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9章 恐怖航班 - 开棺有喜:冥夫求放过

第49章 恐怖航班

(早上那一更在9点40的时候通过审核了,亲们看的时候不要看漏了哦) 就像唱歌的时候,结尾需要拖一个长长的尾音,可是唱到一半,肺里的气就用光了一样。:6d 我手一松,跌坐在地上不停地喘气。 诡异的是那块桃木居然剧烈地震动起来,然后轰地一声,居然烧了起来。 我连忙到厨房端来一盆水,将火浇灭。 没想到画符失败居然会有这种效果,我得小心点,别引起火灾。 我休息了一下,又拿了一块桃木来。 这次我积蓄了体内全部的灵气,又将符箓仔细地看了几遍,然后快速下笔。 这次的速度比上次快了很多,我放空脑袋,跟着自己的感觉,一路下来非常的顺,当我画完最后一笔的时候,桃木牌上的符咒明显地亮了一下。 虽然只亮了不到一秒,但我知道,我成功了。 我心头暗喜,看着手中的木符,这可以说是我自己完成的第一个符箓。 我坐在床上休息了一下,等灵气有积蓄了一点,开始画第二块。 第二块居然也成功了。 但我累得筋疲力尽,看来一天最多画三张。 我将木符收好,算算时间,又到了周禹浩回来的时候了。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,我竟然有了点小期待。 当然,我自己是不肯承认的。 夜幕降临,我关好了门窗,一转身,就看见他躺在床上。 还没穿衣服。 我得承认,他的身材真的很好,好得让人流口水。 他摆成这样,是在用美男计诱惑我吗? 我才不会上当。 但是,我的身体比我诚实,当我回过神来的时候,我的手已经摸到他的胸了。 他脸上带着玩味的笑:“看来你对我的身材很满意。” 我脸上有些挂不住,拉长了脸说:“还不错,一晚上多少钱?” 他一下子将我扑倒,凑到我面前,说:“你把我当鸭子?” 我胆大包天地在他身上乱摸:“你这样的姿色,要是去夜场上班,保证能当上‘夜王’。” 他笑了:“几天不见,长胆量了。好,我就让你见识一下,夜王的厉害。” 后面的事情有些不好意思说。 总之是颠鸾倒凤、胡天胡地了一通。 完了事,我发现原本消耗一空的灵气,居然又恢复了。 我把他甩在床上,急匆匆地找来桃木牌,又画了两张符,他沉默地看着,见我一连两张都画成功了,露出极为惊讶的表情。 “你什么时候开始学画符的?”他问我。 “今天。”我头都不抬地说。 他顿时就不说话了。 “可惜第一张没成功。”我又说。 我感觉他落在我身上的眼神变成了羡慕嫉妒恨。 “你想用这个来对付我?”他问。 我一喜:“有用吗?” 他眼神危险:“你可以试试。” 我扯了扯嘴角:“说说而已。” 他看着我,目光温柔下来,忽然说:“想不想去州杭一趟?” 我奇怪地看着他:“去州杭干什么?” “去找江珊珊报仇。”他说。 我心头咯噔了一下。当年高考的时候,江珊珊换了我的画,害得我差点落榜,而她却利用我那幅画考上了国家美院,现在毕业了,又在国家美院里当起了辅导员。 这口恶气,我咽不下。 “正好这七天,我可以陪你。”他走过来,轻轻握住我的肩膀,“我说过,谁伤害了你,我绝对不会放过她,如果我要动手,她早就已经下场凄惨了,但还是你亲自动手的好,不然这口气,始终卡在你的心头。” 我心头微微发暖,他居然也有这么温柔贴心的时候。 “也好。”我说,“反正我也想出去散散心。” 这次周禹浩没让郑叔动手,而是自己上网订了一张明天一早飞州杭的飞机票。 几个小时之后,我们坐上了飞往州杭的飞机。 周禹浩没有现形,附在那块写有他名字的牌子上。我坐在靠窗的位置,看着窗外的景色,说起来这还是我第一次坐飞机。 “是第一次?”旁边一个人笑着问。 我侧过头一看,是个三十来岁的男人,长得很温和,穿着举止也很得体,是那种事业有成的暖男。 我礼貌地点了点头,并没有理会他的搭讪。他也没有自找没趣,不再说话。 “看来我应该买头等舱的票。”周禹浩在铭牌里说,“免得有些不长眼睛的东西觊觎你。” 他的话当然只有我能听到,我翻了个白眼,没理他。 这是,坐在我前面的一对小夫妻说:“老公,我听说了,这飞机上装着一具尸体。” “飞机上怎么会装尸体?” “真的,我刚才去上厕所的时候,听到那几个空姐说的,他们说那是个有钱人,在山城开会的时候突然猝死了,他的家人来把他带回去,尸体装在棺材里,就放在下面的行李箱。” “握草,一想到我们的行李和死人在一起放了这么长时间,我就恶心。” “唉,有什么办法,咱们还能去把那棺材掀了啊。真是晦气,这飞机别出什么事?” “别乌鸦嘴!” 还有两个多小时飞机才到,我闭上眼睛打算小眯一下,周禹浩忽然说:“这架飞机有些古怪。” 我的睡意一下子全没了。 “我感觉到了一股阴气。”周禹浩说,“你小心一点。” 我无语了,连坐个飞机都要遇到灵异事件,我这运气可以去买彩票了。 我索性不管了,只要飞机不掉下去,就不关我的事。 没一会儿,前面那对小夫妻的妻子起身去上厕所,我的位置在机舱后部,离厕所比较近,那位妻子进去之后,迟迟没有出来。 她的丈夫等急了,去敲了敲门:“晓丽啊,好了没有?我这儿还有点内急呢。” 里面没有反应。 她丈夫敲了半天,察觉到了不对,立刻叫来了空姐,空姐也敲了一阵,怀疑她可能是昏倒了,就叫来一位男空乘人员,将厕所门给打开。 那位男空乘人员用钥匙打开了门,奇怪的是,厕所里居然一个人都没有。 “怎么可能啊。”那位丈夫说,“她明明说了来上厕所的啊。” “你别着急。”空姐说,“我们帮您找找。” 我也很疑惑,刚才我明明看见那个女人进了厕所,并没有看见她出来,难道她还能人间蒸发了? 不过,不关我事,我继续闭目养神。 空姐和那个丈夫将飞机里里外外找了个遍,也没能找到那个叫晓丽的女人。 那个丈夫急了:“不是还有头等舱没有找吗?” 空姐解释:“先生,头等舱被人包了,您妻子不会进去的。” “怎么不会,晓丽说不定是被人绑架了,你们不让我去找,是不是心里有鬼?” “先生,头等舱的人怎么会绑架您的妻子呢,请您冷静一下好吗?” 这位丈夫似乎很爱自己的妻子,一把推开空姐,几步就跑上了楼上的头等舱。 “啊!”他发出一声惨叫,沿着楼梯滚了下来,一个身高至少一米九的壮汉站在楼梯口,面色严肃地瞪着他。 “你,你敢打我?”那个丈夫从地上爬起来,色厉内荏地喊,“有钱人了不起啊?有钱人就能纵容保镖行凶?” 原来那壮汉是保镖,他冷冷地瞪着那个丈夫,那个丈夫只敢说几句硬话,并不敢再冲上去,只得骂骂咧咧地回到了自己的座位。 空姐很尽职地过来安抚他,告诉他反正他妻子也不可能出飞机,等到了机场,再仔细寻找。 机舱里又恢复了平静,漂亮的空姐推着推车出来,亲切地问需不需要饮料。 “给我一杯橙汁。”我说。 空姐朝我露出温柔的笑容,拿出橙汁给我倒了一杯。 “啊!”空姐突然尖叫一声,将水杯给扔了出去。 :..///34/34873/

上一篇   第48章 学画符箓