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1章 我的秘密 - 开棺有喜:冥夫求放过

第51章 我的秘密

将活人抓起来,布下血煞鬼阵,让他躺在鬼阵之中,全身血液流尽而死,布阵者不停念诵咒语,而受刑之人,一直到临死前还保持着清醒,怨气极深。.. 血鬼一旦形成,就是厉鬼等级,实力非常强大,他没有理智,只有杀戮的本能,他会循着血脉联系,找到自己的血亲,将自己的血亲全都杀光。 这是一种极为恶毒的阵法,做这种丧阴德的事情,迟早是有报应的,难道这个人有血海深仇? “嗷!”一声怒吼,刚才粘上鲜血的人突然动了,扑向身边的正常人,六亲不认,对着他们又撕又咬。 “老婆,你干什么啊!” “爸,你这是怎么了?你快醒醒!” 我咬了咬牙:“周禹浩,现在不动手不行了,我可不想第一次坐飞机就遇上坠机。” 正说着,一个发狂的人朝我扑了过来,周禹浩手一挥,那个人就飞了出去:“这些人中了血毒,已经丧失理智了,用你的驱鬼符对付他们。” 我拿出一块木符,拍在朝我扑来的另一个人的额头上,他的额头立刻冒出血红色的烟雾,他抖动了两下,倒在地上不动了。 “快用朱砂涂在身上。”他提醒我,“朱砂能够隔绝血毒。” “他们死了吗?”我连忙拿出朱砂往脚上涂。 “还没死,但他们只有一个小时,一个小时之后,血毒攻心,他们必死无疑,而且死后会变成恶鬼。”周禹浩一边战斗一边说。 我又打退一个发狂的人:“血毒能够解吗?” “可以。”他的身手极为利落,我们俩又打退几个人,背靠背站着,警惕地看着满机舱的狂人,他们的样子看起来简直像电影里的丧尸。 “怎么做?” “杀掉血鬼!”他说,“我来开路,我们到货仓里去!” 他双手结了个法印,口中念诵起咒语,双眼中煞气顿现,双手猛地往地面一拍,血液飞溅而起,一股强大的力量蔓延出去,将周围的人全都掀飞。 连满地的血液,都被开出了一条干净的路。 “快走!”周禹浩拉着我的胳膊,我俩速度很快,在血液重新聚拢之前就冲到了机舱后面。 飞机的客舱和货舱之间有一个应急口,只有机长能够打开。 此时,应急口是打开的,下面有浓郁的阴气冒上来。 “小心点。”周禹浩关切地说。 我点了点头,纵身跳了下去。 下面几乎成了血液的海洋,连四周的墙壁上都满是血液,而且是那种快要凝固的血,一摸,满手的粘腻。 还好我在身体上涂满了朱砂,不然我也要变成见人就咬的疯子了。 忽然,一道腥风朝我扑了过来,是那个壮汉保镖。 他一拳打在我的胸口,将我打飞了出去,重重地撞在铁梯子上,痛得我脸都扭曲了。 他还想过来继续攻击我,周禹浩挡在我的面前,手中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一条鞭子。 那鞭子全身漆黑,上面还满是倒刺,他冷冷地看着那个保镖,漂亮的眼中杀意顿现:“敢打我的女人,今天你算是活到头儿了。” 说完,长臂一挥,手中的长鞭挥了出去,在空中发出啪地一声,直接缠住了保镖的脖子。 我得承认,刚才那个挥鞭子的动作,实在是太帅了。 他手上用力,收紧鞭子,保镖那么大的个子,居然无法挣脱,用力抓着脖子,脸憋得通红。 “周禹浩。”我喊,“别杀人。” “放心。”他不屑地撇了撇嘴,手上猛地用力,保镖眼睛一翻,倒在地上。 “你把他杀了?”我惊道。 “缺氧,晕过去了。”周禹浩收回鞭子,我朝那保镖看了一眼,发现他灵魂上也有一道鞭痕。 这条鞭子居然能伤到魂体?说明这鞭子是专门用来对付鬼怪的? 周禹浩没跟我解释,我也没有问,我们俩走进货舱,发现那一片血海之中,赫然立着一副棺材。 没错,那棺材是立起来的。 棺材盖子早就不见了,里面空空如也,没有尸体。 而李城秀侧靠在一堆行李上,手中拿着一柄三尺长的桃木剑。 他将桃木剑杵在地上,脸上涂满了朱砂,没有中毒,但受了很重的伤,胸口有一道一尺长的口子,血流得把他的白衬衣都染成红衬衣了。 而那个娃娃脸的少年,身上裹着一块黄布,正躺在他脚边,昏了过去。 那块黄布很不简单,有它护着,少年身上连一丁点的血迹都没沾上。 “终于来了。”李城秀看见了我,勾了勾嘴角,“我还在想,你们真沉得住气。” 他居然看得见周禹浩? 又一想,他是阴阳师,看不见才有鬼了。 周禹浩警惕地挡在我面前:“血鬼呢?” 李城秀苦笑:“不知道。” “不知道?”周禹浩反问,“李家人,也不过如此。” 李城秀无视他话里的讽刺,说:“这里是血鬼的巢穴,他可能在任何地方。” 忽然,他脸色骤变,身体迅速一闪,一只枯槁的手从他身后的行李堆里刺了出来。 幸好他躲得快,否则现在已经被血鬼挖出了心脏,成了一具尸体了。 李城秀退到角落,那血鬼从行李堆里钻了出来,他的外表是一具干尸,但和我们平时看到的古代干尸不同,他浑身是惨白的,一双眼睛却通红,红得像两个大瘤子。 他直勾勾地盯着地上的少年,伸出爪子去抓,却在碰到那黄布的时候,猛地缩了回来,几根指头焦黑。 他看了看自己的指头,抬起头,愤怒地瞪着我们,露出凶狠残忍的杀意。 地上的鲜血卷了起来,在半空中凝聚成人的形状,这些血人没有脸,只有一个人形的轮廓,手中却凝固起了一柄长刀,朝着我们砍了过来。 周禹浩挥动长鞭,鞭子扫过去,将那几个血人拦腰劈断,但血人又立刻重新凝固。 顿时陷入了一场混战。 我手中没有武器,只有木符,本来我带了不少装备,但机场说这些东西不能随身带,只能托运。 我看了一眼那堆成小山的行李堆,顿时没了去翻找的心思。 符纸还没做好,我手头的木符并不多,这已经一连用掉了五六张木符。 怎么办? 周禹浩又打碎了几个血人,血鬼彻底怒了,双脚一蹬,像一头野兽般扑到周禹浩的面前。 “小心!”我大叫一声,情急之下咬破了舌头,将一口鲜血吐在那血鬼的身上。 “慢着!”周禹浩大惊,想要阻止我,但已经晚了,血鬼被淋了一身舌尖血,身体滋滋冒起了青烟,痛得在地上一滚,消失在满地鲜血之中。 周禹浩愤怒地冲我吼:“你疯了吗?为什么要用自己的血?” 我很奇怪:“不是很有用吗?为什么用不得?” 他更加生气了:“我不是警告过你,不许你在别人面前用你的血吗?” 忽然,李城秀哈哈大笑起来。 “怪不得,怪不得我出来的时候二叔给我算了一卦,说我回程路上会遇到一个重要的女人,果然没有骗我。”他笑着说,看向我的眼神变得炽热,“居然让我遇到了一个九阴之体的女孩,真是天助我也。” 周禹浩咬着牙,将我拉到他的身后,眼中有了几分杀人灭口的狠意:“她是我的,谁想跟我抢,先摸摸自己的脖子够不够硬。” 李城秀冷笑:“你这个鬼魂,早就该下地狱,居然还妄想霸占这个女孩?” 他看向我,说:“姜女士,你以为这个男鬼爱你吗?你的九阴之体,对他来说是大补之物,能让他的实力大大增强。当然,你也能从中得到好处,变得很强。他是怕你成长起来之后对付他,才对你虚情假意,想让你死心塌地地跟着他。” :..///34/34873/

下一篇   第52章 杀伐果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