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3章 司徒凌的往事 - 开棺有喜:冥夫求放过

第43章 司徒凌的往事

(今天第一更) 我被他吻得有些懵,隔了好几秒才反应过来,在他准备将舌头伸进来的时候,我猛地一把推开了他。请大家搜索(品%看最全!的小说 “司徒队长,你清醒一点!”我大吼。 司徒凌猛地一震,原本有些迷离的眼神变得清明了一些,他惊恐地看着我:“我,我做了什么?我怎么会……” 我连忙说:“司徒队长,你冷静点。你肯定是受了鬼障的影响,守住心神就行了。” 他眼神有些飘忽:“我明白了,这样的事情不会再发生。” 我尴尬极了,忙说:“那我先去看杨启林了啊。” 他叫住我,“我和你一起去。” 我扯了扯嘴角,觉得更尴尬了。 我们来到杨启林门前,司徒凌上去叫门,里面没反应。 司徒凌又叫了一次,还是没反应。 我们俩的脸色都变了,他朝我使了个眼色,我从包里拿出一柄金钱剑。 虽然舍不得,但我还是随身带了一把,必要的时候可以救命。 门是木门,司徒凌提着一根沾了黑狗血和朱砂的木棒,一脚踢在门上,锁被踢断了,他大步走进去,里面什么人都没有。 窗户是开着的,我皱眉道:“不好,杨启林可能是被厉鬼给迷惑住了。” 司徒凌正想从窗户跳出去追,被我拦住:“司徒队长,别去了,那可是厉鬼,杨警官恐怕已经……你就算去,也是送死。” 他迟疑了一下,无奈地叹了口气。 “我不能抛弃过战友。”他说。 我安慰他:“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,他肯定也不希望你去白白送死的。” 他垂着头不说话,我继续说:“战场上总是有人要牺牲的,你救不了所有人。” 我见他胸前的八卦更加黯淡,连忙说:“你现在一定要打起精神,如果厉鬼进来了,你身上的八卦可算得上是我们的保命符。” 他深吸了口气,点头道:“你说的没错。现在是晚上十点,还有十几个小时,我们俩还是不要分开了,免得让厉鬼各个击破。” 我们回到客厅,这家的沙发比较大,我们一人占了一个,躺下来休息。 我沉默了一阵,说:“那个杨启林,心术不正。” “我知道。”司徒凌闷闷地说。 我心下了然,作为警察局刑警大队长,他见的人比我多,肯定早就看出来了。 我们都沉默下来,疲倦袭来,我又迷迷糊糊地睡了过去。 忽然,我听到有人在叫我的名字。 “姜琳姐,姜琳姐。” 声音很熟悉。 瑶瑶! 我睁开眼睛,司徒凌也醒了,我们看向大门,门外响起钟瑶瑶的声音:“姜琳姐,救救我。” “瑶瑶,你怎么了?”我连忙跳起来,问。 “姜琳姐,外面好冷啊,还有好多鬼,那个拿斧头的鬼在追我,求求你,让我进去。”钟瑶瑶的哭声传来,让我一阵阵揪心。 我忍不住想要去开门,被司徒凌拦住了:“你敢肯定,外面的那个就是你妹妹?” 我心头一冷。 我知道,他有句话没说,就算是我妹妹,说不定已经不是人了。 “姜琳姐,你为什么还不开门,你是不要瑶瑶了吗?”瑶瑶哀怨的声音传来,伴随着哭声,我心一阵阵发疼。 “小琳啊,我是二姨啊。”外面又传来二姨的叫声,“快开门啊,那个斧头鬼追来了,求求你,救救我,我是你妈妈唯一的妹妹了,如果大姐在一定会救我。” “小琳,我是姨夫啊,你忘了吗?你小的时候,姨夫很疼你的,每次来看你都给你带棒棒糖,那个时候你最喜欢姨夫了。” 我的眼泪一下子就流了下来,小时候的那些画面在眼前闪过,我的身体在微微发抖。 “姜琳姐,他来了,那个斧头鬼来了!”钟瑶瑶的尖叫声传来,接着是二姨和姨夫的叫声。 我听到一声狂吼,是那个斧头鬼的声音,然后是斧头砍进身体的声音,惨叫声一声高过一声,每一声都像是刀子,砍在我的心头。 我终于忍不住了,冲上去想开门,司徒凌扑上来,一把圈住我的腰,把我给拉了回去。 “放开我,你放开我!”我拼命挣扎,“我要去救瑶瑶!” “你冷静点!”司徒凌牢牢地抱住我,在我耳边说,“如果他们真的被砍了,一定会有很重的血腥味,我现在什么都没有闻到。” 我愣了一下,的确,我的鼻子是很灵的,也没有闻到什么味道。 司徒凌仍然抱着我的腰,将我拉到门边,从门缝往外看。 农村的门,都是那种两扇的铁门,门缝很大,我凑过去一看,后脊背一阵阵发凉。 门外站在一群怨鬼。 数量大概有七八个,全都是冉东家那个宴席里的鬼,脸上到处都是血。 我们之前所听到的声音全都是他们发出来的,他们直勾勾地盯着大门,脸上是恐怖的笑容,一边笑一边吐血,样子别提有多瘆人了。 我倒抽了口冷气,刚才我要是开了门,这些怨鬼全都涌进来,后果很可怕。 “谢谢你。”我对司徒凌说,“不过……能不能先把我放开?” 司徒凌这才意识到还抱着我,他一直光着上身,我能清楚地闻到他身上的男人体味。 他连忙放开,脸有些红。 气氛又变得尴尬了。 “还,还有三个小时就天亮了。”我打破尴尬,“咱们都小心一点。” 他点了点头,没说话。 “排长!”外头又响起一个男人的声音,司徒凌的身体猛地抖了一下。 “排长,快救救我。”那个声音大叫,“我中枪了,求求你,快来救我!” 司徒凌脸色很难看,我怕他冲动,上前挡住门。 “排长,我好痛啊,好多血,我流了好多血,我是不是快死了?” 司徒凌脸色煞白,他无力地坐在沙发上,抱着自己的脑袋。 那声音变得虚弱:“排长,我知道我快死了,我放不下我妈妈,我爸死得早,我要是死了,我妈怎么办?排长,你能帮我照顾我妈吗?” “住口!不要说了!”司徒凌大喊。 那一瞬间,我发现他胸口的八卦更暗淡了。 “司徒队长,稳住心神!”我上前抓住他的肩膀,“外面那些都不是真的,你千万不要崩溃啊。” 外面的声音消失了,司徒凌脸色灰白,脸上满是疲惫。 “那个声音,是小袁。”他说。 他现在需要发泄,说出来会好受一些。 “你看过《战狼》这电影吗?里面讲的围尸打援,我也遇到过。”司徒凌说,“那次我们去云南边境围剿毒贩,在森林里中了埋伏,小袁被打了一枪。那个狙击手就藏在不远的地方,只要我们有人去救他,就会成为活靶子。 我就这么眼睁睁地看着小袁流血而死,虽然后来我们还是剿灭了毒贩,但是这件事一直像一根刺,扎在我的心里,我整晚整晚地做噩梦,每次都梦到小袁叫我救他。” 我叹了口气:“所以你才转业的吗?” 司徒凌没有说话,脸上满是痛苦。 一时间,我竟然想不到什么话来安慰他。 突然,头顶上的白炽灯闪烁了两下,然后啪地一声,灭了。 停电了! 糟了! 我放在门口充当老虎眼睛的,是两盏台灯! 哗啦一声,门猛地开了,一阵阵阴风夹杂着死气迎面扑来,门外竟然密密麻麻站满了怨鬼,他们都直勾勾地盯着我们,嘴里嘿嘿嘿地阴笑。 我欲哭无泪,早知道就去除非弄点菜油点个油灯了,特么的这些怨鬼居然都会拉电闸了,真是紧跟时代步伐啊。 “嘿嘿嘿,吃,吃,吃。”怨鬼们诡异地笑着,争先恐后地朝我们扑来。 :..///34/34873/

上一篇   第42章 司徒凌的吻

下一篇   第44章 动了邪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