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0章 农村冥婚 - 开棺有喜:冥夫求放过

第40章 农村冥婚

我一惊,把她手机拿过来一看,短信里只有短短一句话:我在回龙村,让姐姐来救我。请大家搜索看最全!的小说 回龙村是山城市旁边一个小县城下面的小村落,听说很落后,但是比较原生态,有不少人喜欢周末去那里看看山水,旅个游。 钟瑶瑶怎么跑那里去了? 我问王雨还知道什么,王雨摇头,她前一天才跟钟瑶瑶通过电话,那个时候她都还在南京,一切都很正常。 我让王雨先回去,又打电话到钟瑶瑶的寝室,钟瑶瑶的室友告诉我,钟瑶瑶被她二姨给带走了,而且是当众抢人,把人给拖上车就跑了。 我顿时就气炸了,我这个二姨到底想干什么,学什么不好学黑社会人贩子? 我又给二姨和姨夫打电话,没人接。 没办法,我只好收拾东西,开着车往回龙村跑,这一个个的,没人能让我省心。 熊睿刚死不久,二姨就整出了这么个幺蛾子,我有预感,这件事肯定跟钱有关。 我二姨那个人,为了钱,什么事都干得出来。 我突然想到,她不会为了钱,把钟瑶瑶卖给哪个农村四十多岁找不到媳妇的老男人了。 我有些着急,要真是这样,我一个人去了根本没用,说不定到时候全村子的人都会来打我。 我只好给司徒凌打电话,司徒凌一听,就说要陪我一起去,如果真的是拐卖妇女,他随时能叫来增援。 我去警察局宿舍接了司徒凌,才知道他正在休假,我有些不好意思,做警察的很少有假期,我还来麻烦他。 他笑着说没关系,反正他现在也没女朋友,休假也是在宿舍里躺着,还不如出去走走,就当旅游了。 我们开了三个小时的车,来到了江夏镇,回龙村在江夏镇的辖区内,离镇上没有多远。 我们在饭馆里吃顿便饭,顺便打听一下消息。 今天不是赶场的日子,饭馆里没有多少生意,老板娘和一个吃饭的熟客有一搭没一搭地聊天。 “喂,老陈啊,你听说没有,回龙村那边的冉家弄了个女孩子过来,要跟他们刚死的儿子结阴亲。”老板娘神秘兮兮地说。 那个叫老陈的说:“还有这事儿?” “可不是嘛,这结阴亲本来就是乱弹琴,居然还找个活人来,这可是丧阴德的啊。”老板娘说。 我们这边土家族、苗族比较多,自古以来就没有配阴婚的风俗,谁家要是死了人,就停灵三天,亲戚朋友坐三天的夜,有的烧了,有的土葬,直接埋了完事。 我长这么大,就没听过我们这边有人冥婚的。 冥婚这种风俗,是近几年外地兴起的,我们这边的人出去打工,也学了这一套回来,只不过做这个的很少。 司徒凌告诉我,现在偷尸体的人多了,特别是土葬的女性尸体,不管老幼都偷,年纪大的便宜一些,年轻的,没结过婚的,最贵。 我很惊讶,连老年人的尸体都有人偷? 司徒凌说,现在有不少风水先生,是和偷尸体卖尸体的人勾结起来的。 哪家要是死了一个孤寡老人,一辈子没娶上媳妇的那种,风水先生就上门说,你得给他找个老伴,这样你家才能安宁,要是不配个阴婚,他的鬼魂就会天天来你家闹,影响你家子孙的运气。 农村人都很迷信,这一通恐吓,大多数人都怕了,花个一两万,买一具老女人的尸体来,和自家长辈配个阴婚。 就是因为偷尸体的太猖獗,我们这边土葬的,都要用钢筋水泥把坟墓加固,让你没办法偷。 那边那个老陈说:“那配阴婚的女孩是谁家的?哪有人愿意来跟死人结婚?多不吉利。” 老板娘看了看外面,小声说:“我跟你说,你可别拿去外面乱传啊。我听说那个女孩子是不同意的,被她家长辈硬拖来的。” 老陈有点义愤,说:“这家的长辈也是脑袋打铁,哪有把自家的女孩嫁给死人的?难不成还要把人弄死了再结婚?” “哪倒不至于,冉家就算再有钱,也不敢闹出人命。”老板娘伸出五根手指翻来覆去比了比,说:“冉家出了十万呢,那可是现钱,而且他们说了,阴亲结了,就让女孩走。” 老陈又说:“可是结过阴亲的女孩,以后还有谁敢娶啊?” “可不是吗,这可是害了人家女孩子一辈子。”老板娘啐了一口,“我看呐,那个冉家,为富不仁,迟早要败。” 我气得满脸通红,二姨简直就是疯了,为了十万块,居然让瑶瑶跟个死人结婚! 要是瑶瑶有个什么三长两短,我绝对饶不了她。 我一怒之下就要杀到回龙村去,却被司徒凌按住了,他让我等一等,他打个电话去这里的派出所,问问情况。 不一会儿,他挂掉电话,跟我说:“情况有些不对。” “怎么?” “我们这边虽然不禁止配阴婚,但是如果村民为了婚丧喜事要大操大办,是要经过村委会同意,然后交给派出所备案的,办宴会的时候,派出所也会派人去看着,免得出个什么食品安全事故。 这次冉家办阴婚,提前办了七天的流水席,派出所派了一个姓张的警察去,去了之后,张警官的电话就再也打不通了。 刚开始的时候,他们以为那边的信号不好,但这都第八天了,张警官早该回来了,这手机还是无法接通。” 我吓了一跳:“难道回龙村出了什么事?” 司徒凌道:“连村长的办公室座机都打不通,派出所决定派两个人去看看,正好和我们一路。” 很快那两个警察就来了,一个中年男警察,另一个是三十来岁的少妇。 他们做了个自我介绍,男警察叫杨启林,女警察叫范倩倩,两人都不是本地人。 对他们来说,司徒凌这个市局的刑警队长是个大领导,因此对他都很恭敬。司徒凌跟他们说了我的事情之后,他义愤填膺地说:“这冉家也太不像话了,大妹子,你放心,到时候我一定帮你把妹妹给救出来。” 我点头道谢,心里面却很担心,或许是我最近遇到的恐怖事情太多了,总觉得这次的配阴婚没有那么简单。 杨启林开的是警车,在前面开路,我的面包车跟在后面,回龙村的路很不好走,都是土路,还到处都是乱石。 远远地,我们能看到村子了,这座回龙村在一个山坳里,四周全都是梯田,我从车窗看出去,看见村子笼罩在一片白色的雾气之中。 司徒凌说:“这都下午了,怎么还有这么大的雾?” “这个雾有点不对。”我皱了皱眉,我们开着车下了山,村口立着一块石碑,石碑下面是一只乌龟驮着,不知道是什么时候的东西了。 石碑上刻着三个大字:回龙村。 杨启林跟我说,回龙村已经有三百多年的历史了,这里的村民基本上都姓冉,当年湖广填四川的时候,从两湖地区迁来的。 本来这个村子一直都很穷,其中有个叫冉东的,二十多年前赶上了开放大潮,在万县那边开煤窑,赚了很多钱。 他富了之后,就带领全村的人一起富裕了起来,还曾经得到过县上的嘉奖。 说完,他就准备进村,被我拦住了:“杨警官,你不觉得有些奇怪吗?” 倒是那个范倩倩发现了:“这大白天的,村子里也太安静了。” 杨启林一拍大腿:“是啊,你们看那些梯田,现在是农忙季节,居然一个种田的都没有,太反常了。” 司徒凌按住我的肩膀,说:“小琳,这村子有点邪门,我看还是不要进去了,等增援。”他又问杨启林,“杨警官,你们所里还有多少人?” :..///34/34873/

上一篇   第39章 林玄之死

下一篇   第41章 死亡村宴