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5章 玩点刺激的 - 开棺有喜:冥夫求放过

第65章 玩点刺激的

车后座上放着周禹浩的名牌,他从名牌里出来,捏了捏我的脸:“你最近魅力越来越大了,连女人都勾搭。请大家搜索看最全!的小说” 我的脸一下子垮了:“别胡说,我取向很正常!”说完,我又沉着脸说:“你为什么没告诉我江珊珊是隐杀组织的成员?” 郑叔说:“姜女士,江珊珊并不是隐杀的正式成员,她灵魂出窍的能力是从小就有的,一年多之前,她机缘巧合之下成为了马忠世的学生,同时也是他的情人。这次是我的错,负责收集情报的人员我已经处理了,我也有责任,请少爷责罚。” 周禹浩面色不愉:“回去领罚。” “是,少爷。” 我有点不好意思:“惩罚就不用了?” 周禹浩说:“我家一直纪律严明,有功必赏有错必罚,你不用求情。” 我被堵得没话说,便问:“那个隐杀组织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 “隐杀组织很神秘,他们的高层人员,至今都是一个谜。”周禹浩说,“这次你招惹了隐杀,的确有些麻烦,不过也不必太过担心,好好地练习符咒,兵来将挡水来土掩。” 我只得点了点头,江珊珊和我之间有大仇,她换了我的试卷,改变了我的一生,别说她是那什么隐杀组织的外围人员,就算她是隐杀的高层,我也一定要找她报仇。 我又问:“李城秀那件事,易森已经怀疑了,如果李家找来……” “这个你不必管。”周禹浩说,“李城秀是我杀的,我自然会处理。” 我无言以对,好,反正你手眼通天。 周禹浩又跟我说了第九组,国家对于灵异事件,有专门的处理部门,对外称为“x档案调查处”,一共分为九个组,每个组管辖一个区域,苏杭地区,就归第九组管理。 第九组这次救回了七个女童,又活捉了隐杀的正式成员马忠世,可以说立了大功,会有很丰厚的奖励。 我回到酒店,总觉得自己忘了什么,忽然,我一拍大腿,叫道:“我那块六丁天灵符,被易森拿走了!我可是亏大了啊。” 第二天中午,我接到了易森的电话,他告诉我,江珊珊已经进了特殊监狱,我和江珊珊之间的仇恨,他会帮我解决。 我明白了,他黑了我的六丁天灵符,这是向我示好呢。 没过几天,山城市的新闻就爆出几年之前高考舞弊的事件,不仅仅是江珊珊,还同时挖出了好几个换艺考试卷的案子,一连串的官员因此落马。 我拿着报纸,心里却有些茫然,就算讨回了公道又怎么样?我的命运已经被改变了,国家美院也不会因此再录取我,失去的东西,再也找不回来了。 洪田田回到了父母的身边,只不过她的神智有点问题,洪培恩又请我去看了看,我画了一道符,烧了化在水里让她喝下去,她很快就恢复了神智。 洪家夫妻对我千恩万谢,之前说好的一百万很快打了过来,还另外多打了五十万,说交我这个朋友,今后我如果有什么事,随时可以去找他们,他们义不容辞。 七天之期已经过了六天,还有一天,周禹浩说陪我在州杭四处走走,逛逛景点。 可惜他是鬼魂之身,易森又在暗处盯着,不敢现身,只能附身在木牌之中。 我满头黑线,生平第一次约会,约会的对象居然是块木牌,也是醉了。 我们游了西湖,去了雷峰塔,看了大名鼎鼎的断桥。 走在断桥上的时候,我突然想到,我和周禹浩,不也与那许仙白素贞差不多吗? 许仙本身也是个吊丝,有白素贞帮忙才开起药店,只可惜白素贞一腔情义,到最后却被许仙一句“人妖殊途”给打得粉碎。 但是换个角度想,人与妖始终是不同的,如果没有法海棒打鸳鸯,他们真的就能白头到老吗? 我和周禹浩又何尝不是如此呢?我一直都不敢去想象我们的未来,或许,我们从没有过未来。 不过,时代已经不同了,如果有一天,我们必须得分开,我也可以放手放得潇潇洒洒。 今天我的心情很好,游玩了一整天,没有见到一只鬼,也没有遇到任何灵异事件,当然,周禹浩不算。 走得累了,我们就在西湖边上一个冷饮摊边坐了下来,这边的小摊很多,摆放着白色的桌椅,头顶撑着太阳伞,坐在这里一边和奶茶一边赏西湖,倒是满风雅的。 我点了一份奶茶,一份西瓜汁,将西瓜汁摆在旁边的位置上,女服务员看了我一眼,眼神有些古怪。 我告诉她,我男朋友过世了,只要我出来吃东西,都会点两份,这样才会感觉男朋友还留在我身边。 女服务员感动得眼睛都有些红了。 忽然,周禹浩从木牌里出来了,就坐在那西瓜汁面前,看着它发呆。 他并没有显形,因此普通人看不见他。 “你怎么知道我喜欢喝西瓜汁?”他问我。 我愣了一下:“我只是随便点的。” 他沉默了一阵,狠狠一吸,将西瓜汁的香味全都吸了进去,然后露出极度温柔的表情。 “小时候,每到夏天,我妈妈就喜欢给我榨西瓜汁吃。”周禹浩陷入了遥远的回忆,嘴角噙着笑容,“只可惜,我现在再喝西瓜汁,也喝不出那个味道了。” 我没想到他居然会提起自己的母亲,忍不住说:“你要是想她了,就回去看看。” 他脸色一沉,我心想糟了,他母亲不会已经不在了? “我妈失踪很多年了。”他眼底有些落寞,“我找了她很多年,可惜没有任何线索。” 我心中暗惊,他手下的情报系统那么厉害,居然都查不到? 要么就是他妈故意躲着他,要么就是已不在人世了。 我拍了拍他的肩膀,说:“缘分这个东西,说不清楚的,如果你和她还有缘,总会再见面。” 他勾了勾嘴角:“不用安慰我,这些年我听到的安慰太多了,都听麻木了。” 我无语,难不成要我打击你? 他看了看天色,说:“天就要黑了,想不想玩点刺激的?” 刺激?我斜了他一眼,对这些有钱没处花的富二代来说,所谓的刺激,不会是飞叶子? 他给郑叔打了个电话,没过多久,郑叔就来了,开着一辆黑色的兰博基尼毒药,顿时吸引了无数的眼球。 我惊得目瞪口呆,要不要这么高调。 郑叔将车钥匙递给我,我居然不敢接,他面无表情地说:“不是送给你的。” 我松了口气,接过钥匙:“早说嘛。” 上了车,自然是由已经显形的周禹浩来开,不然过摄像头的时候,要是拍到个无人驾驶,事情就大发了。 周禹浩开着车跑了三个多小时,到了一处人比较少的山里,我奇怪地问:“咱们这是要去哪儿?” 周禹浩唇角勾起一道笑容:“你很快就会知道了。” 在山里开了半个多小时,来到一处路口,场面顿时热闹起来。 路口停着好几辆豪车,粗粗一看,有法拉利、兰博基尼、迈巴赫,简直就像在开车展。 车边有好写年轻男女,女人们都长得很漂亮,穿得也很火辣,我感觉像在看速度与激情。 周禹浩的兰博基尼毒药一出现,就成功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,全都围了过来。 我在车里一看,那群人中,领头的是那个穿阿曼尼高级定制休闲西装的年轻人,他饶有兴致地打量这辆车,眼底露出几分笑意。 我打开车门下去,他的目光又锁在了我的身上,似乎对我的兴趣更大。 :..///34/34873/

上一篇   第64章 画符的天才

下一篇   第66章 速度与激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