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9章 诡异的江珊珊 - 开棺有喜:冥夫求放过

第59章 诡异的江珊珊

李艳却一点都不害怕,不屑地撇了撇嘴:“恐怕那个时候,你老公就不是你老公了。请大家搜索看最全!的小说” “你……”万晓指着她,冷笑道:“好,好,李艳,里现在出息了,敢跟我对着干,我绝对不会放过你的,还有你背后那个人,别以为我不知道她是谁,我告诉你,你们俩,我都不会放过!” 看着万晓气冲冲地跑出门,我勾了勾嘴角,又做了个脸,卷了个头发,反正钱都付了。 回到酒店,周禹浩似乎正在和郑叔商量事情,我听到了一点,好像是说周家的事情,周禹浩的堂弟又在搞风搞雨了,我很识趣,退出去没有细听。 没过多久,郑叔就走了,周禹浩过来陪我,他坐在我身旁,伸手将我搂在怀中:“怎么样?还顺利吗?” “一切顺利。”我点头。 “对我家的事情,你就不感兴趣?”他笑了笑说。 “你和郑叔都说过,不该我知道的,我还是不要问,免得有危险吗?”我反问。 他被问得哑口无言,然后抱着我,在我头发上亲了一下:“等七个七天过去之后,我会把一切都告诉你,现在的确不是时候。” 我点了点头,只要不危害我的生命安全,我对他们周家一点兴趣都没有。 “我今天去的那个养生会所,是有特殊服务的,技师长得很英俊。”我朝他笑了笑,“怎么,你就不怕我享受过服务了?” 他哈哈笑道:“我怕什么?他们的服务比得上我吗?” 事实证明,他的服务的确很好,光用手就让我舒服了两三回,最后还是他自己绷不住了,和我在沙发上又弄了两三回,不知不觉地就弄了一晚上。 第二天一早,我还蜷在周禹浩的臂弯里睡觉,忽然电话响了起来,我很不耐烦:“喂?知道现在几点吗?还让不让人睡觉了?” “是姜女士吗?”声音有点耳熟。 万晓? “你是?”我装糊涂。 “我是昨晚养生会所里的那个。”她说,“咱们在桑拿房里见过,你还记得吗?” 我恍然大悟:“哦,原来是你啊,可是你怎么会有我的电话?” “抱歉,姜女士,我是从会所那里拿到的电话。” 我装作很生气:“你调查我?” 她连忙说:“姜女士,请您不要生气,我也是实在没办法了才打电话给您的。” 我打了个哈欠:“什么事啊?你身体的症状更严重了?” 她的声音有些发抖:“说句得罪的话,如果是我的事,我恐怕还不会这么早来打扰您,是我的女儿,我女儿出事了。” 两个小时后,我走进了洪家的别墅,万晓坐在沙发上,眼睛发红,满脸憔悴,绝望地抓着自己的头发,她后面站了两个壮汉保镖,穿着黑西装,戴着墨镜,显得很专业。 “姜女士,您终于来了。”她连忙迎上来,握住我的手,“求求您,一定要帮我,我女儿不见了,我就这么一个女儿,要是她有个什么三长两短,我也不活了。” 我奇怪地说:“万女士,您女儿要是被绑架了,应该找警察,不该找我啊。” “如果是普通的绑架,我自己的保安公司就能处理,都不用报警。”万晓说,“但是,我的宝贝田田,失踪得太诡异了,说出去,别人都不会相信,只会把我当疯子。” 我微微皱了皱眉,果然不出我所料,这个江珊珊,既然知道诅咒的方法,肯定还会有别的本事。 在我记忆中,她是个很高调,有些飞扬跋扈的女孩,但她平时表现得很正常,没听说她会什么旁门左道啊。 仔细一想,我倒是想起一件事来。 当时我学绘画,是在一所课外兴趣学校,爸爸对我寄予了厚望,花了大价钱送我去读书。 学艺术的,就没有几个穷人,我那个班,就我穷一些,其他都是富二代富三代。 当时班上有个女孩,叫童娜,出身和江珊珊差不多,一直在班上和江珊珊对着干,两人势同水火,一见面就掐,不掐个你死我活都不罢休。 江珊珊曾经有个男朋友,谈了半年,但她把他给甩了,那个男生换了目标,改去追求童娜,童娜同意跟他谈恋爱,但他必须当众把江珊珊骂得一钱不值。 那个男生答应了,第二天就去班上冷嘲热讽了江珊珊一顿,还将江珊珊曾经送给他一条小内扔在江珊珊的脸上,说其实是他甩了她,江珊珊为了面子,才对外说是她提出的分手。 最后,童娜得意地挽起那个男生的手,丢给江珊珊一个胜利的眼神,扬长而去。 当时,江珊珊的表情简直要吃人。 当天晚上,童娜和那个男生就死了,出了车祸,童娜无证驾驶,开着家里的车出去兜风,冲下了立交桥,当场死亡。 那个时候,我并没有往深处想,现在想来,这其中的蹊跷之处实在太多了。 我在万晓对面坐下,万晓给我讲了事情经过。 万晓的女儿洪田田只有八岁,一直被她当成心肝宝贝护着,含在嘴里怕化了,捧在手上怕飞了。 洪培恩有不少情人,虽然是个女孩,但洪田田是他名正言顺的继承人,他那些情人都虎视眈眈地盯着,万晓把她保护得很周全,还专门请了一个保全公司来保护她。 昨天万晓从养生会所回来,陪着洪田田玩了一会儿,然后亲自带着她在卧室睡下。 刚安置好,我亲了女儿一口,正打算回自己房间,忽然听到床下有响动,像有什么东西在下面爬。 她撩起床单一看,床下有一只泰迪熊。 那只泰迪熊是前几天洪培恩送给女儿的,洪田田非常喜欢,整天都抱在手里。 一个娃娃,不可能会爬? 万晓没在意,就将泰迪熊拿了出来,放在女儿的床边,出门去了。 睡到半夜,别墅里忽然警铃大作,她猛地跳起来,往女儿的房间里跑。 打开门一看,洪田田已经不见了,而她的保姆倒在地上,头上满是血。 她叫醒了保姆,保姆受了很大的惊吓,有些语无伦次,她说洪田田是被泰迪熊绑架走的,她额头上的伤,也是泰迪熊用花瓶砸的。 万晓当然不相信,但女儿的房间里安装了摄像头,她立刻调出监控录像,这一看,把她吓了个半死。 万晓打开一百英寸的巨幕电视机,开始播放视频。视频中,一个小女孩正睡得香,而保姆就睡在旁边的小床上,女孩的旁边躺着一只很漂亮的泰迪熊。 本来一切正常,忽然那泰迪熊动了一下。 泰迪熊的眼睛微微发亮,它缓缓转过头,对准了洪田田。 看到这里,万晓浑身都在发抖。 泰迪熊忽然跳了起来,这只泰迪熊很大,有一米五六,比洪田田还要高一截。 她一把抓住洪田田,将她背在了背上,然后跳下床,朝窗户走去。 这个时候,保姆听到了响动,醒了过来,一眼就看到泰迪熊,吓得张大了嘴巴,连喊都忘了喊。 泰迪熊的速度很快,抓起桌上的花瓶,狠狠地打在保姆的脑袋上,将保姆打晕,然后打破窗户,纵身跳了出去。 这个泰迪熊的动作干净利落,根本不像个玩具,甚至不像机器人,反而像个真正的人。 “泰迪熊带着我女儿出了别墅之后就消失了,我的保镖都是从国外请来的专业人士,他们几乎将整个别墅区都搜了一遍,都没有找到。”万晓抓着我的手说,“姜女士,我已经走投无路了,只有你能帮我。” 我皱眉道:“万女士,这件事你告诉洪先生了吗?以你们的身份,怎么都会认识几个这方面的朋友?” :..///34/34873/

上一篇   第58章 养生会所

下一篇   第60章 情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