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5章 镜中女鬼 - 开棺有喜:冥夫求放过

第45章 镜中女鬼

(今天的第三更) 司徒凌说:“怪不得冉家这么有钱,原来是这么来的。请大家搜索看最全!的小说” 我沉默了一阵,说:“如果她是冉家家养的鬼,说不定我们还有机会。” 司徒凌来了精神:“详细说说。” “首先,我们得弄清楚,这个女鬼是怎么来的。家养的鬼肯定是用某个仪式招来的,需要有某种媒介。通俗点说,就像碟仙之类的一样,那碟子就是媒介。而这个媒介,是禁锢她的重要法器。” 我又有些不明白:“按道理说,家养的鬼,肯定与主人家有约定,主人家要定期供奉供品,她就会保佑他们财源广进。除非媒介出了问题,或者没有送上供品,不然她不会对主人家出手。” 司徒凌说:“会不会是冥婚冲撞了什么?” 我咬了咬牙:“看来,我们必须要去婚堂上看看。”我又顿了顿,说,“我还要去救瑶瑶,就算她死了,我也要亲眼看到她的尸体才甘心。” 司徒凌沉思片刻,说:“那我们计划一下。” 我们在这里商量计策,那边江媒婆正坐在床上,想要休息一下。 这是个女人的房间,摆着一个很大的梳妆台,放着很多化妆品。 江媒婆摸了摸脸,为了这场冥婚,她一个老太婆,还化了妆,脸颊上打了两块红。 她觉得臊得慌,就颤巍巍地起来,去化妆台上拿纸巾,把脸上的腮红给擦了。 擦着擦着,她忽然觉得不对,镜子里的人怎么不像她? 她是老花眼,眯了眯眼睛,仔细一看,镜子里竟然是一个年轻貌美的少女,穿着一件大红色白花旗袍。 “死老太婆,终于找到你了。”美女猛地从镜子里钻了出来,纤纤素手掐住了江媒婆的脖子,“去死,这座村子里的人,谁都别想逃。” 不可能!江媒婆不敢相信,她的药膏效力还没过,女鬼不可能看得到她。 突然,她想到,那药膏已经做好了很多年了,一直放在身上没机会用,难道时间久了,药效打了折扣吗? 她的挣扎越来越小,再也没机会后悔了。 我跟司徒凌商量了一个计划,就等着天亮了开始行动。 忽然,我好像感觉到了什么,说不清这到底是什么感觉,就像人们常说的第六感一样。 “司徒队长,我们去看看江媒婆。”我说。 司徒凌拿起木棒,我俩小心地来到她的门前,门并没有锁,轻轻一推就开了。 江媒婆已经死了,倒在梳妆台前,是被人活生生掐死的。 我看了看她的尸体,又抬头看了看那梳妆台,忽然惊恐地叫道:“司徒,快,把床单拿过来。” 司徒立刻扯下床单递给我,我直接一扔,就把镜子给遮住了。 “司徒,我可能知道媒介是什么了。”我说,“很有可能就是镜子。” 我又找来一床被子,盖在江媒婆的身上。 再过几个小时,天一亮,按计划行事。 提心吊胆地过了几个小时,我看了看表,上午九点了,外面还像半夜一样,黑漆漆的,只有几盏昏黄的路灯。 那些怨鬼还在街道上游荡,看起来非常渗人,这个村子就像死人国一样。 我们俩打开门,司徒凌朝我点了点头,提着木棒冲了出去,一棍子敲在一个怨鬼的头上,将他的脑袋打成了一团黑雾。 他一边战斗一边往反方向跑,把怨鬼全都引了过去。 我见怨鬼都看不见了,才从屋子里出来,往冉东家的方向跑去。 推开铁门,这次院子里空空荡荡的,只有一院子的酒菜,但这些酒菜全都腐败变质了,发出一股浓烈的腐臭味。 别墅进门就是婚堂,因为是冥婚,这婚堂其实是按照灵堂来摆的,只是全都换成了红色。 婚堂正中是一副棺材,上好的红木,做得非常好,可见冉家多有钱。 棺材里装的自然是冉东的儿子了。 棺材前有个香案,香案上放的应该就是那个厉鬼的照片了。 我抬头一看,却惊到了。 我居然在相框里看到了自己! 不,不对,这不是相框。 这是一面镜子! 我感觉毛骨悚然,冉家的人每天上香,都要和这个女鬼面对面,那画面太恐怖了。 我咬了咬牙,硬着头皮走上去,拿起了镜子。 我忽然回过头,看见几个被砍得浑身血肉模糊,缺胳膊少腿的鬼走了进来。 是冉东一家! 他们阴森森地看着我,似乎没有攻击我的意思。 我吸了口气,说:“那个女鬼到底是从哪里来的?” 走在最前面的中年男鬼应该就是冉东了,他指了指我手中的镜子,我往里一看,里面居然有影像。 那感觉,就好像我拿的是一个,在放电影一样。 七十年代,正是知青上山下乡的时候,一个名叫杜春花的城市女孩来回龙村当知青。她长得非常漂亮,一来就引起了村子里年轻小伙子们的注意。 其中就有冉东。 冉东当年只有十六岁,他疯狂地迷恋上了春花,发誓一定要把她追到手。 但是杜春花在城里的时候就有了喜欢的人,对村子里这些不懂浪漫的小伙子都不敢兴趣。 冉东在她那里碰了一鼻子的灰,很不甘心,冉东的爷爷当时是村支书,他就利用了爷爷的职权,对杜春花施压。 谁知道杜春花软硬不吃,宁愿每天干两个人的活儿,也不愿意理他,他恼羞成怒了。 有天晚上,她将杜春花骗出来,在村子后面的乱坟岗上侵犯凌辱了她。 杜春花将这事告到了村委会,冉东的爷爷包庇了自己的孙子,反而诬赖杜春花勾引自己的儿子。 那个时代,一旦有女人被侵犯了,人们不但不会去谴责罪犯,反而会对受害的女人冷嘲热讽,骂她贱货,如果不是她自己浪,怎么会有人去侵犯她?村子里这么多女人,为什么不侵犯别人,偏偏侵犯你? 何况,整个村子的人都姓冉,自然帮着自己人。 又有人在杜春花的房间里搜出了一件白色的旗袍,村民们更来劲了,你看,你一个知青,居然穿旗袍,这就是她勾引男人的铁证。 村委会就开了大会,在大会上当成旧社会的小姐批斗,还给她剃了阴阳头,羞辱她,无所不用其极。 就在这个时候,冉东出来了,他以一个救世主的姿态,表示自己愿意感化杜春花,和杜春花结婚。 村民们都称赞他是个大大的好人。 杜春花绝望了,当天晚上,她就穿着那件白色的旗袍,在乱坟岗上割喉自杀了。 鲜血染红了她的旗袍,那些白花,才是原本的颜色。 乱坟岗其实并没有坟,而是一片荒地,之所以叫乱坟岗,是因为传说这下面埋着几百年前战乱中被屠杀的村民。 村民们将杜春花也埋在这片乱坟岗下面,连个墓都没有。 从那之后,村子里就开始闹鬼,村民们各种不顺,得病的得病,出意外的出意外,每年都要死上四五个人才算数。 后来,改开了,一个道士经过这个村子,对村支书说,这个村子被女鬼缠上了,这个女鬼吸收了被镇压在村子下面的冲天怨气,非常厉害,如果不处理好,这个村子里的人都会死。 农村人其实都很迷信的,表面上说不信,其实都很害怕,村支书就把道士拉到了家里,求道士救救他们村。 道士问他们想不想发财,冉家自然想,谁会嫌钱多? 道士就说,他能让那个女鬼变成冉家的守护神,不仅不害冉家,还会保佑冉家,让整个村子都富裕起来,但是,每年必须供奉一个年轻女孩给女鬼。 :..///34/34873/

上一篇   第44章 动了邪念

下一篇   第46章 生死之间