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6章 生死之间 - 开棺有喜:冥夫求放过

第46章 生死之间

(今天的第四更) 冉家被钱迷了心窍,居然同意了。 道士让冉家将村口那块石碑后面的符文阵法给削了,在乱坟岗上起了坛,做了法,拿了杜春花生前最喜欢的一面化妆镜,将杜春花的鬼魂封在了镜子之中。 冉家将这面镜子供奉起来,还献上了一个女孩,这女孩是他们从人贩子手头买来的,他们把她关在前厅,晚上前厅里传来凄厉的惨叫,第二天一看,女孩已经被杀死了,吸走魂魄。 后来冉家果然发达起来了,渐渐地,整个村子越来越富裕。 这些年,献给女鬼的女孩全都是人贩子拐来的,前些年容易些,这几年打得严了,买人也不容易了,人贩子带来的都智力都有点问题。 对这样的女孩,女鬼很不满意,他们的生意也就越来越不好做。 冉东唯一的儿子前些天在外面和人飙车,出车祸死了,冉东一家伤心之余,打算给他配个冥婚。 他们想,反正今年还没有给女鬼上供,不如一物两用,买个女大学生来,先献给女鬼,然后再把尸体和儿子配阴魂,埋在一起。 看到这里,我气得浑身发抖,指着那些恶鬼破口大骂:“你们这些畜生,打的好算盘!有今天的下场真是活该,你们这么恶贯满盈,这都太便宜你们了!” 恶鬼们似乎被我给激怒了,冲着我嗷嗷乱吼,竟然朝我涌了过来。 我提着锄头,恶狠狠地看着他们,人在极端愤怒的情况下,会忘记恐惧。 忽然,一把斧头砍了过来,将一个冉家鬼的脖子给砍断了,那个鬼立刻烟消云散。 是斧头鬼来了。 他已经杀了这些人一次,还要再杀一次。 冉家鬼都很怕他,四下奔逃,有一个没有双手的朝我扑过来,似乎想上我的身。 我怒吼一声:“老娘的身是这么好上的吗?”说完就是一锄头,把她给打得魂飞魄散了。 剩下的鬼没有来惹我,我也没有主动出击,而是乘着斧头鬼追杀他们,悄悄地爬上了二楼。 江媒婆说,买来的少女和她的娘家人都在二楼最里面的那间房。 我来到二楼,那间房锁着门,我拿起锄头一阵乱砸,还好是木门,我力气又很大,直接把门给砸开了。 我闻到了浓烈的死气。 我就像大夏天跳进了冰窟一样,冷得刺骨。 这屋子里,已经没有活人了。 屋子里,全都是尸体,地上倒了好几个,床上还躺着一个穿喜服的少女,她的头侧向里面,看不清楚。 我呆了一会儿,皱起眉头。 地上这些应该就是娘家人,怎么我一个都不认识,二姨夫妇呢? 我走向床铺,抓住少女的肩膀,将她翻过来,彻底惊呆了。 居然不是瑶瑶。 这是个什么情况? 瑶瑶到哪里去了? 我无意中看到少女的手上有划痕,似乎想到了什么,又看向手中的那面镜子。 镜子的一角沾了一点血,非常少的一点,不仔细看根本看不出来。 我连忙将镜框拆开,发现镜子背后竟然有一道裂痕,很浅的一道,从前面根本看不出来。 但是,镜子终究是裂了。 我终于知道为什么杜春花会从镜子里逃出来了,一定是这个少女挣扎逃跑的时候,不小心碰掉了镜子。 冉家的人看见镜子前面没碎,以为没事儿,哪里知道,当年道士下的封印已经被破了。 杜春花从镜子里解放出来,先迷惑了傻子,让他帮她杀死了全村的人,报仇雪恨。 这可是个吸收了古代无数怨气的鬼魂啊,她的实力,算是厉鬼当中最厉害的一类了。 “嘻嘻嘻。”低低的轻笑声传来,我悚然一惊,转过头,看见梳妆镜上出现了一道血红色的人影。 是杜春花。 她的手从镜子里伸了出来,我转身就跑,刚跑到门口,房门碰地一声关上,我用力拉扯着门把手,居然把门把手都扯了下来,门却像焊死了一样,纹丝不动。 “嘻嘻嘻。”女鬼从镜子里爬了出来,我咬了咬牙,提起锄头朝她砸了过去,但砸了个空,她消失了,转眼又出现在我的身后,然后我听到血肉模糊的声音。 胸口很凉,我低下头,看见一只手从我的胸膛里伸了出来。 痛,撕心裂肺的痛。 我咳了两口血,倒了下去。 “嘻嘻嘻。”杜春花阴森森地笑着,身体漂浮在空中,然后朝我贴了过来,脸对脸地吸食我最后一口气。 这一口气,带着活人的生气,又有死人的死气,是人体内最精华的一口,对女鬼来说,是大补的东西。 我看了看墙上的钟,还有五分钟才到十一点。 而我,已经活不了五分钟了。 难道我今天注定要死在这里吗?我不甘心,我真的不甘心。 我的心中冒起强烈的求生欲望,我脑子里一片空白,什么都不能想,只是一心只想活下去。 突然,我感觉额头上开始发热。 非常热,热得像是要烧起来了,女鬼愣了一下,然后露出了几分恐惧的表情,身体飘了起来,想要逃跑。 诡异的是无论她居然逃跑不了。 她开始挣扎,挣扎得连魂体都开始扭曲,却怎么都无法挣脱。 不仅如此,她似乎被一股强大的力量往下拉,离我越来越近,直到几乎跟我脸贴脸,突然,她发出一声尖利的惨叫,身体啪地一声碎了,化作无数的碎片,钻进了我额头之中。 我觉得脑袋里一阵剧痛,顿时就晕了过去。 剧痛没有持续多久,很快我就觉得自己好像在温泉之中,全身暖洋洋的,特别舒服。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,有人在轻轻地拍我的脸,我皱了皱眉,睁开了眼睛,看见了司徒凌。 “姜琳,你没事?”司徒凌身上有很多伤口,但都是皮肉伤,只是看起来很恐怖。 我一把抓住他的胳膊:“司徒队长,快,快送我去医院,我快死了。” 司徒凌奇怪地看着我,我急忙说:“我胸口被女鬼给刺穿了,再不去医院我必死无疑啊。” 司徒凌更奇怪了,他看了看我的胸口:“没受伤啊。” 我愣了一下,的确感觉不到疼痛,我低头一看,胸口上只有周禹浩留给我的那个黑色六角星印记,根本没有什么伤口。 我目瞪口呆,怎么会,之前我的确被杜春花重伤,差点就死了。 难道刚才所遇到的那些,都是一场梦吗? 司徒凌将我扶起来,说:“你找到你妹妹没有?” 我看了一眼床上的尸体:“她不是我妹妹。” 司徒凌点头:“这是好消息,你妹妹应该还活着。外面的鬼瘴已经散了,我们还是赶快走。” 司徒凌告诉我,他和我分开之后,引着那些怨鬼在村子里绕圈,绕着绕着,被怨鬼们给堵了,他仗着自己有官气护身,才一路杀出来。 但是不知道怎么回事,包围村子的鬼瘴居然散了,那些怨鬼见了,也不来围攻他了,忙着躲起来。 现在可是大中午的,阳气最重,这些怨鬼要是被太阳光给照了,肯定当场魂飞魄散。 鬼瘴散得很快,大部分怨鬼都没有逃掉,魂飞魄散了,剩下的也只是丧家之犬。 司徒凌很担心我,就到冉东家找我,遇到了那个斧头鬼,他和斧头鬼打了一场,用计谋将那斧头鬼给引到了太阳底下。 斧头鬼虽然是恶鬼,但仍然无法抵挡正午的太阳。 当场魂飞魄散。 我看着外面亮晃晃的太阳,感觉有些不真实,我还以为会有一场大战,没想到会这么容易。 :..///34/34873/

上一篇   第45章 镜中女鬼