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6章 速度与激情 - 开棺有喜:冥夫求放过

第66章 速度与激情

我正被他看得浑身不自在,周禹浩的手适时地搂住了我的肩膀。请大家搜索看最全!的小说 那个穿阿曼尼的年轻人看了看周禹浩,说:“这位看着眼生啊,第一次来?” 周禹浩笑了笑,说:“我带女朋友到州杭玩儿,听说这里在玩儿赛车,所以来看看。你就是东哥?” 年轻人说:“没错,我就是严威东,怎么,你想跟我比一场?” 周禹浩说:“我在首都的时候,也喜欢赛车,整个首都,没人是我的对手。听说州杭的东哥是头一把交椅,不知道是不是名副其实?” “哟呵,好大的口气。”旁边一个年轻男人笑道。 “首都的了不起啊?”另一个说。 “到了州杭,你是龙也得盘着,是虎你也得卧着。”又一个说。 严威东举起手,那些人立刻安静了,他笑道:“说那么多废话没意思,咱们用实力说话。不过真要比,得有个彩头。”他的目光落在我的身上,“这样,就用你身边的这个女人作赌,我也赌我的女人。” 他拉过一个穿紧身皮衣的美艳女人,那女人也很漂亮,眉眼间满是风情。 周禹浩将我搂的紧了一些,脸色非常严肃,冷冷地盯着他:“我不会用她赌。” “哦?”严威东笑道,“怎么?输不起?” “我不会把自己的女人当赌注。”他沉声说。 严威东盯着他看了片刻,说:“行,我也不勉强,这样,就赌你的这辆车,怎么样?” “可以。”周禹浩说,“反正我不会输。” 这话一出,周围的人又炸了:“东哥,这个首都人太瞧不起人了。” “是啊,给他点颜色看看。” “让他知道我们州杭人的厉害!” 严威东露出一道阴狠的笑容:“好,好,阁下贵姓。” “免贵姓周。” “好,周哥,既然要玩,就玩大一点。”严威东说,“谁要是输了,就脱了裤子,围着车爬一圈,怎么样?” 周围的人立刻开始起哄,周禹浩根本就不是怕事儿的人,一口答应:“好啊,到时候要是扫了东哥的面子,可别怪我。” 严威东冷笑一声:“请。” “请。” 周禹浩搂着我的腰,凑到我耳边说:“跟我上来。” 我坐上副驾驶座,怀疑地看着他:“你输了真的要脱裤子学狗爬?” 周禹浩不满地瞥了我一眼:“你就对我这么没信心?” 我拉上安全带,还别说,我真没多少信心。 严威东是一辆法拉利,两辆豪车并排在路口起点,一位穿着齐比短裙的细腰美女手中拿着旗帜,在两车之间扭动着细腰,然后用力一挥。 车飞驰而出,我顿时觉得心都要从嘴巴里跳出去了。 我突然感觉有些不真实,整个过程都像是在看电视剧似的。 车开得很快,快得几乎看不清外面的景色。这款兰博基尼毒药的起步非常快,破百只要两秒多,极速能达到每小时三百五十五公里,一下子就将严威东的车甩在了后面。 但严威东也不是吃素的,很快就追了上来,但始终落后周禹浩两个车身。 两辆车都绕过了一个山头,严威东似乎急了,在经过一处悬崖的时候,猛地一打方向盘,竟然像我们逼了过来。 车身摩擦的声音响起,我们的车被逼得撞上了路边的栏杆,慢了一拍,严威东的车一下子就冲了出去。 我往窗外看了一眼,下面就是万丈深渊,吓得我脸色发白。 周禹浩眼中露出了几分怒意和狠色,一踩油门:“跟我玩阴的,我倒要让你见识一下,什么才叫玩阴。” 他将油门踩到底,速度加到最大,猛地冲了前去。 就在两辆车并排的时候,他忽然停止了显形。 普通人的眼睛,是看不到鬼魂的,除非鬼魂显形让他们看到。 因此,严威东一侧过头,看到的是空空荡荡的驾驶室,但是方向盘却还在转动,就像是有人在驾驶一样。 他顿时就吓呆了,方向盘一歪,朝着山壁冲了过去,好在他经验丰富,连忙打方向盘,才没有真的撞上,但却让车停了下来。 周禹浩乘机飞驰而去,只留给他一道尾烟。 十几分钟后,兰博基尼毒药顺利冲过终点线,我从车上冲下来,非常不顾形象地趴在山壁上大吐特吐。 早知道就不坐他车了,这是要让我把内脏都吐出来啊。 严威东也回来了,他的那些小弟们都忐忑地望着他,他却一脸惊恐地盯着周禹浩,憋了好半天才问:“你到底是谁?是人是鬼?” 周禹浩笑了:“我当然是人。怎么,技不如人,就说别人不是人?” 严威东说不出话来,周禹浩道:“东哥,你输了,是不是该履行诺言?” 严威东面如死灰,要让他当着这么多人脱了裤子学狗爬,还不如让他死了算了。 我见情势不好,连忙跑过来,拉了拉周禹浩的胳膊:“那不过是开个玩笑,大家都是有头有脸的人,哪里会真的让人大庭广众之下脱裤子?” 这个姓严的一看就是本地的地头蛇,很不好惹,我明天就要回山城市了,何必在这个时候惹麻烦? 周禹浩看了一眼脸色难看的严威东,说:“今天我心情好,看在我宝贝儿的面子上,就不跟你计较了,车你也留着,我家里已经放不下了。” 握草!我在心中吐了个槽,这个逼装的,我给十分,不怕你骄傲。 我们上了车,听见后面传来砸东西的声音,今晚不知道有多少名酒要毁在严威东的手上。 我在网上看过,这些富二代富三代们追求刺激玩飙车,彩头一般都是女人和名酒,他带来的名酒一定不会少。 我偷偷看了周禹浩一眼,虽然他说自己心情好,但我能够感觉到,他想起了失踪的母亲,心里很难受,今晚来飙车,也不过是为了发泄心中的悲痛罢了。 我低低地叹了口气,抬起头,在他脸颊上轻轻亲了一下。 车子明显地歪了一下,又立刻恢复,他脸上浮起两抹可疑的红晕:“你,你干嘛?” 我开玩笑道:“被你刚才的英姿给迷住了啊。” 他一听,直接将车开进岔路,找了个没人的地方停下,然后朝我扑了过来。 我曹!这人就是属牲口的,给点阳光就灿烂,给点海水就泛滥。 结果最后变成了我的水泛滥成灾。 天亮的时候,周禹浩把我送回了酒店,在酒店门口,我正要下车,他从后面抱住我,下巴轻轻放在我的肩膀,说:“我舍不得你。” 我推了他一把:“好了,别腻了,一个星期就能再见面了。” 他严肃地说:“我不在,你要小心点高云泉。” 我奇怪地看着他:“高云泉怎么了?” “小心被他给拐走了。” 我满头黑线:“放心,他人品还不错,不会的。” 周禹浩不屑地笑了笑,说:“你不了解他,总之,小心一点。” “行了行了。”他拍了拍他的脑袋,“下周见。” 和他分开之后,我进酒店简单收拾了一下,打车去了机场,坐飞机回了山城市,还好这次没遇到什么灵异事件。 回到花圈店,因为很长时间没有好好开店了,根本没有什么生意,我也不在意,反正暑假过后就要回学校了,到时候这个店也要关门。 店里还剩一些东西,我开始大甩卖,全都七折处理,倒还卖出去了不少。 这天我正和一个老太婆砍价:“婆婆,我这纸房子只卖六百,绝对是良心价了,你看看,这么大的小别墅,这么多房间,还配送全套家具和家电,您老伴一定喜欢。” 老太婆撇了撇嘴:“大是大,但做工太差了,还卖六百,我看三百差不多。” :..///34/34873/

上一篇   第65章 玩点刺激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