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8章 学画符箓 - 开棺有喜:冥夫求放过

第48章 学画符箓

文村长脸色煞白:“住口!住口!你这是往我身上泼脏水!从平啊,你大伯我是什么人,你还不知道吗?她是在诬陷我!” 我白了他一眼:“我从来都没去过你们村,怎么可能对你们村的事情这么熟悉?我告诉你啊,那个叫张梅华的女鬼现在骑在你脖子上呢,你最近是不是感觉脖子很重?肩椎有问题?” 文村长脸色更白了,不由自主地摸了摸自己的脖子。请大家搜索看最全!的小说 我又说:“那个女鬼说了,她在你身上留了证据。你们抓扯的时候,她抓伤了你的胸口,你要是真的清白,敢不敢把衣服脱了?” 他本能地护住自己的衣服,文从平看着他,说:“大伯,我也不相信她说的,你还是把衣服脱了,也好证明你的清白。” 文村长一时间有些慌了:“我,我堂堂一个村长,你们喊脱我就脱?” 文从平脸色变了,冲上来一把扯开他的衬衣,露出胸膛,果然有四道还没完全好的抓痕。 “禽兽,我杀了你!”文从平扑了上去,村民们顿时全乱了,陈所长连忙叫人把他们给拉开。 司徒凌在后面朝我竖了个大拇指,我有些小得意,看向文村长脖子上骑着的那个女鬼,她朝我露出感激的笑容。 只是好几个警察对我露出了恐惧的眼神。 后面的事情就不归我管了,我估计汇龙村的人现在也不敢来找我和瑶瑶的麻烦,我便带着瑶瑶回了家。 瑶瑶受了惊吓,又受了点皮外伤,本来应该住两天院观察一下,但她害怕二姨又来找她麻烦,要回南京,我又给了她一些钱,给她买了飞机票,亲自送她上了飞机,才算放心。 司徒凌打电话跟我说,市里成立了专案组,调查回龙村事件,他最近会非常忙。 我收拾了一下屋子,今天打算早点关门,却有个道士走了过来,上下打量我:“小姑娘,你最近见鬼了?” 我愣了一下,也开始打量他,他的一身道袍特别脏,脏得连原本的颜色都看不清,头发绾在头顶,插着一根树枝,也不知道多久没洗了,油得跟擦了头油一般,脸上也黑漆漆的,留着长胡须,看起来特别邋遢。 不知为何,我对这个道士很没有好感。 “做我们这一行的,遇到点什么无法解释的事情,是常事。”我笑着说,“敬鬼神而远之,反正我看见了也当做没看见就行了。” 道士忽然笑了一下,他笑起来比哭还要难看:“小姑娘,我看你这面相,是被一个男鬼给缠上了。色字头上一把刀啊,就算那男鬼长得再好,也不过是幻象,沉溺其中,必然会精气受损,被他所害。” 我心想,和周禹浩在一起,我不仅没有被吸走精气,反而越来越精神,耳聪目明,连力气都大了很多。 我都怀疑是我在吸他的精气了。 我勉强朝他笑了笑,说:“道长,天已经晚了,我还要休息,就不跟你闲聊了。” 说完,直接拉下了卷帘门。 “唉。”门外传来一声轻叹,“又是一个被鬼迷住的痴人。” 我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,如果是一两个月之前,这位道士出现,我一定会将他当成我的救世主,但现在我反而有点惧怕他们。 之前我在回龙村里所遇到的事情,并不是做梦,我清楚地记得,自己的额头吸收了一个厉鬼。 从那之后,我也见过一些鬼,街上的鬼还是挺多的,但额头再也没有那种火烧一样地反应。 可我明显感觉到,自己的实力又增加了,“雷势”我现在能够使用三次,每一次的力量都比之前大了很多。 我之前帮了那个叫文绣的女鬼,她化为灵气进入我的体内报答我,难道我的额头将杜春花也化为了灵气,强行吸收了吗? 我有些担心,或许周禹浩选中我,并没有那么简单。 我甚至开始怀疑,我是不是什么怪物。 我现在连寺庙都不敢进了。 唉。我无奈地叹了口气,不管如何,日子总得过,我必须尽快变强,不然当我知道真相的时候,我会非常危险。 我从杂物间里找出了奶奶留下的那本《符箓秘籍》。 翻开秘籍,我发现这本书里记载的符箓非常多,非常全,可以说包罗万象。 书里对绘制符箓的笔、纸和朱砂都有要求,外面卖的符纸也不是没用,只是画起符来,成功率特别的低,就算成功了,效果也不是特别理想。 要想画出好符,这些东西,都必须要自己制作。 这符纸必须用青竹、蚕茧、桑皮和几种药材制成,而画符的颜料也不是单纯的朱砂,而是以朱砂为主料,辅以二十多味药材熬制而成。 好在奶奶也给我留了些东西,那个箱子里有一个纸盒子,打开一看,里面躺着一根毛笔,笔身是用上好的竹子做的,上面还雕刻着云雾。 这是一支狼毫笔,所谓的狼毫,就是黄鼠狼尾巴上的毛,黄鼠狼在东北,被称为黄皮大仙,是有灵性的东西。 奶奶在笔记里说,她年轻的时候,曾受托去东北,捉一只害人的黄皮大仙。 那黄皮大仙非常厉害,据说是二十多年前与这户人家有仇,现在回来报仇,把一家十三口全都困在宅子里,要一个一个害死。 奶奶跟那只黄皮大仙斗了三天三夜,最后将它击杀,取了这黄皮大仙的尾巴,做了这只狼毫笔。 这可是宝贝。 奶奶并没有留下符纸,山城市是个雾都,这里湿气重,符纸存不了多久,必须现做。 她留下了详细的制作方法。 我去中药店将所有材料都买了一些,现在的中药都不便宜,这么些东西,居然花去了我五六千块。 我一回到家就开始鼓捣。 先是制作符纸,我将中草药全都捣烂,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将捣烂的粘液匀在帘网框架上,放在阳台上晾干,然后用重物压住,累得满身大汗。 而颜料的制作更加复杂,每一个程序都不能出错,当我终于将一大锅猩红猩红的水,熬制成一小盘浓稠的汁液时,天已大亮了。 我居然在厨房鼓捣了一夜。 我找来以前用完的老百雀羚盒子,将汁液倒进去,等凝固之后妥善保存,需要使用时取一小块用水化开就可以了。 而那些符纸还需要几天晾晒才能成型,我又到木材市场去买了点桃木。 最好是百年的桃树,可惜现在哪有那么好的东西,有个十来年就不错了。 桃木木质细腻,木体清香,但并不适合做家具,木材市场里都是用来做工艺品的,我挑了一块,倒也不贵,一千二一立方米。 我找了个木工,让他帮我把桃木切成巴掌大小的一块块,然后拿回家,开始画符。 我选了一个最简单的驱鬼咒,将图形牢牢记在心中,又在脑中过了一遍。 确定程序无一遗漏,我定了定神,拿起毛笔,沾了一点颜料,闭上眼,感觉到身体里那一股“气”。 在我小时候,奶奶教过我导气的方法,但我一直都没能感觉到“气”,一直把它当成气功之类。 但是,自从和周禹浩那啥之后,我竟然偶尔能感觉到“气”的存在了。 那天我吸收了厉鬼杜春花之后,这种感觉更加清楚。 我按照记忆中的方法,将那股‘气’引导着在体内运行了一圈,然后透过手指传到笔尖,在桃木上画起来。 猩红的线条在桃木上疾走,一路畅通无阻,眼看着就要完成,可就在最后一笔的时候,体内的‘气’忽然断了。 :..///34/34873/

下一篇   第49章 恐怖航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