上贴着“同行勿入,面斥不雅”。 我在心里骂了一句脏话,你哪只眼睛看见我是同行了? 我学着电视里的样子,从包里掏出两张红票子递过去,说:“我是来找人的。” 她立刻就换上了一副笑脸:“妹儿,我今天没接几个客人,你老公应该没在我们这里。” 我脸更黑了,这个女人怎么这么喜欢脑补? “我找的人叫熊睿。” 她脸色一下子就变了:“你找那个疯子啊?他就在最里面那间,你赶快把他给我弄走,他经常来我们这里发疯,我们这里生意都差了好多。” 我走进里屋,里面很暗,而且也不隔音,我一进去就听见里面哼哼啊啊的声音,一听就是熊睿的。 我问那个女人:“里面和熊睿在一起的是不是叫依依?” 这个名字是二姨告诉我的,她听见熊睿总是叫这个名字。 那女人走过来,手上拿着把钥匙:“我把门打开,你自己看。” 咔擦一声,门开了,里面充斥着一种让人作呕的味道,我往里一看,顿时惊住了。 熊睿正在床上做着运动,做得非常卖力,一脸的享受,但是奇怪的是,他的身下并没有人。 他在和空气做? 穿皮衣的女人说,他第一次来找小姐的时候,她们这里的小姐都没空,让他先在屋子里等一下,等哪个小姐有空了,就去招待他。 但是过了半个小时,他从房间里出来,给了钱,说很满意,店里的小姐都很奇怪,没人招待他啊,难道他是跟鬼做的啊? 后来熊睿就天天来,每天都在最里面的那间房,也不叫别的小姐去招待他,刚开始的时候,她们都觉得他是个神经病,不过他不要小姐又给钱,她们就没说什么,有钱不赚王八蛋嘛。 可是后来她们就觉得不对了,熊睿总说这里有个叫依依的女人,但她们这里根本就没有这么个人! “妹儿,我跟你说,我们都吓死了。”皮衣女人唠叨,“就因为他这要死不活的神经病样子,整条街都知道我们这里闹鬼了,你说我们还怎么做生意啊?” 我看了她一眼:“你们可以不让他进门。” “哎哟,妹儿,你真是站着说话不腰疼,你没看见他发起疯来那个样子,连他自己的妈都敢咬,我们不让他进门,他不得咬死我们啊。” 我点了点头,告诉她我会想办法,让她先出去,然后用阴阳眼仔细地看。 果然,我看到熊睿的身下有一个女人,不,女鬼,那女鬼的头发很长,一直从床上拖到地上,她的双腿紧紧地盘着熊睿的腰,随着他的动作不停抖动。 她似乎感觉到有人在看她,猛地转过头来。 那是一张并不好看的脸,皮肤青白,只有白眼仁,没有黑眼仁,她眼神冰冷地盯着我。 “熊睿!”我喊了一声,但是他却一点感觉都没有,仍然沉浸在和女鬼的啪啪啪中。 “你是谁?”我问那个女鬼,“为什么要缠着他?” “这是他欠我和我孩子的!”她朝我怒吼,“滚,给我滚!” 我吃了一惊,难道这个女人生前和熊睿有什么关系吗? “你叫什么名字?”我又问。 她猛地抬起手,抓住熊睿的脖子,熊睿的脸憋得通红,露出痛苦的神色,却还在不停动作。 “滚,不然我杀了他!” 我握紧了拳头,这个时候,熊睿的嘴巴里挤出了两个字:“罗……伊?” 这个女人叫罗伊? 我沉默了一下,退了出去,皮衣女人见我出来,连忙问我情况怎么样,我让她再等等,立刻开车前往二姨的家。 二姨还住在外公外婆留下的老房子里,说起这个房子,当年外婆偏心二姨一家,立了遗嘱将遗产全都给了他们。 本来其中属于外公那一份,我们和小姨家也是可以分的,但我妈当时已经过世了,我爸是老实人,说二姨家也不富裕,就没有要。 我敲开二姨家的门,二姨上来就抓住我,问我熊睿怎么样了,我阴沉着脸,说:“二姨,你跟我说老实话,你知不知道一个叫罗伊的女人?” 二姨的身体抖了一下,眼神有些飘忽,说不知道有这么个人。 我一看她那表情就知道她在说谎,直接站起身,说:“那我就帮不了你了,你另外找人。” 二姨抓住我,哭闹道:“你不能不管你表哥啊,难道你真要眼睁睁看着他死吗?要是我那大姐在,一定会帮我们的!” 我一把甩开她:“你不跟我说实话,我怎么帮你?” 二姨犹豫了一下,走到门边看了看外面,然后锁上门,拉上窗帘,抹着眼泪说:“你表哥当年去云南的时候,在那边被坏人带坏了,染上了毒瘾。” 我惊了一下,熊睿不仅赌,还吸毒! 二姨给我讲了当年发生的事情,熊睿当年因为毒资的问题,被云南的一个山寨抓起来了,还不了钱就要把他给扔悬崖下面去。 :..///34/34873/

下一篇   第37章 又被绑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