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7章 教训极品亲戚 - 开棺有喜:冥夫求放过

第47章 教训极品亲戚

(第五更!) 我摸了摸额头,上面什么都没有。.. 我想不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,也不去想了,出了村子,范倩倩没在,司徒凌给她打了个电话,原来范倩倩见他们一直没出来,又不敢进来,就回去搬救兵了。 村子里死了这么多人,足够乡镇上面焦头烂额了,还好有司徒凌作证,人又是在我们来之前两天就死了,我们才洗脱杀人的嫌疑。 可是,我妹妹钟瑶瑶又到哪里去了? 我和司徒凌都要到派出所去做笔录,刚坐上警车,就接到了一个电话,说是另一个镇的派出所,我妹妹钟瑶瑶在他们那儿,让我去接。 我跟司徒凌说了一声,他带着我先去找钟瑶瑶,刚一进派出所的门,钟瑶瑶就冲了上来,抱着我哇哇直哭。 我安慰了她一阵,问她发生了什么事。 钟瑶瑶告诉我,二姨夫妇收了人家二十万的聘礼,要把她嫁给汇龙村村长的儿子。 那个男人根本就是个二傻子,智力有问题,三十多岁了也没找到媳妇,钟瑶瑶肯定不愿意,被二姨夫妇强行押了过去,直接让圆房。 结果钟瑶瑶打碎了窗玻璃,用碎玻璃刺伤了那个二傻子,跑进了林子里。 汇龙村的村长带着人来搜山,把她逼急了,她跳进了河里,水流很急,那些村民都不敢下来抓她,认为她必死无疑。 也是钟瑶瑶命不该绝,她在水里抓住了一根浮木,顺着河流飘出去几公里,被几个钓鱼的人救了上来,送去了派出所。 那短信的确是她发的,只是当时情况很紧急,她打字的时候给打错了,把汇龙打成回龙。 我满头黑线,这死丫头,你打错一个字,差点把你老姐的命给弄没了。 但她也是九死一生,我不好说她,只一个劲儿地劝她。 没过多久,一个女人骂骂咧咧地冲了进来:“钟瑶瑶那个死丫头呢,我是她二姨,是我把她养大的,我让她嫁给谁她就该嫁给谁,谁特么敢拦着?谁拦着老娘打死他!” 我一听这声音就气不打一处来,几步冲出去,一耳光就打在她的脸上。 我这一巴掌没有用多少力气,但我现在力气大,直接打断了她两颗牙,她的脸颊一下子就肿起来了。 她转过头来一看是我,跳得更高了:“姜琳你这个做死人子生意的贱货,居然敢打老娘,看老娘不扒了你的皮!” 话没说完,我又一个耳光过去,把她另外一边脸也打肿了,她恶狠狠地看着我:“老娘跟你拼了!” 说完朝我扑了过来,我一脚踢在她的肚子上,将她踢的坐倒在地,她知道打不过我,就开始满地打滚撒泼。 “孙红你个砍脑壳的,你看你养出来的好女儿啊,六亲不认啊,连我这个二姨都敢打啊,我还是死了算了。” “你去死啊。”我愤怒地吼道,“你死了,也算是为民除害了!你还有脸提我妈,瑶瑶难道不是你的亲姨侄女?你是怎么对她的?她好好地读个大学,你为了给你那个吃喝嫖赌样样俱全的儿子还赌债,居然把她骗回来让她去夜场上班!如果不是我及时去救她,她现在都不知道是什么下场。” 周围的警察本来想过来劝架,听我这么一说,都对二姨露出鄙视的表情。 对自己亲姨侄女都这样,简直是个畜生。 我继续骂:“这也就算了,我没跟你计较,结果呢,你居然变本加厉,为了二十万块钱,要把钟瑶瑶卖给一个傻子当老婆,咱都别说道德了,你根本就没有道德,你知不知道买卖人口是犯法的?你知不知道你当街抓走瑶瑶,这是绑架?” “真是畜生都不如。”围观的人中有人小声说。 二姨捂着脸,口齿不清地喊:“她是我养大的……” “呸!”我怒骂,“你也好意思说你养大的,我小姨家的财产是不是你得了?我妈妈是不是每个月给你五百块抚养费?结果你怎么对瑶瑶的?我妈给她买的东西,你要么就是给你儿子用,用不了的就拿出去卖了或者送人情,你也配?” 二姨反驳不了,只好不停地撒泼:“小辈打长辈,要遭天打雷劈的啊!” 忽然,二姨夫进来了,一看二姨在撒泼,大吼道:“哪个砍脑壳的敢打我老婆。”喊完就朝我冲过来,司徒凌走过去抓住他的肩膀,往后一折,就卸掉了他大部分力气。 “这是派出所,你还想行凶?”司徒凌不怒自威,二姨夫本来就是个吃软饭,欺软怕硬的人,被他一瞪,立刻就软了。 就在这个时候,一个警察走进来,对派出所所长说:“陈所长,汇龙村的村长带着人把派出所给围了。” 陈所长一愣,怒道:“乱弹琴,他吃了熊心豹子胆了?我出去看看。” 陈所长带着人出去,果然看见一个中年壮汉带着一些青壮年,拿着农具当武器,围在派出所门口。 陈所长怒气冲冲地说:“文村长,你这是干什么?” 文村长说:“陈所长,我家媳妇打伤了我儿子,卷了我家的钱跑了,请你把她还给我们。” 陈所长说:“既然她伤人又偷钱,就是犯了法,犯了法就要受到法律制裁,怎么能交给你们?难道你们还想动私刑啊?” 陈所长和文村长在交涉,但汇龙村的村民们都一副不讲理的样子,不管怎么说,就一句话,必须交人,你不交人,我们就不走。 司徒凌有些生气,正想出去,被我拦住了,他不适合出面,他身份毕竟特殊,要是被人捅出去,舆论对他很不利。 但我就不同了,我就是个开花圈店的,都是社会最底层,谁怕谁? 我大步走出去,对文村长和那些村民说:“你说的那个女孩,是我亲妹,现在我家我做主,你说她是你儿媳妇,我怎么不知道?” 文村长说:“哪里来的野丫头,也配在这里说话?我家儿媳妇是你们二姨做主嫁的,收了我家二十万聘礼,怎么?你们想耍赖,可以,二十万还我。” 我转身走进去,一手一个,拖着他们出了门,扔在文村长面前:“收钱的是他们,跟我们根本没关系。还有,她不是我们二姨,是人贩子,我妹妹是被她拐来的,你们有什么就找他们。” 文村长怒气冲冲地说:“你们别在这里演双簧,我看你们是一伙的,都是骗子。我今天把话撂在这里,我要人不要钱,人不交出来,我们绝对不走。” “对,绝对不走。”文村长身边的一个壮汉喊。 周围的村民也跟着喊,陈所长有些怕了,要是酿成什么群体事件,可就麻烦了。 我冷笑了两声:“你们知道我是干什么的吗?” “关我屁事。”文村长说。 我看着他的背后:“做咱们这一行的,有时候能看见些别人看不见的东西。文村长,你背后那个女人是谁?” 文村长一愣:“你别在这里装神弄鬼,我可不是吓大的。” 我歪着脑袋,听了听:“什么?你说什么?你叫张梅华,是从隔壁村嫁过来的?文从平的媳妇?” 文村长旁边的那个壮汉脸色一变:“你胡说八道什么?” 我继续听:“你是怎么死的啊?什么?你说你死得好惨,你不是自己失足掉水里的?那你是怎么死的?啊?什么?你说你那天从地里回来,路上遇到了文村长,文村长要强迫你?真是禽兽啊!你抵死不从,和文村长抓扯,然后被他给推到河里去了?” :..///34/34873/

上一篇   第46章 生死之间

下一篇   第48章 学画符箓