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2章 杀伐果断 - 开棺有喜:冥夫求放过

第52章 杀伐果断

周禹浩咬牙道:“别听他胡说!” 我的手有些发抖,虽然早就知道他动机不纯,但听到别人这么赤果果地说出来,还是让我浑身发冷。.. “姜女士,不如跟着我。”李城秀说,“我是阴阳师李家第一百三十七代的传人,法力高强,英俊多金,也是李家内定的下一代家主。只不过我对当这个家主不感兴趣,但是为了保护你,我愿意试一试。” 周禹浩彻底愤怒了,提着鞭子就要冲过去,我按住他:“有什么话,待会儿再说,别忘了,这里可是有一个血鬼!” 忽然间,四周的血开始退了,全都往那副立起的棺材涌去,而之前被周禹浩打倒的保镖,居然碎成了一滩血肉,散落在地上,然后随着那些血一起流向棺材。 只剩下一颗头颅。 他的死法和之前那个失踪的女人一模一样。 李城秀脸色一变:“不好,血鬼要变异了!” 我骤然想起,奶奶书里说,血鬼要变异很难,必须天时地利人和,条件极为苛刻,但是一旦变异,如果让他成功,就会变成无形的存在。 所谓的无形,就是完全没有形体,你根本看不到他,他能够悄无声息地接近你,取你的性命。 李城秀大声说:“这个女人的事情,稍后再说,现在我们暂时联手,绝对不能让他变异。” 周禹浩很不情愿,但他是顾及大局的人,口中念起咒语,将黑鞭一扔,那鞭子自动盘在棺材四周,亮起一层黑色的光。 血液不再像棺材里涌去。 “快点布阵!”周禹浩冲他怒吼,“我支撑不了多久。” 李城秀从背包里拿出七面小旗帜,那旗帜上面全都画了符。 李城秀手上掐诀,脚步斗罡,口中念念有词:“吾含天地炁咒,咒毒杀鬼方,咒金金自销,咒木木自折,咒水水自竭,咒火火自灭,咒山山自崩,咒石石自裂,咒神神自缚,咒鬼鬼自杀,咒祷祷自断,咒痈痈自决,咒毒毒自散,咒诅诅自灭。” 每念一句,手中的旗帜就飞出去一面,立在那棺材的周围。 地板是真正的钢铁合金,旗帜肯定是插不进去的,诡异的是,这些旗帜居然全都立着,一动不动。 那些旗帜组成了一个阵法,红绸做的旗面无风自动,亮起一层红光。 棺材下面发出一声尖利的嘶吼,剧烈地震动起来。 李城秀大声说:“七星杀鬼阵成了,但是这个血鬼怨气太重,阴邪太盛,姜女士,快往那棺材里喷一口舌尖血。” 没办法,我只好再次咬破了舌尖,几步冲上去,朝着棺材里猛地吐了一口。 又是一声惨叫,黑鞭和七星杀鬼阵的光芒亮得耀眼,那打开的棺材盖子,居然移回了原位,啪地一声关上了。 李城秀仿佛用尽了全身的力气,身体一软,靠着墙壁倒了下来。 周禹浩几步来到他面前,冷眼看着他:“别怪我心狠手辣,谁叫你知道得太多。” 他举起手,一掌向李城秀的额头拍了下去。 “你以为杀了我,就没人知道她的秘密了?”李城秀浑然不惧,吐了两口血,笑道,“我们李家是延续了两千多年的阴阳师家族,我们自然有我们的一套传讯办法,就算你杀了我,将我挫骨扬灰,我也能将消息传出去。到时候,不仅仅是李家,全世界所有人都知道有个九阴之体的女孩,到时候你要如何保护她?” 周禹浩的手掌停在了半空,李城秀笑着说:“你应该很清楚,我活着,才不会将她的秘密说出去。” 周禹浩声音冷得像冰块:“你以为我会信你?” “你不用相信我,你只要相信人性。如果某个人发现了一座宝藏,是绝对不会告诉别人的,一来可以独吞,二来也免去了生命危险。”李城秀说。 周禹浩沉默地看着他,两个男人对峙着,而我已经彻底蒙了。 什么是九阴之体?听起来怎么这么银荡?简直让人毛骨悚然。 “我有个提议。”李城秀说,“既然你不敢杀我,而我又杀不了你,不如我们两人一起共享这个女人。” 我抖了一下,不敢置信地看着他们。 “我们一人一个月,把她关在一个谁都找不到的地方,好好地享用……”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,周禹浩的指头就划过了他的脖子,鲜血一下子涌了出来。 他的声带被切断了,张了张嘴,只能发出赫赫的声音。 周禹浩用黑鞭围住他的身体,然后从空中一抓,居然凭空抓了一个东西,摊开手掌一看,居然是一只纸折的千纸鹤。 “你们李家,喜欢用这种符咒来传讯,我从很早的时候就知道了。”周禹浩冷漠地说,“你以为你能威胁我?即使是你老爹,李家的家主来了,也不敢威胁我。下辈子,再投个好胎。” 李城秀不甘心地盯着他,眼中几乎要流出血来,咽下了最后一口气。 周禹浩从衣服里拿出一张纸,抖了一下,那纸就烧了起来,他将那纸扔在李城秀的身上,李城秀的尸体开始无声无息地燃烧,不到一分钟就烧成了一包灰。 人刚刚咽气,灵魂还在身体里,这个时候将尸体烧掉,他就成不了鬼。 只是这时间很难把握,必须在死后一分钟内完全烧成灰,普通的火根本做不到。 周禹浩的实力,深不可测。 他居然能够眼不眨心不跳就杀死一个人,这样的杀伐果决,让我感到害怕。 我惊恐地望着他,他回过头来,对我说:“抱歉,我答应过你不杀人,但是这个人不死,你就会永无宁日。” 我不知道该怎么回答。 “你先上去,外面那些中了血毒的人,毒应该已经解了。”他说,“我还要做一些布置,免得被李家知道人是我们杀的。” 我发着抖,转身就跑出了货舱。 客舱里已经恢复了正常,满地的血早就不见了,乘客们横七竖八地躺了一地。 我突然想到一个很可怕的问题,驾驶舱里没问题?要是连驾驶员都昏倒了,这飞机不掉才怪呢。 但是飞机飞得很平稳,眼看着有几个乘客快醒了,我也连忙倒在地上,装作刚刚醒来的样子。 乘客们陆续醒来,满脸的茫然,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。 没过多久,周禹浩回来了,他说他已经做好了布置,李家的人只会认为李城秀是血鬼所杀。 飞机上有监控,他告诉我不用担心,血鬼出现之后,就已经弄坏了摄像头。 客舱里乱成了一团,很多人受伤,好在没人死亡,空姐们拿出急救箱,给受伤的人做简单的治疗。 很快,飞机就降落在州杭机场,早有救护车等在外面,那个裹着黄布的娃娃脸少年被抬上了一辆救护车,疾驰而去。 下飞机的时候,我看见一个男人,在机场工作人员的带领下走过来,他的衣着很普通,长得也很普通,但眼神非常凌厉,我不敢和他对视。 这个人身上有很浓重的血气,我甚至能看到他身上弥漫着红光。 这个人,非常厉害。 周禹浩已经回到木牌中,他说:“这个人是国家特殊部门的。” “什么特殊部门?” “专门处理灵异事件的。” 我明白了,就像小说中所说的“龙组”之类。 我遮着脸,匆匆地和他擦肩而过,那个男人似乎感觉到了什么,步子一顿,回头看了我一眼。 我顿时全身的寒毛都立起来了。 “领导,有什么问题吗?”机场工作人员问。 他似乎没有发现什么,说:“没事,走。” :..///34/34873/

上一篇   第51章 我的秘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