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9章 林玄之死 - 开棺有喜:冥夫求放过

第39章 林玄之死

我看了看厂房外面,太阳正好走到了天空正中。.. 还真是中午啊。 每天午时,正好是我的血液阳气最高的时候,而且是至刚至阳,什么黑狗血、朱砂之类的,都远远比不上。 蛮尼不断地惨叫,双手在天空中不停地乱挥,口中骂着一些听不懂的南洋话。 忽然,他大叫一声,脑袋居然从脖子上飞了起来。 我给吓了一跳,差点坐地上去。 这,这是飞头降! 蛮尼居然在练飞头降。 飞头降是一种极为邪恶、极为阴毒的降头,练飞头降的人,夜晚的时候脑袋会离开身体,飞出去觅食,他专门喜欢吃婴儿,每天晚上都要吸掉一个婴儿的血。 怪不得这阵法里禁锢了这么多婴儿呢。 但是,这种邪降也不是那么好练的,刚开始练的时候,头颅离开身体,是会带着肠胃内脏一起离开的,很显然,内脏这些东西,在头颅飞行的时候,容易挂住。 比如电线杆,比如收视天线。 据说南洋的人对飞头降是很恐惧的,为了防飞头降,家家户户都喜欢在阳台和天台上种植一些有刺的植物,一旦飞头降飞来了,内脏就会被挂住。 降头师的脑袋如果在天亮之前无法回到身体,被太阳一晒,就会立刻化为一滩血水,魂飞魄散,永世不得超生。 飞头降炼成之后,肠胃就不会再跟着出来,而那颗飞头,就会神通广大,降头师也不必天天吸食鲜血。 但是每过七七四十九天,他们就必须要吃掉一个还未出生的胎儿,那个时候,他们就成为了孕妇的可怕噩梦。 很显然,这个蛮尼的飞头降,还没有炼成。 他也是被婴灵攻击得发狂了,不然也不会在大白天里将脑袋给飞出来。 这厂房很大,窗户又少,位置又高,阳光根本照不进来,蛮尼的脑袋在空中飞了一圈,扑向林玄,一口就咬住了他的脖子。 林玄大声惨叫,脸开始变得越来越白,身体也像瘪了的皮球,皮肤满是皱纹。 飞头降在吸他的血! 我深吸了一口气,大喊:“快跑!” 黑社会虽然讲义气,但是面对飞头降这么一个邪门的东西,再大的义气都没了,林玄那些手下根本不管他,手忙脚乱地往厂房外跑。 我让他们赶紧跑,不是因为我善心大发,而是飞头降正在觅食,如果让他吸了这些人的血,他的实力就会大增,到时候后果不堪设想。 我也想跑,但是看了看地上的向勇,我心头满是怒火。 老向,你放心,我一定给你报仇。 此时,飞头降已经吸干了林玄的血,转头过来就想吸我的血,我不闪也不躲,就在那站着,等他过来。 飞头降在没有炼成的时候,据说这颗飞出去的脑袋,智力并不太高,否则以蛮尼的狡诈,肯定会看出情况不对。 等他飞得近了,张开血淋淋的嘴准备咬我脖子的时候,我忽然抬起手,将刀口里流出的血甩在他的脸上。 “嗷!”飞头降惨叫,脑袋和内脏都开始冒青烟。 而那边他的身体,早就被那一群怨气冲天的婴灵给撕咬得千疮百孔。 我琢磨着,这个蛮尼本来就知道自己的身体保不住了,才把自己的脑袋分离出来,保留下魂魄,再吸食大量的人血,那么脑袋和内脏还能单独存活,虽然人不人鬼不鬼,但好死不如赖活着。 但是,他没想到,我居然只用了一把血,就送他归西。 蛮尼在南洋也算是个人物,他千算万算也没有算到,今天会栽在我手里。 不得不说,是我的运气太好了,被人放个血,也能赶上午时。 蛮尼的脑袋在地上滚了一阵,冒出一缕缕黑色的烟雾,渐渐地化为一滩血水。 而那些婴灵没有了阵法的禁锢,一个个都解放了出来,他们的怨气非常大,杀掉了蛮尼根本没能让他们的怨气消失。 我在心中叫了一声不好,这些婴灵要是逃了出去,不知道会杀死多少人。 怎么办? 我咬了咬牙,乘着午时还没过,能灭几个是几个。 我正准备放血,却听见有人说:“施主请手下留情。” 我愣了一下,这声音怎么这么耳熟。 转头一看,一个穿着青色和尚装的老和尚走了进来,双手合十,口中还念了一句佛号。 我想了想,惊讶地说:“你是宏华寺那个扫地的师父?” 当时我刚被周禹浩缠上,怕得要死,跑到宏华寺烧香,是这个扫地的师父建议我去求签,最后求到了一根“解铃还须系铃人”的签。 “施主你好。”他向我鞠躬行礼,“贫僧法号德信。” 我也连忙回礼:“德信师父好。” 他点了点头说:“这些婴灵全都是无辜而死的人,还请施主放他们一马,让我念诵经文,为他们超度。” 我表示同意,他盘腿坐在地上,双手合十,开始念诵经文。 我对佛经完全不懂,不知道他念的是什么经,可是在他念经的时候,这些原本狂暴不安的婴灵全都安静了下来,围在他的身旁,静静地听他念经。 他每念一句,那些婴灵就会消失一个,直到经文全部念完,那些婴灵也全都消失了。 德信师父站起身,对我说:“女施主,这里不是久留之地,你还是赶快离开。” 我愣在那里,想要问他到底是什么人,却不知道该从哪里问起。 德信看了一眼死去的向勇和林玄,叹了口气,说:“各人有各人的缘法,生死自有命数,女施主也不必太伤心,等我再念一遍《佛说阿弥陀经》为这两位施主超度。” “多谢师父。”我朝他深深鞠了一躬,走出了厂房。 我抹了一把眼泪,向勇,我已经为你报仇了,你可以安心去了。 走出这片废弃的工业园区,我才发现这里前不着村后不着店,走了很久才看到一辆过路的货车,花了两百块钱,让货车司机把我送回了市区。 我对这个德信师父很好奇,顺道去了一趟宏华寺,打听打听这位师父。 结果人家告诉我,德信师父是十年前来的,之前在哪里出家不清楚,自从来之后就一直干保洁的工作,总之就是一个很普通的人。 之前我一直以为扫地僧只是金庸老先生笔下的人物,没想到居然在现实生活中遇到了一个。 晚上的时候,我看到了本地电视台所播出的新闻,说郊区某个废弃厂房里发生了一起打架斗殴的案件,两人丧命,十几个人受伤,本地知名企业家林玄牵涉其中,当场死亡。 那个蛮尼已经化为血水了,现场只有林玄和向勇两具尸体。 当然,那个现场在普通人眼里是极其诡异的,但是为了稳定人心,肯定不会如实报道,这个案子估计也只会以打架斗殴结案。 向勇的母亲领回了他的尸体,我去参加了他的葬礼,他年迈的父母哭得天昏地暗,白发人送黑发人,没有比这更悲惨了。 我不敢看下去,送了礼金之后就走了。 向勇的事情给我的打击很大,我索性连门都不出了,总不会有不开眼的鬼敢上门来闹事。 这天我刚打开店门,忽然有个女孩子急匆匆跑了过来。 那女孩有点眼熟,她见了我,急忙道:“姜琳姐,你还记得我吗?我是王雨,钟瑶瑶的初中同学。” 我想起来了,这丫头和钟瑶瑶是铁姐们儿,以前钟瑶瑶到我家来玩的时候,曾带她来过。 “是小雨啊,什么事?”我笑着问。 王雨很着急,说:“姜琳姐,我昨晚接到个短信,可能是钟瑶瑶出事了。” :..///34/34873/

上一篇   第38章 南洋降头师

下一篇   第40章 农村冥婚