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7章 又被绑了 - 开棺有喜:冥夫求放过

第37章 又被绑了

山寨里一个叫罗伊少女喜欢上了熊睿,想尽办法将他从寨子里救了出去,然后跟着他回到了本市,还怀了他的孩子。请大家搜索看最全!的小说 结果二姨根本看不上那个少女,觉得她长得也不漂亮,也没读过什么书,还是穷乡僻壤里出来的,家里没钱也没嫁妆,就把她拖到医院里,强迫她打掉了孩子,然后扔给她回去的路费,把她赶出了家门。 而熊睿,本来就不是个东西,他也觉得罗伊不漂亮,打心底里瞧不起罗伊,就没出来为罗伊说话,反而帮着二姨逼她。 罗伊当时不肯走,堵在门口大哭大闹,二姨是个非常好面子的人,不想让左邻右舍看笑话,就让熊睿去解决。 熊睿出门就把罗伊狠狠地打了一顿,一边打一边骂,骂她是贱货,骂她丧门星,骂她没人要,总之,骂得很难听。 后来,罗伊就走了,走的时候她说,她总有一天会回来,找他们讨回这笔债。 二姨当然是说罗伊各种不好,甚至还不肯承认当年是罗伊救了熊睿,反而说是他自己逃出来的,罗伊偏要跟来,拖累了熊睿。 我听得浑身发冷,罗伊可是熊睿的救命恩人啊,他们居然恩将仇报,这么对她。 要是我今天救了熊睿,明天他们会不会也反咬我一口? 二姨继续哭闹,让我一定要把熊睿带回来,我将今天去洗头发所看到的事情一五一十地告诉了她,当然,我并没有说我见鬼的事情,只说听到熊睿喊“罗伊”。 二姨吓得脸色都变了:“这,这事儿可不能乱说,世上哪有什么鬼?” 我严肃地说:“如果你不信,可以去问洗头房的其他人,现在整条街都知道表哥被鬼缠上了,二姨,这忙我帮不了,你还请个道士或者和尚什么的来看看,罗伊回来报仇了,我怕用不了多久,表哥的命就保不住了。” 二姨身体一软,倒在地上发抖,我叹了口气,也故意露出很害怕的表情:“今天罗伊看到我了,也不知道她会不会来找我。她现在对我们一家肯定是恨死了,二姨,你快想办法,不然下一个恐怕就是……” 我话没说完,但二姨肯定懂。 她吓得差点晕过去,我害怕地看了看四周:“说不定她已经跟来了,二姨,我,我就先回去了,你可千万别忘了请道士来驱鬼啊。” 我从二姨家逃出来,回过头去愤怒地看了他家一眼,原本我以为他们家只是有点势利,没想到居然这么丧心病狂。 这事儿我帮不了,也不能帮,别说是表哥了,就是亲哥都不行。 这是报应。 回去之后我将这件事告诉了周禹浩,周禹浩说我做的对,这样的人你就算拼死救了他,他们也不会感激你,反而会记恨你。 反正都会被记恨,还去费这个事儿干什么? 结果,当天晚上,我就接到了警察局打来的电话,说熊睿死了,是吸毒过量死的,就死在那个洗头房里。 洗头房已经查封了,警察叫了二姨去认领尸体,结果二姨在警察局里又哭又闹,说洗头房害死了她儿子,要洗头房陪她钱,而且一开口就是一百万。 洗头房的小姐们也不是省油的灯,说熊睿有精神病,还把毒品带进他们店里,给她们店造成了损失,要二姨赔钱,也开口一百万。 双方在警局里打得不可开交,警察来劝架,她们居然把警察也打了,最后因为袭警被关了进去。 我没再管这件事。 转眼七天又过去了,周禹浩又要走,这已经走了三次了,我忍不住问:“还有多少个七天?” 他笑了:“怎么?舍不得我?” 我扯了扯嘴角,谁舍不得你了? “放心,用不了多久了。”他说,“一共需要七个七天,七七四十九,加起来也不过几个月。” 我眉头皱起,低声问:“几个月之后呢?” 他神色有些茫然:“就看能不能成功了,如果能成功,一切都还有转机。” 他抓住我的肩膀,认真地看着我,说:“小琳,好好学习你奶奶留下来的书,说不定我们后面还有硬仗要打。” “硬仗?”我急忙问,“什么硬仗?你说清楚。” 他摇了摇头:“现在还不是告诉你的时候,时机到了,你自然会知道。” 我无奈地翻了个白眼,又是这样,什么都瞒着我。 他凑上来,在我额头轻轻亲了一下,不知为什么,这蜻蜓点水的一吻,比折腾整晚还有感觉。 “等我回来。”他柔声说。 我第一次发现,原来他竟然也会有这样的表情,这样的语气。 只一眨眼的工夫,他就消失了,饿鬼鼎也被他带走,我看着这间小小的花圈店,第一次觉得这里空荡荡的。 我居然渐渐习惯了他的突然出现,又突然消失。 还有……他的爱抚和亲吻。 唉,我真是立场不坚定啊。 周禹浩走了,我终于过了两天安生日子,除了扎纸活儿,就是吃了睡,睡了吃,要是天天都能过这样的日子,给个神仙都不换。 结果没两天,我就接到了向勇的电话。 他在电话里带着哭腔说:“小琳啊,林哥这次为了保命是真的疯了,他知道龙大师要对付他,就从东南亚请了一个降头师来,要跟龙大师斗法呢。” 我奇怪地说:“那是他们的事情,他们想斗就让他们斗呗,难道我们还能拦着啊。” “不是,小琳啊,他们神仙打架,我们这些小虾米就要遭殃啊。”向勇说,“那个降头师说,我们俩是从聚阴养鬼阵里活着出来的,身体里就带了几分阵法的气息,要在我们身上下降头,利用反噬来对付龙大师呢。” 我抽了口冷气:“这些事你怎么知道?你现在在哪儿?” “我在家,我怎么知道的你就别管了,他们已经在门外了,我逃不掉的,你赶快跑,跑得越远越好,对了,还有你那个男朋友,千万不要让他们捉住你们!” 话还没说完,我就听到那边传来碰地一声巨响,好像是门被砸开了,然后听到向勇惨叫了一声,挂断了电话。 我头皮一阵发麻,这个林玄,估计也是被逼急了,他现在正在风头浪尖上,本来应该低调的,但他居然敢公然绑架,这说明他是要狗急跳墙了。 我急忙收拾东西,不管怎么样,先逃出去躲两天再说。 我拖着行李箱出门,因为面包车目标太大了,我没开车,上了一辆公交,去了最近的长途车站。 干脆去首都,林玄胆子再大,敢在首都乱来不? 我刚刚走进车站,忽然一辆金杯车飞驰而来,停在我的身后,几个强壮的男人冲下来,抱起我就往车上拖。 我吓死了,拼了命地挣扎,高声求救,车站里人也不少,都围了过来。 “这是我家妹子。”抱住我的那个男人说,“她精神有点问题,刚从医院里跑出来。” 我急了,尖叫道:“我不是精神病人,我不认识他!他们是人贩子!求求你们,报警!” 围观的人都很冷漠,一副看好戏的样子,连一个愿意打电话报警的人都没有。 之前网上所说的,被人冒充亲人绑架,就去搞破坏,踢街边的摊子,问题是我已经被控制住了,根本就碰不到那些摊子啊。 另一个壮汉过来抬起我的脚,把我塞进了金杯车,关上门扬长而去。 我一上车,他们就用一块湿帕子捂住了我的嘴。 是乙醚! 我挣扎了两下,晕了过去。 :..///34/34873/

下一篇   第38章 南洋降头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