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2章 隐杀组织 - 开棺有喜:冥夫求放过

第62章 隐杀组织

那个男人,正是我在机场碰到的那个,周禹浩说他是国家特殊部门的人。请大家搜索看最全!的小说 那个男人饶有兴致地打量着我,那眼神让我很不爽。 “这位是……”洪培恩说。 “在下易森。”男人和洪培恩握了握手,洪培恩点头道:“易先生古道热肠,在下实在是感谢。等女儿救回来,我一定会重谢。” 易森看了看我,笑着说:“这位女士是同行?不会有什么意见?” 洪培恩向我投来询问的目光,我勉强笑了笑,说:“怎么会,既然易先生自愿帮忙,多一个人,自然多一分胜算。” “这位女士真是年轻啊。”老方打量我,说。 洪培恩连忙解释:“姜女士虽然年轻,但法术高强,老方啊,你不知道,你老哥我中了江珊珊那小贱人的道,差点连命都没了,是姜女士救了我。” 易森看了看他,说:“洪先生中了情咒,而且中咒有些深啊,没想到姜女士竟然能把洪先生救回来,果然是英雄出少年。” 老方看我的眼神有些惊讶,我笑了笑,说:“各位,还是先不要叙旧了,问出田田的下落要紧。” “对,对。”老方点头,“你看我,居然忘了这才是大事。来,来,跟我来。” 他来到书架前,抽出一本大部头的英文书,书架悄无声息地移到了一旁,里面居然有一个密室。 我不由得感叹,真跟电视剧似的。 密室里是一个小型的办公室,江珊珊的身体被绑在椅子上,脑袋软趴趴地垂着。 易森冷冷地看了看她:“她的灵魂不在身体里。” “抬进来。”洪培恩说。 两个黑人保镖抬着一只实木箱子进来,箱子上用朱砂画了一个符。 易森露出惊讶地表情,仔细看了看那个符:“这个禁锢符是谁画的?” 我看了他一眼,说:“我。” 他眯了眯眼:“画得很好。”说完,他抹去上面的符咒,打开盖子,里面立刻跳出一个娃娃,凶神恶煞地朝他扑过来。 他一把抓住娃娃的脖子,干净利落地将它的四肢卸了下来。 娃娃的身上还套着一个木符,他说:“也是你画的?” 我点头。 他扯下木符,然后将娃娃举到江珊珊的脸前,娃娃的嘴张开,一缕魂魄从里面飘了出来,钻进江珊珊的口鼻。 江珊珊的身体猛地抖动了一下,深吸了一口气,醒了过来。 她惊恐地看着我们,目光落在洪培恩的身上:“培恩,救救我,我是你最爱的珊珊啊。” 洪培恩愤怒地瞪着她:“你这个魔鬼、巫婆!你在我身上下情咒,你想要害死我!” 江珊珊流着眼泪说:“培恩,那是因为我太爱你了,我不想失去你,我身边的漂亮女人那么多,我怕你转眼就不记得我了。我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你,我还为你生了个儿子。” 她说得很诚恳,洪培恩有些动容,我忍不住提醒他:“在洪家的时候,她想杀你,想想你的妻子。” 洪培恩深吸了一口气,脸色阴沉下来,江珊珊愤怒地瞪着我,怒吼:“姜琳,你这个贱人,你敢坏我的好事,我要杀了你!” 老方走过去,往她脸上打了一拳,打得她吐了一口鲜血,眼眶立刻就肿了。 洪培恩再也没有半点怜香惜玉,冷酷地问:“我女儿在哪儿?你要是把田田的下落告诉我,我就饶你一命。” 江珊珊将头侧到一边:“我不知道。” 洪培恩愤怒地说:“她是你绑走的,你会不知道?你把她送给你那个变态的老师了,对不?” 江珊珊脸色未变:“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。” “你的老师,叫马忠世。”易森忽然走上前去,说,“他是你们那个组织隐杀的小头目。” 江珊珊脸色终于变了,变得煞白一片,惊恐地瞪着他:“你,你是谁?” 易森冷声说:“我们查了你们两年了,你的那个老师有些本事啊,前几天才把赫赫有名的沈家老三炼制成血鬼,现在又想用童女来采阴补阳,怎么,他要冲击三品了吗?” 三品? 我愣了一下,怎么修道之人还分品级的吗?奶奶的书里并没有提到这个。 江珊珊惊恐地瞪大眼睛:“你,你是第九组的人?” 易森冷冷地看着她:“你是现在自己供出来,还是等我用点手段让你招供?” 说完,他伸手捏住她的下颚,将一张符箓塞了进去,江珊珊脸色发白,痛苦无比。 “你的身上,有你那个老师给你下的一日咒,一旦他发现你被抓,就会催动咒语,让你死。”易森说,“这个符是专门破一日咒的,你应该感谢我救了你一命。” 江珊珊猛地咳嗽了一下,说:“如果我告诉你们了,老师绝对不会放过我的,我会死得很凄惨。” 易森冷笑,连我都觉得那个笑容特别可怕:“我现在就能让你求生不得,求死不能。” 江珊珊咬着牙不说话,易森侧过头来看了看我,说:“各位还是先回避,下面的场面有点惊悚。” 老方带头,我和洪培恩很识趣地退了出去,密室的门合上,隔音效果很好,根本听不到任何声音。 洪培恩问:“老方,你这个朋友什么来头?” 老方抽了根烟,说:“老哥,你就别问了,总之能找回侄女就行。” 不到半个小时,密室的门又开了,我走进去,看见江珊珊软趴趴地瘫坐在椅子上,神情恍惚,脸色煞白,满身都是冷汗。 她身上没有什么伤痕,易森应该用了些其他的手段。 奶奶那些书里有记载一些拷问鬼魂的手段,比如把高度浓缩的黑狗血滴在鬼魂的手上,会让鬼魂极度痛苦。 这种伤害,是直接作用于魂体的,用在活人身上也管用,因为活人也有灵魂,却不会留下伤痕。 易森说,江珊珊招了,她的老师已经抓了六个童女,还差一个,就可以进行采阴补阳的邪术,提升实力,冲击三品。 洪培恩连忙问:“易先生,他们到底把我的女儿弄到哪里去了?她说了地址了吗?” “说了。”易森说,“就在凤湖西苑的一栋别墅里。” 洪培恩脸色剧变:“他,他就跟我住在一个小区?” 我顿时明白了,怪不得泰迪熊将洪田田带出洪家之后,很快就不见了。 老方说:“那我现在就带人去把田田救出来。” 易森抬手制止他:“不用了,去再多的人都没有用,反而会增加很多不必要的牺牲。”他看了看我,“只需要这位女士陪我一起去就行了。” 我嘴角抽了抽:“易先生也太看得起我了,我没什么本事,就是会画两个符。江珊珊的老师一看就很强,我去反而是个累赘,就不给你添乱了。” 开玩笑,这个易森一看就是非常精明的人,李城秀那事儿还没个结果,我哪里敢和他一起去找什么咒术师。 易森笑了一声:“姜女士太自谦了,你年纪轻轻就能画出这么多种类的符咒,可以说是天才中的天才,一个二品的咒术师,肯定不在话下。” 我正想说话,易森又说:“姜女士一直推脱,难道是有什么隐情?” 这话一说出来,老方和洪培恩看我的眼神就有些不对了,我咬了咬牙,在心里问候了他家十八辈儿祖宗,勉强挤出一丝笑容:“既然如此,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,只要易先生不嫌弃我碍事儿就好。” “当然不会。”易森嘴角上勾,眼神很危险,让我如芒在背,浑身都不舒服。 :..///34/34873/

上一篇   第61章 抓住鬼娃

下一篇   第63章 阴魂咒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