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8章 养生会所 - 开棺有喜:冥夫求放过

第58章 养生会所

我有些纠结,像万晓这样的贵妇,出入的都是高级场所,我根本无法接近啊。() 周禹浩递了一张卡片给我,我一看,是清菀阁顶级女子养生会所的钻石卡。 “万晓是这家养生会所的钻石会员,每周她至少要去两次。”周禹浩说。 我把玩着这张卡,卡做得非常精美,一看就很上档次。 有钱就是好啊。 清菀阁是州杭市最顶级的女子养生会所之一,一走进大厅,我的眼睛就被晃了一下。 门框是白底黑色纹路,显得贵气而大方,石膏吊顶是内嵌式,华丽的圆形水晶吊灯散发耀眼光芒,层层叠叠,我都数不清这吊灯到底有几层水晶。 一看到我的钻石卡,迎宾小姐就换上了一副讨好妩媚的笑脸,微微弯腰道:“姜女士,您之前订好的房间已经准备好了,请跟我来。” 走进房间,迎面是一面实木屏风隔断,风格复古典雅,。地面上铺设着浅棕色的实木地板,灰棕色的墙壁天花板连为一体,整个房间显得淡雅清新。再加上暖黄色的灯光,让人觉得温馨而舒适。 房间正中摆放着浴缸,我在清洗了身体,便躺在浴缸之中,由专门的技师来为我做养生按摩。 根据郑叔的情报,万晓的专用包房就在隔壁,没过多久,我就听到说笑声,万晓和她的闺蜜一起来了。 根据情报,万晓的闺蜜李艳是她的初中同学,万晓家里有钱有势,李艳一直是她最忠实的小跟班。 后来李艳在万晓的介绍下,嫁了一个不大不小的富豪,也算是鲤鱼跃龙门,但和万晓比起来,仍然一个是天,一个是地。 这个李艳,早就被江珊珊给收买了。 李艳肯定早就对万晓不满了,不然也不会跟江珊珊一拍即合。 江珊珊所做的事情,很多都是这个李艳下的手。 我勾了勾嘴角,这些富豪阔太太的生活,就像一出宫心计,天天明争暗斗,花样百出。 就在这时,按摩的技师进来了,我躺在床上,脸上盖着白色的毛巾,刚开始还没发现,等那技师的手按到我身上的时候,我才发现不对。 我扯下白色毛巾,发现那技师居然是个男人。 一个身材高大,非常清秀的男人。 我这才想起,以前在网上看过,说女子养生会所里,会有不少男技师,专门给女士按摩,然后就用手那个那个。 我顿时就懵了,刚才我点服务的时候,不会正好点成了那个那个? 这下子糗大了。 “你出去。”我装作很镇定,“换个女技师来。” 男技师用诡异的眼神看着我,似乎在说,你居然有这种爱好。 我差点掀桌子,拜托,我的取向很正常好吗? 男技师向我鞠了一躬,退了出去,没多久又进来一个女技师,我让她换了一个按摩方式。 不得不承认,这里的技师,技术确实很好,按得我浑身都很舒服,等按摩完了,空气中弥漫着天然芳香精油的味道,让我整个人都放松了下来。 做完,我去桑拿房蒸桑拿,这里的桑拿房只有一间,每次只接待两位顾客。 我围着毛巾走进桑拿房里,万晓已经坐在里面了。 万晓是个很漂亮的女人,她花了大量的钱做美容保养,就是为了留住自己的青春与美貌。 我看过她以前的照片,皮肤是保养得很好的,可是今天一看,却明显感觉到她皮肤发黑,脸上也多了几丝皱纹。 我笑了笑,在她对面坐好,良久,我忽然开口道:“女士,你最近得罪了什么人?” 万晓取下脸上所盖的毛巾,警惕地打量我,而我,老神在在地享受着桑拿,显得很镇定。 “你是在跟我说话?”她问。 “难道这里还有别人?” 她嗤笑一声:“我得罪的人多了,我丈夫在商场上打拼,得罪的人更多,怎么,难道你想说,有人要对我不利?” 我仍旧仰着头,连毛巾都没有取下来:“对方已经下手了,你难道没发现吗?最近你的皮肤变黑了,脸上也长了不少皱纹,还有,你是不是这两天脚踝一直有些微微发疼?” 万晓脸色骤变,女人对自己的容貌都是比较敏感的,虽说这些现象都不太明显,但她还是感觉到了,而且还很恐慌,因此以前她都是一周来两次,现在变成了一周三次。 她望着我:“你想说什么,请尽管说出来。” “我还是不说了。”我耸了耸肩,“说出来了,你也不一定相信,还会以为我是个骗子。” 万晓急了:“你不说,怎么知道我不信?” “你相信诅咒吗?”我问。 万晓愣了一下,我笑了:“你看,你根本就不信。” 诅咒之术,来自于华夏最古老的信仰,咒术的方式有很多种,最常见的就是做一个小人,在背后写上被诅咒之人的生辰八字,然后作法,让对方疾病缠身,甚至毙命。 万晓沉默了一会儿,说:“还请这位妹子跟我详细说说。” 我说:“我的话,你如果信,就听着,如果不信,就当我没说过。我问你,有多少人知道你的生辰八字?” 生辰八字与身份证上的出生年月日不同,必须精确到刻,别人能知道你的生日,但只有极少人知道,你是第几分钟出生。 万晓的脸色更难看了,我说:“你的皮肤之所以会变黑,是因为写有你生辰八字的布偶正在墨水之中,你的脚踝疼痛,是因为对方是提着布偶的脚踝,将它浸在水中。” 万晓连忙问:“有没有办法可以解?” “没有别的办法,唯一的法子就是找出下咒的人,烧掉那个布偶。” 万晓放缓了语气,说:“妹子,不,大师,知道我生辰八字的人不多,但也有几个,您能找出到底是谁吗?” 我想了想,说:“这个人给你下咒,让你皮肤变黑,脸上皱纹变多,无非是要你变得又老又丑,存着这样心思的人,要么就是对你求而不得的追求者,要么就是情敌。” 万晓神色一变,似乎若有所思。 “你的情敌不会知道你的生辰八字,因此你的身边肯定出了问题。”我语气平淡,一副得道高人的模样,“泄露你生辰八字的人是谁,我查不出来,但是下咒的人眼睛里肯定有很多血丝,特别是看到你的时候,那些血丝会突然变多。” 万晓一下子就懂了,她跟我道了谢,转身走出了桑拿房。我享受完了,从桑拿房出来,正好看到她在和李艳争吵。 “贱人,你哪点对不起你,你居然要把我的生辰八字出卖给别人?”万晓冲李艳气冲冲地吼。 李艳理直气壮地说:“你别血口喷人啊,我什么时候把你的生辰八字卖了?” “知道我生辰八字的人,除了我父母和我老公,只有你了,难道他们还会害我吗?不是你是谁?”万晓厉声说。 李艳的眼神有些飘忽:“谁,谁知道啊,你老公那么多情人,说不定是你老公想除掉你,安排别的女人上位呢。” 万晓是多精明的人,一看到李艳那躲闪的眼神,就猜出肯定与她有关。 万晓气得浑身发抖,指着她的脸说:“李艳,你真是一条喂不熟的狗,我养了你这么多年,就算真是条狗,也知道冲我摇尾巴呢,你看看你,干的什么好事。” 李艳索性也豁出去了:“嚷什么嚷?你说说,这么多年,你什么时候把我当成过朋友?但在你眼中,我就只是一条狗。既然如此,我为什么还要把你当成朋友?” 万晓阴狠地笑了笑,说:“你别忘了,你老公的公司还要靠我老公帮衬,你得罪了我,信不信我明天就能让你老公那个小公司破产?” :..///34/34873/

上一篇   第57章 你很迷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