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4章 动了邪念 - 开棺有喜:冥夫求放过

第44章 动了邪念

(第二更,前面还有一章大家别漏了看哦) 我躲到司徒凌的身后,却发现那些怨鬼根本不怕他身上的八卦了,只是他身上依然还有官气在,让碰到他身体的怨鬼身上冒起一缕缕青烟。.. “先杀出去!”我抓起旁边的锄头,上面已经涂了黑狗血和朱砂,对付怨鬼,这东西还是有点用的。 我一锄头打在朝我扑过来的女怨鬼的身上,然后拿着锄头毫无章法地乱舞,居然也杀出了一条血路。 司徒凌不愧是特种兵出身,在我前面开路,一路上居然砍得十来个怨鬼魂飞魄散。 小小一段距离,我们边打边跑,跑了足足大半个小时,才终于冲破了包围圈,然后一路飞奔,后面没有怨鬼追来,我们才停下,累得直喘粗气。 两百多只怨鬼,就是挨个站着不动让我们杀,都要把我们给累死。 忽然,司徒凌似乎看到了什么,指了指我的身后,我转过头,看见远处站着一个微胖的人。 杨启林? 我想过去看看,被司徒凌拉住了:“我来。” 他走在前面,低声喊:“老杨?” 杨启林没有反应。 他上前碰了碰杨启林的肩膀,杨启林直接仰面倒了下来。 他已经死得不能再死了。 他的嘴巴张得很大,里面是一个血糊糊的血洞。 “没想到,你们居然还能活着。”一个声音幽幽传来,我们俩吓了一跳,连忙拿起武器。 说话的是个老太婆,脸上全是皱纹,多得连眼睛都睁不开,背佝偻着,杵着一根拐杖。 我用阴阳眼仔细看了看,她居然是个活人。 这个村子里居然还有活人? 这太反常了。 “你是谁?”司徒凌警惕地问。 老太婆看了他很久,说:“官气加身,阳气又重,那些怨鬼还真动不了你。可惜,你对这个女人动了邪念,心不正,则身不正,你胸口的八卦已经没什么用了。” 这话让我又尴尬了。 司徒凌沉着脸说:“胡说。” “不过年轻人嘛,血气方刚,喜欢漂亮女人没什么丢人的。”老太婆转过身,朝旁边一栋房子走去,“先进来。” 我发现,那房门上贴着一道符。 奶奶那本符箓秘籍我看过一些,认得这是驱鬼的符。 “怎么?不相信我?”老太婆说,“你们不想知道这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吗?” 我和司徒凌对视一眼,跟了上去。 不入虎穴焉得虎子。 走进门,老太婆将门关上,说:“我姓江,你们叫我江媒婆。” “你是媒婆?”我们有些惊讶。 她点了点头说:“我不仅是媒婆,还是专门配阴婚的媒婆。” 司徒凌脸一沉,往往配阴婚的媒婆,都和偷盗尸体的是一伙的。 “我和外面那些个偷尸体的可不是一路。”江媒婆说,“我们江家,世代都是给人说阴婚的。事实上,咱们这一行,也只有世代干这个的才能做,因为我们祖上是在阴曹地府挂了号的,我们说的媒,地府才认。” 司徒凌不信,我记得奶奶好像在笔记里说过,是有这么回事,但她说的并不多。 “冉东找到我的时候,本来我们家很久都没有做这行了,可是我家那小孙子,才四岁,得了白血病,需要一大笔钱做手术,我没办法,只好接了。”江媒婆叹了口气,“我真不该贪这个钱啊,不知道我这条老命,还能不能活着回去。” “江婆婆,这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?”我问。 江媒婆给我们详细讲了事情经过。 两天前,她从陕西那边过来,才知道冉家原来是让活人跟死人结婚,她当时就不干了,这可是丧阴德的事情,她要是真做了媒,到时候遭报应的,就不仅仅是她了,她的子孙也要倒霉。 但是她儿媳妇给她打了电话,说孙子的病情恶化,再不做手术,命就没了。 冉东愿意多给五万块,江媒婆没办法了,毕竟报应是后面的事,孙子快死了,可是眼前的事儿。 她昧着良心给做了媒,按规矩,婚礼上媒婆也是要出力的,那个新娘子似乎不愿意,娘家人看着,正在劝。 眼看着新房搭起来了,婚礼就要开始了,七天的流水席也还在摆,可宴席上却突然出事了。 刚开始的时候,是有人喊肚子疼,以为是卤菜不新鲜,冉东就让人给换,谁知道突然开始有人吐血了。 很快,所有吃过宴席的人都开始肚子痛、吐血、最后还七窍流血,没挺过几分钟,就死了很多人。 冉家人吓坏了,赶紧联系车子送医院,刚叫来一辆大巴车,忽然一个人提着斧头冲了出来。 提斧头的是个傻子,从娘胎里生下来就是傻的,全村子的人从小就欺负他,而且冉东的儿子,也就是那个刚出车祸,死了没两天的儿子,欺负他欺负得最狠。 这傻子是来报仇了。 正好傻子的爹是村子里有名的厨师,村里的婚丧喜事都是他承办的。 很显然,傻子在饭菜里下毒了。 宴席基本上所有人都吃了,就算没吃,也喝了酒,剩下几个没中毒的,都被傻子给砍死了。 冉东夫妇,就是被傻子给活生生砍死的。 我忍不住问:“那个新娘子呢?” 江媒婆说:“她和她娘家人都在里屋,怕她跑了,上着锁,反正傻子没有进去。” 我稍稍松了口气,心中有了几分希望。 “后来呢?”我又问,“傻子是怎么死的?” 江媒婆那张老脸露出了几分恐惧:“死了两百多人啊,他们的怨气和死气,把一个厉鬼给放出来了!” 江媒婆说,那婚堂很奇怪,原本应该放祖宗牌位的地方,放的却是一个女人的照片。 照片里是一个穿旗袍的女人,长得很漂亮,漂亮得有些邪性。 当时江媒婆躲到了香案底下,傻子把剩下的人都杀了之后,走进婚堂,对着照片里的女人傻笑,说:“春花,我帮你把他们都杀了,你可答应过我的,要跟我好。” 说完,他好像被什么东西迷住了,竟然脱了裤子,掏出那玩意儿那啥起来。 他很享受地那啥了一会儿,到最后释放的时候,竟然死了。 活活舒服死的。 可是,恐怖的事情还在后头。 江媒婆感觉到那照片有些不对,很可能附着一个鬼,所以出事的时候就往身上涂了一种药膏。 这种药膏是江家秘制的,据说是祖先从阴曹地府学来的,涂在身上之后,鬼魂在一定的时间内就看不到他们。 当时江媒婆就在身上涂了这种药膏。 傻子死了之后,她趴在香案下,突然看到了一双脚。 一双穿着红色绣花鞋的脚。 那双脚慢慢悠悠地往外走,她怕得老命都差点没了。 那双脚,居然没有着地。 鬼! 还是厉鬼! 江媒婆说起那厉鬼,害怕得都差点抓不住拐杖。 司徒凌问:“江婆婆,你那药膏,能卖我们一点吗?” “用完了。”江媒婆说,“我只有一盒,要涂遍全身,早就用完了。唉,药效今晚就会失效,到时候,我这条老命也保不住了。” 她摆了摆手:“你们自己休息,老太婆我这身子骨也该好好休息了,之前一个人,怎么都不敢睡啊。” 她颤颤巍巍地走进一间卧室,司徒凌一头雾水地问我:“冉东为什么要供奉一个女鬼?” 我想了一下,说:“我估计,这应该是养鬼的一种。” “养鬼?”司徒凌说,“我倒是听说有些明星富翁,喜欢养小鬼。” “原理都差不多,只是方法有差别。”我说,“无论是中国还是日本、韩国,都有养家神的习惯。所谓的家神,其实就是妖魔鬼怪,日本那边养狐狸当家神的比较多,中国有养蛇的。总之,目的只有一个,为了家族兴旺和源源不断的财富。” :..///34/34873/

下一篇   第45章 镜中女鬼