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70章 高云泉的体贴 - 开棺有喜:冥夫求放过

第70章 高云泉的体贴

经过法医解剖,陈婉青是被婴儿的骨头手掌给刺死的,伤口里还留了小半截手指。请大家搜索看最全!的小说 那小半截手指,经过鉴定,属于一个死亡五十年以上的婴儿。 得出这个结论,连法医都觉得自己疯了。 我便将事情原原本本地讲了一遍,只是没有说陈婉青是隐杀的人,只说她是个养鬼人,想要收服那个鬼婴。 司徒凌大为震惊,他和陈婉青认识好几年了,竟然完全没看出她是个养鬼人。 他和陈婉青是在一个杀人案里认识的,陈婉青是嫌疑人之一,他曾仔细调查过她的身世,她来自农村,父母都是老实巴交的农民。 那个案子最后破了,凶手是陈婉青的上司,一个老变态,案子能破,陈婉青帮了大忙,后来二人就成了朋友。 现在想来,那个案子到底是谁做的,还真说不清楚。 “你刚醒,就不要纠结那些事情了。”高云泉提了一个保温杯过来,“我熬了一点补元气的汤,你喝点。” 保温杯一打开,病房里便弥漫起一股浓郁的香味,勾得人馋虫都出来了。 我满脸震惊:“你还会熬汤?” 高云泉笑了:“别忘了我是部队出来的,在部队里的时候,进行野外训练,几天几夜都回不了连队,如果自己再没点厨艺,就要饿死了。” 他用勺子舀了一勺汤,递到我嘴边:“来,尝尝看合不合口味。” 司徒凌非常有眼力见,悄无声息地就退了出去。 我扯了扯嘴角,说:“我受伤的是脑袋,又不是手脚,我自己来就行了。” 高云泉并没有坚持,将保温杯递给了我,我觉得气氛有些尴尬,问道:“你身上的伤好些了吗?” “小伤而已。”高云泉说,“好得差不多了。” 我一边和他闲聊,一边喝光了汤,不知道是不是脑震荡的原因,我觉得很疲倦,高云泉贴心地扶我躺下,还为我盖好了被子。 “你好好休息,晚上我再给你送饭来。”他说。 “不用麻烦了。”我连忙拒绝。 “你不必有心理负担。”他微笑着说,“你现在无亲无故,就当是朋友帮忙了。” 我竟不知道如何拒绝。 两人走后,我又睡了一觉,醒来后接了司徒凌的电话,他在电话里跟我说,陈婉青的死,从明面上看,我是唯一的嫌疑人,虽然证据不足,也没有动机,但上面想要让我背锅。 司徒凌当然是为我拼死抗争,但是最后起决定作用的,还是高云泉。 高云泉是个很有手段的人,他给上面打了个电话,也不知道说了什么,上面就再没有提背锅顶缸的事情,这个案子,估计会以悬案结束。 我无奈地叹了口气,又欠了高云泉一个人情。 这世上什么债最难还? 人情债。 我的头昏昏沉沉了大半天,之后我做了ct,仔细检查了脑部,没什么问题。 我额头上那偶尔出现的东西,一直是个谜。 吸收了方吉吉之后,我感觉自己的力量又增加了不少。我的这种吸收,并不是把它的力量全部都变成了我的,就像吃饭一样,人只能吸收饭菜中一部分营养,其他的都要变成粪便排泄掉。 我感觉,方吉吉的灵气,我只吸收了不到百分之一。 想想也能理解,要是真能百分百吸收,那我吸收两个厉鬼,不就打遍天下无敌手了? 何况方吉吉的力量虽然无限接近摄青鬼,但它并没有完全进化,没能真正迈过那个坎。 或许吸收一个真正的摄青鬼,我的力量能增加很多,但是能不能成功还是个问题,要是失败了,我这条小命就算交代了。 我摸了摸额头,何况,这到底是什么东西?它对我的身体有没有危害? 一切都是谜。 思考了半天,头又有些疼了,我只好上床继续休息。 住院这几天,高云泉每天都给我送饭,每当我想婉拒的时候,他都说只是朋友间的关心,堵得我没话说。 第二天早上,医生说可以出院了,高云泉亲自开着车来接我出院,把我送回了家。 到了家门口,他站在车前,温和地说:“不请我上去坐坐吗?” 我老脸一红:“我有点累了,回家后估计倒头就睡。” 他眼底闪过一丝落寞,我没敢看他的眼睛,匆匆上楼。 “小琳。”他忽然叫住我。 我回过头,他看着我认真地说:“今晚可以请你吃顿饭吗?” 我迟疑了一下,最后还是同意了,这几天欠他的人情债太多,连吃个饭都不答应,也太不近人情了。 我回家又背了几个符箓,我发现我的记忆力提高了不少,以前至少要背上半天,现在只看了三四遍就记住了。 我又画了几个符箓备用,不知不觉便倒了晚饭时间,高云泉开着一辆深红色的宝马,穿着一件藏蓝色的短风衣,显得英俊又有气质。 “我们先去吃饭。”高云泉笑着说,“吃完了饭,我带你去参加一个私人聚会。” 我惊讶地问:“什么私人聚会?” “古董聚会。”他说,“今晚有一幅明代大画家仇英的画作,你应该会感兴趣。” 我跟惊讶了:“你怎么会知道我喜欢仇英的画?” 高云泉笑了笑:“你手机屏保就是仇英的画。” 我说不出话来,他居然连这样的小细节都记得清清楚楚。 我看着他英俊的侧脸,夕阳光照在他的身上,留下了一道浅浅的光晕。 换了是两个月前,这样的男人,我简直想都不敢想,可是自从周禹浩出现之后,我的命运好像被完全改变了,二十三年都不开的桃花,现在都快变成桃花劫了。 他似乎感觉到我在看他,侧过头来望了我一眼,我连忙将目光移开,他忍不住笑了:“怎么,是不是觉得我很好看?” 我翻了个白眼:“你也太孔雀了?” 在我们这边,孔雀是自作多情的意思,高云泉笑出了声,我的脸有些红。 高云泉请我在山城市有名的素食店清心苑吃了一顿素食,这种素食全都是用蔬菜做成的,但做成肉的样子,比如这素鸡,是用豆腐皮做的,那个回锅肉,是用苕皮做成,还有这烧白,是用冬瓜做成,非常的美味。 吃完了饭,他又带我来到一处极为高档的茶楼,名叫古韵阁,装潢得古色古香,门口摆放着一块奇石,石头上的图案是龙腾九天。 这样的图案竟然是自然生成的,大自然真是神奇。 走进茶楼中,里面已经坐了七八个人,有男有女,一进门,我就察觉到了一股浓烈的阴气。 我打了个冷战,往四周一看,发现屋子其中一面墙壁上,悬挂着一件清代的衣服,上衣下裙,绣着牡丹花纹,用玻璃罩着,在昏黄的灯光下显得很神秘。 这件衣服一定是从坟墓里挖出来的,而且绝对是从尸体身上生生扒下来的,不然阴气不会这么重,还留着尸气。 “小高,我可算是把你给盼来了。”一个六七十多岁的老头大步走过来,拍了拍他的肩膀,高云泉笑道:“霍老,好久不见了。” “小高啊,你可有好几年没来参加我的鉴宝聚会了,怎么今天想起来参加?”霍老年纪虽然大了,但说起话来中气十足。 高云泉说:“我这个朋友是学美术的,对仇英的画很感兴趣,我就带她来见识一下。” 说着,他给我们做了个介绍,这位老人姓霍,名叫霍全光,是山城大学的经济学教授,已经退休了,平时闲在家里,就爱玩点古董之类的东西,这茶楼就是他开的。 :..///34/34873/

上一篇   第69章 百年厉鬼

下一篇   第71章 鉴宝会