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2章 司徒凌的吻 - 开棺有喜:冥夫求放过

第42章 司徒凌的吻

杨启林说:“听说以前是有的,只是后来不知道怎么就没有了。请大家搜索看最全!的小说” 司徒凌说:“难道是因为有人削了石碑后面的符咒阵法,才导致了这两百多人的死?” 我摇头说:“那石碑后面有青苔,就算削,也是削了很久了,没道理现在才出问题。” 司徒凌问我:“姜琳,你有没有什么办法,能逃出去?” 我摇了摇头,脸色凝重起来,说:“那一层雾气,应该是传说中的鬼瘴。” “鬼瘴?” 我有些后悔:“如果早想到是鬼瘴,我肯定不会进来。鬼分为几个等级,依次是孤魂野鬼、怨鬼、恶鬼、厉鬼、摄青鬼、鬼将和鬼王。鬼魂要是成了厉鬼,会非常厉害,他们能够设置鬼瘴,将一块地方完全与外界隔绝起来,然后在里面为所欲为。” 杨启林吓得双腿发抖:“怪不得之前无论座机还是手机都打不通。” 我低下头,眼中闪过一抹痛苦,这么多人都死了,瑶瑶恐怕也…… 司徒凌看出了我的想法,按住我的肩膀,说:“你别灰心,那些鬼里没有你的妹妹,她应该还活着。” 我知道,他是在安慰我。 我朝他挤出了一个笑容,告诉他我没事。 忽然间,天竟然黑了。 我们打开窗户一看,外面已经黑得像晚上了,路边的路灯也亮了起来。 杨启林看了一下手表:“不对啊,现在才四点多钟,怎么会黑得这么早?” 我脸色更加阴沉,说:“这是鬼瘴引起的,看来之前我料得没错,这个村子里有个厉鬼。” 司徒凌严肃地问:“厉鬼到底有多厉害?” 我告诉他们:“我们之前遇到的那些七窍流血的鬼,是怨鬼,而那个拿着斧头来砍我们的鬼,是恶鬼,把那些怨鬼和十个八个恶鬼加起来,都比不上厉鬼!” 杨启林面如死灰,差点坐地上去。 “完了,完了,我老杨一辈子没见过鬼,第一次见鬼,就见了一个怨鬼。我这一百多斤算是交代在这里了。” “别泄气。”我咬了咬牙,说,“如果能撑到明天中午的话,我应该有办法。” 至阳至刚之物,能够破解鬼瘴。 “什么办法?”杨启林来了精神,我摇头说:“不能说,那是我的杀手锏。” 他擦了擦头上的汗水:“有办法就行,也算是有点盼头。” 我从背包里拿出两块护身符给他们,这是我用桃木雕刻的,上面雕刻神荼、郁垒二神的名字。 这是我从奶奶书里学来的,是非常古老的一种护身符。 《山海经》里记载神荼、郁垒把守鬼门,专门监视害人的鬼,没有鬼不害怕他们。 我暗暗下定决心,这次回去,一定要好好地学习画符,把奶奶那本专门讲画符的书全都背下来。 我又拿出朱砂,在门上画了一个老虎的图案,还好我朱砂备得很多,绘画功底又不错,寥寥几笔,画出的老虎有模有样。 然后,我又从屋里找了两盏台灯,放到门口。 这也是一种很古老的驱鬼办法,老虎也是驱邪避凶的神物,这两盏灯,就是老虎的两只眼睛,有这老虎在,妖魔鬼怪都不能进门。 奶奶在书里说,这个办法是能够挡得住厉鬼的。 我让司徒凌和杨启林先休息,吩咐他们绝对不能走出这间屋子,我们现在只需要拖时间,到了明天午时,一切都好了。 不知道是不是鬼瘴的原因,我们都非常疲倦,各自找了一间房,靠在床上很快就睡着了。 杨启林住的那间房似乎是个女人的房间,枕头边还放着一条小内,他看了一眼,忍不住拿起来闻了闻,一股女人香冲进鼻孔,让他很舒服。 他杨启林没有什么别的爱好,就是喜欢女人。 男人嘛,哪有不喜欢女人的? 他家里有老婆,在外面又养了小三、小四,私生子都有两个,平时一有空,还喜欢去逛逛、洗头房之类,他自认为自己是风流不下流。 “唉,真是倒霉。”他吞了口唾沫,说,“早知道我就不来了,本来以为能在市局领导面前挣表现,没想到连命都要搭进去。” 就在这个时候,他忽然听到有人在敲窗户。 这窗户是透明的玻璃,他抬头一看,窗户外面是一个女人。 那不是普通的女人,是一个非常美的女人,穿着一件大红色的旗袍,上面有白色的花朵,一头秀发绾在头顶,美得妖艳,怎么看怎么勾人。 杨启林那点花花肠子,一下子就被勾起来了。 “你闻我的小内做什么?”女人对着他笑,这一笑,把他的魂儿彻底勾走了。 女人笑得更加妩媚,朝他勾了勾手指,说:“闻小内有什么用,想不想来闻闻真的?” “想,当然想。”杨启林完全忘记了恐惧,甚至忘记了自己在哪儿,从床上一下子爬了起来,打开了窗户。 “那就跟我来啊。”女人朝他招手,他连忙从窗户跳出去,跟着她往前走。 女人走得不快不慢,他看着她的背影,那腰,那臀,扭得那叫一个妖,那叫一个浪。 她在床上一定是个极品。杨启林想。 也不知道走了多久,女人终于停下了,扭了一下腰,撩起旗袍,露出一双白嫩嫩的大腿:“死鬼,快来啊。” 杨启林正要扑上去,女人又说:“你先把裤子给脱了。” 杨启林想都不想就脱了。 女人又说:“身上要什么都不剩才行。” 杨启林完全被迷住了,一把扯掉了脖子上挂的桃木护身符,猛地扑了过去。 他将那旗袍美女扑倒在地,凑上去就亲,可是这亲起来的感觉又不对,怎么这咯嘴啊。 他睁开眼睛一看,吓得顿时就萎了。 那哪里是什么旗袍美女,明明就是个树皮一样的老干尸啊。 “鬼啊!”他尖叫一声,那干尸猛地坐了起来,一伸手,竟然从他大张的嘴巴里刺了进去,穿透他的脑袋,又从后脑勺刺了出来。 杨启林抖了两下,眼睛一翻,干尸又将手抽了出去,他身体直挺挺地倒了下去。 我睡到一半,忽然醒了。 我这心里跳得好快啊,不会出什么事了。 我想了想,决定去看看司徒凌他们。 我们仨选的房间都是挨着的,我出来敲司徒凌的门,他睡得很浅,很快就把门打开了。 我松了口气,幸好他没事。 “姜琳?”他奇怪地问,“有什么事吗?” 我笑了笑,说:“没事,就是有点担心,所以来看看。” 他点了点头:“要不要进来坐坐?” 我正要拒绝,忽然肚子咕噜噜叫了起来。 我尴尬极了,今天中午吃了饭之后,就一直饿着肚子,现在开始唱空城计了。 “进来,我这里有点吃的。”司徒凌说。 身体是革命的本钱,吃饱了明天才好对付厉鬼嘛。 我安慰自己,走进去坐下,他从随身的包里拿了一包饼干给我。 “你还备着这个?”我问。 “以前当兵的时候养成的习惯。”他说,“我们连长总喜欢让我们训练野外作战,几天几夜都在树林里,没有吃的,只能吃树皮草根,或者生的老鼠。后来就习惯多带点食物了。” 我肃然起敬:“你太厉害了,这些东西我可吃不下去,要是换了我,估计最后就饿死了。” 他苦笑了两声:“我刚开始的时候也吃不下去,但是人饿到一定程度的时候,就管不了那么多了,什么你都会吃。你知道古代的观音土?饿极了的人连那个都吃,最后活活胀死了。” 我扯了扯嘴角:“看来以后我也得多准备点食物。” 他忽然看了我一眼,不说话,一下子冷场了,我觉得这气氛有点奇怪,绞尽了脑汁想说点什么,却看见他胸口的八卦暗了一些。 我大惊,连忙走过去,手不自觉地就去摸那个八卦:“你这八卦怎么……” “别碰我!”他忽然高声呵斥,我吓了一跳,奇怪地看着他,却发现他脸有些红,将身体转了过去。 我突然意识到,刚才我那动作实在太不妥当了,简直就相当于去摸他的胸啊。 我的脸腾地一下红了,我发誓我真的不是故意的。 为了避免尴尬,我连忙转移话题:“对了,我还得去看看杨启林呢,走了啊,你早点休息。” “等等。”他啪的一声按住门,将门重新关上。 我奇怪地回过身,正好对上他的眼睛,他深深地望着我,目光有些诡异。 我有些发毛:“怎,怎么了?” “听云泉说,他想你做他的女朋友。但是你拒绝他了?”他声音低沉,充满了磁性,因为离得太近,呼出的热气正好喷在我的额头,让我耳根子一阵发痒。 “为什么拒绝?”他问,“你不喜欢他?” 我扯了扯嘴角:“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?” “如果你不喜欢他,是不是表示我有机会?”他低下头,凑在我的耳边说。 我有些不敢相信:“司徒队长,你怎么了?是不是遇到了什么事情?” 话音未落,他忽然按住我的肩膀,吻住了我的唇。 :..///34/34873/

上一篇   第41章 死亡村宴