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7章 你很迷人 - 开棺有喜:冥夫求放过

第57章 你很迷人

周禹浩拿起那条翡翠项链,在我脖子上比了一下:“这条很适合你。..” 我瞥了一眼价钱,五千万。 我差点吓晕过去,我这辈子都没见过这么多钱。这么贵重的东西,拿回去我放哪里啊? 我握住他的手,严肃地问:“周禹浩,你为什么突然想起要送我东西?” 周禹浩理所当然地说:“你是我的女人,我送你礼物,很正常?” 送礼物是很正常,但送这么贵的就不正常啊。 我看了一圈,都贵得吓人,本来我不想要,但想想周禹浩弄出这么大阵势,我要是拒绝的话,也太不给面子了。 最后,我拿起一只锦盒,里面是一颗袖扣,淡金色的金属,中间镶嵌着孔雀石,非常漂亮。 这么小一颗袖扣,居然都价值九万。 “就这个。”我说。 周禹浩皱了皱眉头:“就这个?你真不考虑一下那条翡翠项链?” “不用了。”我说,“反正也没机会戴,就这个就行了。” 周禹浩有些不满意,却也没有说什么,我们只买了这么便宜的东西,那个经理没有丝毫的不快,仍然小心地伺候着。 最后结账的时候,我这身衣服都比这袖扣贵。 他乘我去上厕所的时候给郑叔打电话:“郑叔,她只选了一颗很便宜的袖扣,这是什么意思?” 郑叔沉默了一下:“少爷,姜女士不想用你的钱。” 周禹浩眉头皱了起来。 “少爷,没关系,女人嘛,在床上征服她,她自然就对你百依百顺了。” 周禹浩挂断了电话,狠狠地说:“想跟我划清关系,做梦!” 我将那颗袖扣别在袖子上,对着镜子照了照,发现我最近又好看了不少,皮肤变得非常洁白细腻,即使没有化妆,也看不到半点的瑕疵。 我的这双手,本来还算好看,只是长期扎纸人,劈篾片、涂胶水,长满了老茧,甚至有些关节都开始变形了,如今却恢复了不少,老茧不见了,手掌非常柔软。 至少这个九阴之体,还是有点好处的。 周禹浩带着我回到酒店,刚一进门,他就把我横抱而起,径直往浴室走去。 “你,你要干嘛?”我惊道。 他朝我邪邪一笑:“你说我要干嘛?昨晚你放了我鸽子,今天是不是该弥补回来?” 我心里有股怨气,冷笑一声,说:“怎么,刚才送了我一件首饰,现在就要从我身上讨回去了?” 他脸色一变,将我抱得更紧:“你说话一定要这么伤人吗?” 我心头咯噔了一下,他脸上满是愤怒,但那双眼睛里,我看到了一丝伤痕。 我的话伤到他了? 我竟然心软了。 轻轻叹了口气,我抓住他的胳膊,说:“水温弄热一点。” 他的表情终于松动了一下,这浴室比别人的房间都大,里面有一个用大理石砌成的浴池,里面已经放好了热水,冒着腾腾热气,水温刚刚好。 他将我放在浴池边,然后脱掉了自己的衣服,露出完美的身材。 我忍不住在心底感叹了一句:华夏好身材。 他侧过头朝我看了一眼,露出一道迷人的笑容,缓缓走进了浴池。 我愣了一下,他这是……在勾引我吗? 我才不吃这一套,我是绝对不会上当的。 但我发现,我已经主动开始脱衣服了。 口嫌体正直,真是人间悲剧啊。 连衣裙顺着我的双腿滑落在地,我在烟雾缭绕之中缓缓走进水中,温热的水将我的身体包裹,我感觉身体里某个地方也跟着湿润起来。 周禹浩像一尾鱼般游了过来,将我拥入怀中,池水荡起一层层涟漪。 结束的时候,我俩都觉得很满足,因为太舒服了,我竟然就在浴池里睡了过去。 醒来的时候已经天亮了,周禹浩搂着我,他的身体是冰冷的,但我的身体却一点都不排斥。 只是,我从来都没有闻到过他身上的味道,我的手指在他左胸轻轻划过,他要是个活人,该有多好。 “怎么?”周禹浩笑道,“是不是被我彻底地迷住了?” 我没想到他已经醒了,顿时很尴尬,脸红成了刚做好的小龙虾,还是麻辣味儿的。 他轻轻爬梳着我的头发,然后卷起一缕,放到唇下轻轻吻了一下:“你对我在床上的表现还满意吗?” 我无语了,这叫我怎么回答? 回答满意,我不成了女流氓了吗?回答不满意,今天估计我就下不了床了。 还好我机智,岔开了话题:“那个赵黑,什么来头?居然也是修道之人。” 周禹浩说:“我让郑叔调查了,那个赵黑来自东北,小时候机缘巧合,学了一点鬼术。不过他资质愚钝,几十年了,也就那么点本事,你那两个恶鬼,要对付他绰绰有余,可惜你没什么经验,有些轻敌了。不过那个女鬼咬的那一口够他受的,要是没人帮他拔除鬼毒,他看不到明天的太阳。” 说到这里,他勾了勾嘴角:“今天早上的那场枪战,他被当场击毙,倒是便宜了他。” 中了鬼毒的人,阴气入体,死前浑身剧痛,赵黑恶贯满盈,让他被子弹打死,的确是便宜他了。 “不过,赵黑虽然没有师承,但泰国那边与他合作的,却是一个大毒枭。”周禹浩说,“东南亚的毒枭,都有些道道,手下会豢养一两个草鬼婆或者降头师,你断了他一条财路,他很可能会派他们来收拾你,不过不必担心,我会替你收拾善后。” 我有些不好意思,我这个人,有时候会冲动和莽撞,如果没有周禹浩帮我,恐怕我现在早已经麻烦缠身了。 “谢谢你。”我由衷地道谢,周禹浩低下头来在我脸颊上亲了一下:“我说过,我会保护你,这是我的承诺,永远不会改变。” 他这么尽心,让我觉得我之前有些矫情了。 “对了。”周禹浩递给我一个卷宗,说,“这是江珊珊的资料,你先看看。” 这份资料里有江珊珊这些年的所有经历,她的父亲很有钱,但有钱程度在真正的富豪圈子里,只能算是最低等的。她到国家美院读书之后,第二年就认识了一位高级富豪,是红湖地产的老总洪培恩,利用自己的美色,她成功成为了他的情人之一。 她与洪培恩的那一场相遇,也是早就安排好的,为的就是搭上红湖地产这条大船,让江家的生意能够更上一层楼。 江珊珊很有手段,毕业后不仅成功留校,而且还给洪培恩生了一个儿子。 洪培恩的原配老婆只给他生了一个女儿,这个私生子的降生,让江珊珊的地位一下子就升了上去,成为洪培恩最重要的情人。 我皱起眉头,红湖地产是全国有名的大型地产公司,她有这么硬的后台,想要让她身败名裂,非常困难。 难道为了一个江珊珊,还要把红湖地产整垮吗? 我和洪培恩无仇无怨,不必这么大动干戈,周禹浩也不是那种秋天到了天气凉了就要把人家公司整垮的脑残。 我抬头看了他一眼,他正面带微笑,这是在等着我求他呢。 我只好拉下面子,惦着脸说:“你是不是有什么计划了?” 他搂住我的腰,说:“我似乎从来没听你叫过我的名字。” “我不是经常叫吗?” “我是说,只叫名,不叫姓。” 我愣了一下,感觉有些别扭,过了好久才犹犹豫豫地说:“禹浩。” 他笑了,笑容透着几分得意,似乎对这个称呼很满意。 “自古以来,要收拾二房,就要靠大房。”周禹浩说,“洪培恩的原配万晓对江珊珊恨之入骨,早就想除掉她了。只是江珊珊在洪培恩的心里很有地位,她不敢轻易下手,如果一个不好,就会牵连到她自己。” :..///34/34873/

上一篇   第56章 一掷千金

下一篇   第58章 养生会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